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3℃-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南太湖观察丨“浙北再崛起” 这座江南城市的雄心与可能性 

2020-04-27 10:5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裴建林

带着毫不掩饰的自豪口气,年轻的本地年轻女导游向我们这群东张西望的外来者介绍张宅内那几块永不沾灰尘的进口玻璃,以及嘉业楼那几根直接设计在柱子当中的下水管道——百年前的实物,以具象的方式点出了此地在物质层面上曾达到的高度,以及在文化层面上的兼容并蓄。

2019年夏天的南浔印在我大脑里的这两个片段,其印象虽深刻,但应该远不及当地人对当年资助孙中山先生革命的“四象八牛”们的集体记忆。如今,这个百年前就与上海滩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古镇,已化身为湖州拥抱上海、融入长三角一体化的桥头堡。

再往前推1000多年,西塞山下的白鹭与鳜鱼,与青箬笠、绿蓑衣一起,构建了一幅完美的农耕社会青绿山水画。这一场景,后来还被提炼进“人生只合住湖州”这一诗句的意象中。

除了个别年份,历史上的湖州风调雨顺,其精神产物之一是“百坦”性格;这是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最好注脚。不过事情正在起变化,这些年湖州有点像“百坦”与“拼搏”的混合体。“百坦”更多的是生活层面,一种对生活品质和舒适度的个体追求——毕竟富过,调调不能降;而“百坦冰面”下是汹涌的集体性创新与拼搏激流,这从这两年湖州的各项主要指标增幅上可窥见一斑。就拿所辖县区来说,可谓各有所长所得——长兴对项目的专注、德清矢志改革、安吉的两山创新、吴兴致力中心城区能级提升、南浔积极融入长三角。对了,还有那个成立不到一年但发展势头勇猛的南太湖新区。

“浙北再崛起”概念在此背景的提出,隐含着湖州力图成为同类城市中优等生的雄心。它内含如下逻辑:一,湖州有压力;二,湖州准备好了。

“提剑”四顾心惕然。区域竞争日益白热化,城市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在一座城市的命运越来越取决于其在所在城市群的产业分工协作与清晰定位的背景下,身处或接壤上海大都市圈及杭州、南京,苏锡常都市圈的湖州,稍有不慎就可能变成“灯下黑”。如果人不留住、高端要素留不住,那谈什么都是空。

但另一方面,生态环境、产业结构、项目储备、人才招引、市民素养、社会治理水平、房价合理度、生活舒适度……与周边的万亿或准万亿城市相比,这些年湖州虽然不显山露水但很均衡,且人均指标不低。同时,随着高铁城铁高速公路网建成,绿色发展的进一步推进、营商环境的持续优化、政府治理效能的提升,这片“绿地”的看多意愿持续升温。

如果细察之,会发现这一概念在年初已胎动。在过去数月里,面对“大考”,湖州发起强大的社会动员,踩着时间点精准推出“洗楼”“湖八条”“湖九条”等举措,令人侧目;前两天又携手阿里打造全国第一个数字生活城市,一时间又赚足了流量。这是否是这座力图再度崛起的城市发射的一颗“信号弹”?

信息时代,每个人都有15分钟的高光时刻,如果把城市比作人,再把时间轴拉长进行观察,会发现两者的际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深圳几十年间的崛起是一个例子,美国“铁锈地带”城市群的兴衰又是一个例子,明清那些随着漕运起落而命运变迁的城市更是一个例子。在历史的长河中,当一座城市迎来高光时刻时,它肯定经历了无数个平凡夜晚,蛰伏许久,然后主动或被动抓住了机会。

“人生只合住湖州”,道出了这座城市在农耕社会享有的荣耀。它的语境包括如画风景、桑基鱼塘、美味馄饨等关键词。进入新时代、新场域,它需要被重新解释,被重构,被升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作为“人生只合住湖州”的重构版,“浙北再崛起”概念的最大支撑也是建立在重估的基础上——“重估湖州价值”。在此理念观照下,需要细细梳理一系列问题:湖州有哪些独特优势?有哪些未被发现的闪光点?有哪些需要补上的短板?如何将湖州作为一个产品进行高水平营销?

今天亮相的湖州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让人再次看到“再崛起”的雄心与顶层设计——

城市群与都市圈背景下,推动县域经济向城市经济、都市区经济的快速、有序转型;提升城市发展能级与全市域整体竞争力;引入与用好以高端人才为代表的创新要素;制度供给侧改革的深化;进一步激发干部的担当作为、创新突破精神……

当下的湖州,力图从长三角地理中心向发展高地转变,同时它的价值具备被重估的价值与可能性;“人生只合住湖州”可以被重构为“浙北再崛起”。时间,已一跃而起站在了湖州人的面前,现在的问题是:抓住它!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