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到大雨25℃-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当“区块链”走入乡村 萧山戴村镇运用数字技术探索基层共治共享新路 

2020-04-10 07:16 |浙江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肖淙文 张留

“映山红计划”在大石盖村的试点项目—美丽菜园。

春风一吹,杭州市萧山区戴村镇的云石群山上,千亩野生映山红竞相开放,漫山遍野的红霞如同大山的恩赐,让这里获得不少城市客的青睐。

一场以“映山红”为名的乡村治理实验,让戴村镇村民热情高涨,也让乡村面貌为之一变。与以往的自治探索最不同的,是这里引入了区块链理念和技术。区块链是一种技术,但也是一种生产关系,社会治理是它非常重要的实践领域。关键是,村民买账吗?乡村有变化吗?

戴村的探索,或将开辟一条乡村治理的新路。

激发村民参与意识

乡村诚信体系亟须重建

每年三四月份,沿戴村镇西部山林的国家登山健身步道一路攀登,青山绿树间,能看到大片野生映山红掩映其中。映山红生长缓慢,长成一人多高的野生植株,起码要50年,山下村民格外珍惜这红火的好兆头。

然而近年来,不少村民发现映山红的数量少了,盗挖后的土坑如同破开的伤口,心疼极了的村民三三两两主动上山巡查。去年,几位村干部带头发起保护映山红行动,更多村民加入“云石群山映山红守护队”,作为志愿者轮流巡山。

在不少戴村镇干部眼中,这次行动更像是一次让人欣喜的意外,因其中的“自发”“志愿”等元素在日常治理中极少见到。“村民对于村庄事务不参与、不配合、不好‘惹’才是常态。”行走在田间地头,镇党委书记俞国燕体会颇深,村情村务一涉及自家利益,村民就多不买账。村庄日常的治理和建设,实施时往往是基层干部剃头挑子一头热。

俞国燕曾在方溪村的一次环境卫生考察中遭遇尴尬。村民房屋附近堆放着常年不用的建筑材料、盆盆罐罐,眼看垃圾已堆到马路上,社工上门清扫时却屡遭白眼。有人放狗咬人:“村里打扫干净是你政府该做的,但我家门口的东西不能乱动。”还有村妇质疑社工:“既然村里出钱雇人,我家门口的狗屎你怎么没及时扫?”每家每户都自扫门前雪,让不少村干部感到寒心。

对一朵映山红愿意倾注心血,对其他村务为啥总是“冷眼旁观”?走访中不少村民说得实在:

参与村里活动很多时候“没好处”,不如埋头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村规民约虽然倡导,却没有明确的奖惩规则,大多时候靠“人情”和“面子”;

自己花了很多力气,村干部未必都“看在眼里”……

“乡村振兴中需要突破的瓶颈问题,是怎么激发村民的参与意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邓国胜在调研戴村镇时说。戴村镇也逐渐意识到,他们面临的是很多乡镇开展自治时普遍遇到的难题:农村诚信体系薄弱、治理主体模糊、治理体系不完善,亟须重建乡村诚信体系。

根据村民们的意见,新体系必须能科学评价每一位村民的付出和贡献,可记录每一次参与行为,并依靠这些公开透明的数据为村民提供相应的激励。有着计算机和管理学背景的戴村镇镇长金聪发现,这些需求与眼下正火的“区块链”概念十分契合。

“区块链的核心理念是去中心化和不可篡改,或许可为我们所用。”将区块链和村庄治理结合的念头在金聪心中发酵:每个村民都是自适应的个性主体,通过日常行为数据的采集可给村民画像,村民通过贡献获取的积分记录,借助区块链技术可实现透明不可篡改。他给这一相对公平透明、便于执行的新体系起名为“映山红计划”。

这个听起来异想天开的想法,得到了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陈刚的认可。“区块链是一种技术,但也是一种生产关系,社会治理是它非常重要的实践领域。”在浙大的支持下,2019年7月,浙江大学计算机创新技术研究院和戴村镇合作,联合研发了“映山红乡村治理数字平台”。

每一位百姓就像一朵映山红,普普通通、毫不起眼,但是开满整座山头时,便能形成震撼人心之美。这股聚集起的民间力量不正是善治乡村所需要的吗?让村民回归自治主体的“映山红计划”开始在戴村镇扎根。

