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雨26℃-2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第三百零九期 音容笑貌渐离去 化作鲜花留人间 

2020-04-08 09:41 |浙江新闻客户端 编辑 潘美兰 摄影 徐彩琴

离不开雨的清明

张丽丽

印象中的清明似乎总是离不开淅沥沥的小雨。

四月的天,渐渐有了春的意味,万物复苏,朝气蓬勃。如果没有母亲准备制作青团,我想,大概我还意识不到清明节已经悄然而至。

打开窗,今天并没有往日的暖阳,灰色的天空使人感觉有些压抑,那天,似乎也是这样的天气……

四年前,正被繁忙工作缠得无暇他顾时的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母亲的话很短,让我立刻赶回老房子,奶奶身体不大好了,可能熬不过今晚。从母亲凝重的语气中,我读懂了些不太想懂的话。

其实奶奶身体一向不大好,十多年前就总是出现危机。有两次我们还在外地时接到姑姑打来电话,匆匆收拾行囊连夜赶回,但好在都是虚惊一场。彼时我还小,不太懂“死亡”的含义,不免抱怨着父亲为什么突然赶来学校替我请假,老师为什么催促着我收拾课本回家。后来,我长大了,渐渐知道了一些事,才明白那时发生了什么。

但似乎在我长大后,奶奶身体逐渐好了起来,很少有大病。我们还热热闹闹地给她办了九十大寿,她很开心,总是追问着她是不是又快要过生日了?今年舅爷爷们和表姐们还会来吗?我只得无奈地笑着说:“奶奶,您生日才过了没几个月呢。”

曾经,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长长久久,永远持续下去。可几个月后,奶奶身体开始反复,大伯将她接回老房子,我步入社会忙于工作,很少回去看她。直到那天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我才意识到,原来,这天一点儿也不远。

对于怎么请假,怎么回家收拾东西,怎么到的车站,我已经没什么印象了。我所能记得的,只有靠在大巴车窗上看到外面灰朦的天空和此时一模一样。彼时的心境有些复杂,奶奶毕竟年纪大了,且也有些兆头,我并不是毫无准备。只是此前每一次都有惊无险,我以为仍旧会这样,但终究是不一样了。我到达后,看到奶奶安静地躺在床上,双眼轻合,安静地像是睡着了般。但微不可闻地呼吸,不断吞咽地喉咙,告知着我这一天还是来了。

常年跟着父母在外地生活的我,和奶奶交集并不多,此时脑海中却突然涌出些儿时的回忆。还是婴孩时的我,安静地坐在奶奶怀中等待着父母的归来;还是稚童时的我,因为玩具和表哥发生争执,奶奶偏心我气的表哥独自离开;还是懵懂时的我,因拿零花钱买了毫无用处的东西受到父亲责骂而大哭不止时,奶奶却说她用得到且不许父亲再骂我,反而温言软语地哄我……

原来,不知不觉间,竟有了这么多回忆。曾经是我不知珍惜,如今已知生之可贵,只愿众人也都能明白树欲静而风,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道理。

雨,悄然落下,在田野间,在我心间!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