绍兴小到中雨10℃-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国际航班如何检疫?记者在杭州萧山机场直击海关检疫现场 

2020-05-06 11:25 |浙江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李灿 通讯员 方骏清

杨骏再次“全副武装”进入工作状态。

5月1日上午7时,距离一架伦敦飞往杭州航班的预计落地时间还有近两个小时,杭州萧山机场海关党委委员、副关长杨骏在为即将进行的检疫做最后的准备。

确定登临检疫组、鼻咽拭子采样组、流行病学调查组、病例处置组、卫生处理组和物资保障组等100多位关员均已就位,杨骏重新从旅客到达点开始,把卫生检疫全流程的每个环节又仔细过了一遍。

“今天天气好,不像昨天那么热,我们很多工作场景是室外和半室外的,时间一长,大家穿防护服会很难熬。”杨骏记不清这是疫情发生以来,自己参与处置的第几架国际航班,疫情前期备受关注的除夕夜落地的TR188次航班,就是他作为现场指挥进行处置的——而现在,随到随检,已经成为杨骏的工作常态。不久前,他因在疫情防控斗争第一线表现突出,被省委授予“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如果说最初一月下旬对国际航班的处置是‘遭遇战’,那么之后每一次,不论航班始发地疫情严重还是轻微、旅客数量多还是少、人员构成复杂还是简单,都应该是有准备之战。”为确保顺利执行这次任务,4月30日晚,杨骏和各小组组长开完最后一次应急预案准备会后,直接睡在了办公室。在他看来,目前的检疫工作虽然已经拥有标准化‘流水线’,效率得到大幅提升,但依然可能有突发情况,自己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决不让一例病例漏过,确保检疫工作的质量。

杨骏工作照

8时50分左右,飞机最终落地。杨骏和登临组关员马上上机和机组人员对接情况,并逐一对旅客健康状况进行问询,以便及时掌握异常情况。随后,138名旅客分批下机接受检疫流程。11时左右,所有旅客检疫完毕。此时,刚刚脱下防护服的杨骏,额头和脸上,已经被护目镜和口罩压出深红色的印痕。

“这样的强度我们已经习惯了。想到能保证更多老百姓的安全,这都是值得的。”杨骏是名副其实的抗疫老将,遇到重大考验,总是冲在一线。从事口岸卫生检疫工作的26年里,他先后参加过印度鼠疫、非典、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等重大疫情防控和处置工作。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他更是毫不松懈,早就和关员们做好了“打满全场”的准备,即便是在我省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的当下,也依然坚守机场海关卫生检疫一线,严防境外疫情输入。

3个多月以来,杨骏习惯了日夜颠倒、随时工作,最忙的时候,连续在机场奋战10个礼拜没回过家。大年初二,为了排查出50多趟入境航班中的疫情重点地区旅客,下午2时到次日零时,杨骏在航站楼现场值班室不停协调机场公司、调度关员、处置特情,一直保持高度紧张,没有休息片刻。

萧山机场海关值机科科长徐洁和杨骏共事十几年,她告诉记者:杨骏经常和大家说,作为守护国门一线的海关检疫关员,危难时刻站出来,才对得起胸前的党徽、头顶的国徽,对得起自己的职业选择。每次处置完航班,复盘工作时,杨骏还会给大家打气,“面对疫情,要用职业理性去战胜恐惧,只要做好充分准备和规范防护,就一定能取得最终胜利。”杨骏的身影和鼓励,是整个团队的“定心丸”。

杨骏让“战友们”佩服的还不止是勇气和决策力。“他看待问题,既全面、专业,又细致入微。”徐洁说,自己在第一次执行登临任务前,杨骏特别提醒她,“上机后和机组人员沟通时态度一定要好,他们也很辛苦,飞行了这么久,要到最后才能下机接受检疫,多多体谅他们。”

“有国才有家,守护好国门,才能让更多的人安心,自由地走出家门。”这是杨骏在自己朋友圈写下的一句话,他说,为了能早日实现这个愿望,他和同事们会一直奋斗在国门一线。

【浙江新闻+

杨骏:想摘下口罩,和TR188次航班旅客面对面打个招呼

“规范、高效、有序。给杭州点赞!”在外界看来,除夕夜对TR188次航班的处置,无疑是“教科书式”的操作典范。杨骏却告诉记者,这场“仗”,打得不容易。

1月24日下午4时,杭州萧山机场海关收到信息,晚上9时40分入境的TR188次航班,机上335名乘客中有116名武汉旅客。

“情况是否属实?武汉乘客数量实际是多少?可能感染的又有哪些?”杨骏马上提供了警惕。

当时,浙江已启动疫情防控一级响应;两天前,杨骏和他的同事们还曾在另一趟入境航班上,排查出两名疑似病例并送往指定医院(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是全国海关系统在口岸检出的第一例、第二例确诊病例)。此时的杨骏心里清楚,如果对TR188次航班处置不当,整个杭州都将可能面临巨大公共卫生风险。

杨骏临危受命担任现场指挥,在准备时间只有5个多小时的情况下,他带领团队组织完成方案制定、人员安排、现场布置、设备调试、其他旅客疏散等工作,并进行桌面推演,提前准备预案——过去丰富的实战经验,练就了杨骏一以贯之的“稳”。

然而,挑战从航班抵达的那刻再度升级。

即便已经做好充分准备,真正面对旅客时,杨骏和30余名关员们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为什么要把我们留在这?”“我们没去过武汉,为什么也要检查?”旅客们不时提问,杨骏一边保持冷静继续工作,一边耐心安抚旅客,“将心比心,我很理解您的心情,想着早点和家人团聚。但为了您和家人的安全,为了不把可能携带的病毒传染给他们,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争分夺秒,尽可能排查出所有疑似病例,是杨骏当时心里的唯一念头。然而3个小时过去,时针拨向农历新年第一天,已排查的70多名武汉籍旅客中,却没有发现一名旅客有新冠肺炎相关症状,这让杨骏陷入纠结,“真的是我们小题大做了吗?”

“我是导游……我有咽疼症状……”一名年轻乘客鼓起勇气对面前的检疫关员说道。

“机上很可能还存在其他疑似病例。”杨骏和他的同事们继续全力排查。凌晨3时,该航班陆续排查出5名疑似病例。根据此情况,相关部门对全部旅客采取相应的隔离留观措施。

一场“跨年”的检疫,杨骏的衣服和袜子早已被汗水浸湿,但悬在心里10几个小时的大石头总算能暂时落地。最终,TR188次航班共确诊10例新冠肺炎病例并全部治愈,且未造成进疫情进一步扩散。

“如果当时没有顶住压力严格排查,后果不堪设想。”这段时间,杨骏一直非常关注这趟航班相关的新闻报道。他总说,要是有机会,很想见见那晚的所有旅客,大家摘下口罩,面对面打个招呼。

微信图片_20200420113055.jpg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