专属二维码进菜地 

互相监督促进争取积分

看似“高大上”的区块链如何落地?金聪的设想一出,不少村社干部听完一头雾水。有人觉得是“搞噱头”的空中楼阁,还有的有畏难情绪,唯独大石盖村的村书记孙国柱跃跃欲试。

和许多村庄一样,大石盖村的年轻人多外出打工,村里缺乏特色产业。“要让百姓得实惠,就要从产业振兴入手,种地、养鸡农民拿手,其他村镇也容易效仿。”镇里决定,就把“种菜”作为“映山红计划”的重要一环,在大石盖村试点。

“区块链”种进菜地,一场“土地革命”在大石盖村拉开序幕。通过整理违章辅房和自留地,200亩分散在房前屋后的菜地由村里统一架设了灌溉系统,参与项目的村民可按人头免费认领一块。为了种出“老百姓自己吃的标准”,这里每季种什么菜由平台统一规划,施肥打药也要经过农技师现场查看,最后每户出产的菜由村里统一制作成净菜出售,这些流程都被记录在“区块链”后台系统中。

61岁的村民孙仁金,试种了家门口的4分地,地头的标牌印着他的姓名和专属二维码。“扫一扫就是我家菜地的信息,别人还能给我的菜地评分。”孙仁金已经习惯每天散步时绕村一周,为其他人的菜地打上1星到5星的评价,村里管这叫“种好自己的菜,管好别人的闲事。”“管闲事”的过程说来也简单,孙仁金向我们展示,通过微信里的“映山红”小程序,点击“我要评分”可为他人的菜地、美丽庭院等进行实名制评价赚取积分;通过“我要发起”,还可自己组织公益活动赢积分。

这些设计正是激励村民持续参与项目的动力。蔬菜出产时,先卖谁的菜,后卖谁的菜,都要根据积分“排队”,平时参与村务积极的村民便有了优先售卖的优势。为此,孙仁金起早贪黑,干得卖力,他种的菜水嫩嫩,完全符合收购标准,又因为爱“管闲事”,经常为他人监督评分而排名靠前。通过村里统一收购,去年他获得了4万元额外收入。“书记说我积分高,明年这块地还让我免费种。”孙仁金喜滋滋。

激励不止于此,优先售卖各种农产品、村里项目优先用工、优先租赁民居、优先享受公共服务……都先后被纳入“映山红计划”中。从未听过何为“区块链”的孙仁金,无形中变成了这条乡村治理“区块链”中的一个节点,每一次参与都变成了不可篡改的积分,记录下他对村庄的贡献。

而与传统的积分激励相比,区块链技术的助力也使贡献量的统计更具准确性和科学性。

今年疫情期间,大石盖村村干部在平台上发起了“招募志愿者”活动。短短5分钟便集结了一支15人的队伍,他们在村子入口处对外来人员进行登记,并走村入户排查。后期志愿队伍拓展到200人,分布于6个入村口轮流值班。

“虽然参与的志愿者都能获得积分,但每人的分数不一定相同。”平台的技术负责人姚畅说,志愿者的最终积分至少要经过四五道程序的“校准”:先根据每人签到、签出的工作时长给出基础分,再加上卡口负责人监督打分、镇政府抽查打分,过卡口的村民也可对卡口执勤情况进行评价。整个执勤过程中,任何人发现志愿者违规或渎职都可实名举报扣分。在这样的赋分模型下,众多数据汇总至区块链分析平台,最终形成了每个志愿者的画像。

试行几个月,大石盖村村民逐渐开始认可“我对村庄的贡献决定了我的收获”的理念。在自家积分高了“有面子”、优先享服务“得实惠”的良性竞争下,每家每户几乎都在互相监督、互相促进中间接参与了村庄治理。

映山红变成满山红 

“信用货币”精准认定流通

今年春节前夕,戴村镇在大石盖村举办了首届“映山红”年俗节,孙国柱第一次明显感受到了村庄的变化。

通知发出去不到半小时,曾经对村集体活动“不屑一顾”的村民一户喊一户,凑齐了百名志愿者,活动当天待客的土特产都是他们免费供应。80岁的老翁带来自己腌制的农家咸菜,各家的巧手媳妇一人贡献一袋米面做起麻糍和麻团……藏了许久的美丽菜园首次亮相。“大姐,我们这蔬菜新鲜不打药,你带回去给家里尝尝。”以前动了自家门口一块碎砖都要起争执的村民,一下“大方”起来,纷纷邀请游客免费采摘新鲜蔬菜。“没啥舍不得,就是要让城里人记住我们‘映山红’的品牌。”

杭州城市品牌促进会会长杨星对戴村镇的蜕变并不意外。在她看来,乡村治理面临的所有问题,本质上都是乡村经济重构带来的。千百年来,农民靠山吃山,凭借土地产出就可以获得经济回报。但随着城市化的推进,这种生产模式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映山红计划’开始考虑如何将公共资源结合治理导向来分配,真正触及这一问题的本质,完全可以撬动、提升乡村治理效能。”杨星说,“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保障了这一分配过程中的科学性和公平性。

放眼全国,戴村镇的尝试已不是区块链与乡村的第一次“联姻”。

在贵州清镇市凤山村,当地村民拥有自己的“身份链”,每一个人的诚信痕迹、诚信积分都和这个ID关联。通过区块链平台“凤山数屋”,村民不仅可以了解到凤山村农作物种植基地的各个要素、当下的光照条件等,还能够看到自己参与乡村治理的详细信息、诚信积分、诚信痕迹,实现了农村基层治理智能化、数字化。

和戴村镇的治理探索相似,这些尝试都在不断激发乡村中争当“村庄主人翁”的氛围,也重塑着村民之间、村民与政府之间以及乡村和城市之间的信用体系。

“区块链”下乡不止于此,它还有更广阔的应用场景。如农民常因缺乏有效抵押物遭遇贷款难,“农村金融+区块链”的应用将有助于形成新的信用抵押机制;将农业保险与区块链相结合,一旦监测到农业自然灾害发生,即可自动启动赔付流程,并减少骗保事件发生……

如今,在大石盖村除了最初的种菜项目,领养“跑步鸡”、美丽庭院评选、疫情防控等都被搬上了“映山红”平台。“‘映山红计划’充分形成了社会协同、村民参与、科技支撑的自治格局。”邓国胜认为,“映山红”借助科技力量的尝试正是乡村自治的一种新思路,随着越来越多乡村项目的数字化,这一平台也在“成长”。

“像卡口执勤这样的赋分模型积累得越多,平台对参与村务贡献值的认定就越精准。”姚畅举例,参加一次卫生打扫和冒着生命危险参与疫情防控,两者对村庄的贡献值理当不同。未来,人为的贡献值判断,将更多被以大数据为支撑的技术判断取代。每一分的价值如同“信用货币”,在乡村中的认定和流通将更精准。最终,在这个数字化的村庄中,将确立新的信用体系。

将村庄还给村民,让政府更多回归监督者、服务者的角色。眼下,“映山红计划”正在逐步向全镇推广。

戴村镇期待着,映山红再次绽放时,民间的“映山红”也能开出满山红。

岭上开遍映山红。 视觉中国供图

【浙江新闻+

“映山红”已具备规模化推广的价值

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 陈刚

区块链不仅是一种技术,还代表了一种思维模式。这种区块链思维模式,以其共识共赢共享共治的特点,在支持乡村治理中有其独特的适配性与创新性。区块链思维支持以人民为中心,充分发挥每个人的主体意识,在切身利益驱动下遵循共识机制。同时突出每个人的独特性,为整个系统贡献力量,最终可能实现一种全新意义上的乡村自治。

正如这一轮人工智能技术的热潮,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整个计算机技术的更广泛应用一样,区块链技术的热潮也将促进整个网络空间安全技术体系的更广泛应用,助推在各个应用场景中构建更加公开公正透明的生态环境。“映山红”项目从“区块链+乡村治理”的角度,用联盟链技术将诸多参与方的参与方式、回馈机制等加以明确,实现了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并高效协作,促进基于信用体系的乡村治理和产业发展双螺旋演进,将实现可持续治理与高质量发展的和谐统一。

“映山红”项目基于区块链、大数据等信息技术的架构,结合乡村治理规则创新,使得制度得以固化,政府、服务中心、村民、供应商、消费者等角色各司其职,各自利益诉求得以充分实现与保障,具有普适意义。应该说,“映山红”项目的戴村实验是乡村治理模式的重大创新,已具备规模化推广的社会效益和商业价值。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