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雨26℃-2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涌金楼丨四两拨千斤 消费券真的能做到吗? 

2020-04-08 08:27 |​浙江新闻客户端 |孙豪 毛丰付

111.gif

新冠肺炎疫情对居民消费带来巨大冲击。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1-2月份,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0.5%,其中餐饮收入同比下降43.1%。

当前我国在疫情防控方面已经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政府坚持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其中,把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结合起来,把被抑制、被冻结的消费释放出来,促进消费回补,成为恢复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途径。日前,广西、贵州、河北、安徽、四川等省份,以及杭州、宁波、济南、南京等城市,通过发放消费券促进消费回补和刺激经济恢复。

地方政府消费券,是指由地方各级政府在本级预算(含当年预算收入和以前年度预算资金结余)中安排发放的用于兑换商品(或服务)的有价支付凭证。

据不完全统计,疫情期间各地累积发放消费券已超过50亿元。那么,消费券有效吗?消费券谁来发?消费券如何发?

1.消费券有效吗?

timg (5).jpg

消费券是专用券的一种,是实现经济政策的工具之一。发放消费券可以从两个方面促进经济恢复。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导致需求锐减,宏观上需要进行需求管理,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或者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发放消费券对于受惠者而言类似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政府总是可以通过“直升机撒钱”解决名义需求不足问题,但需要适度控制货币政策宽松程度以避免高通胀。

另一方面,发放消费券刺激消费需求,也是促进供给创造和推动复工复产的重要手段。应在“生产、分配、交换、消费”整个社会生产总过程中看待刺激消费的经济作用,这也是中央提出“把复工复产与扩大内需结合起来”的本意。

发放消费券是政府采取的转移支付积极财政政策。需求侧的消费需求被激发将重启市场活力,促使供给侧更有动力复工复产。简言之,疫情冲击条件下发放消费券,通过刺激消费需求和引致复工复产两个方面促进经济恢复。

消费券发放实践效果较好。2009年次贷危机时期,杭州先后发放了两期总计约9.1亿元的消费券,促使杭州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及时回升,消费需求增长进一步通过乘数效应促进经济增长,取得良好的经济效果。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杭州通过“政府发放消费券+商家让利自救”模式发放总计约16.8亿消费券促进消费回补。据统计,3月27日上午至29日16时2.5天时间里,杭州门店环比上周客流增加70%,比去年同期增加25%,拉动消费4.53亿元,促消费效果显著。

发放消费券是疫情冲击下刺激消费和恢复经济的短期政策工具。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和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是我国坚持的长期经济政策。消费券具有良好的杠杆效应,即居民在使用消费券时将带动更多的关联性消费。因此,发放消费券能够在短期显著提高居民消费倾向,激活消费市场。

但在长期,人们会基于持久收入理论或在整个生命周期对消费进行跨期决策,持久性收入和预期是影响居民消费的根本因素。因此,发放消费券不宜作为扩大消费的长期政策工具。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需要建立扩大消费的长效机制,即通过提高居民收入、稳定社会就业和完善社会保障,提高居民消费倾向,让人民群众能消费、敢消费、愿消费。

2.消费券谁来发?

timg (6).jpg

发放消费券属于政府转移支付,需要地方财政支持。发放消费券短期内对促销费、扩内需、保增长具有明显作用,故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地方政府有发放消费券动机。

例如,3月2日,济南推出2000万元文旅消费券;3月13日,南京向市民发放3.18亿元消费券;3月27日,杭州联合商家向所有在杭人员发放总计16.8亿元消费券等。

在疫情防控期间财政大幅度增支减收,发放消费券将增加财政支出,加大财政负担。我国各地财政实力差异较大,地方政府通过发放消费券刺激消费回补时,需要考虑消费券的发放规模和财政承受能力,做到因地制宜。

并非所有城市都适合发放消费券,城市财政收支差额较大的地区,不具备发放消费券的财政基础。已经发放消费券的杭州、宁波、济南、南京等城市,财力雄厚,具备发放消费券的财政基础。

另外,政府需要创新消费券发放模式,拓宽消费券来源渠道。发放消费券的资金来源并不一定完全依赖政府财政,以杭州发放的16.8亿元消费券为例,其来源分为两部分,一是政府发放的5亿元,二是商家匹配的11.8亿元。

3.消费券如何发?

u=104489670,214581702&fm=11&gp=0.jpg

疫情防控时期政府财政负担较大,稀缺的财政资源具有较高的机会成本,政府需要权衡财政支出优先次序。政府发放消费券,一是要依法依规,确保公平公正公开发放,二是要让市场主体和广大人民群众真正受益,真正把好事办好。

2009年次贷危机时期,杭州、成都等城市通过发放消费券扩大居民消费,同年10月,财政部印发《关于规范地方政府消费券发放使用管理的指导意见》,指出发放消费券应按照公平合理原则,重点向城乡低保对象、城市失业者等困难群体倾斜。

这是我国唯一的规范消费券发放使用管理的中央文件。遵循上述指导意见,政府可以通过优化消费券发放模式,提升发放消费券的经济效果。

第一,遵循公平合理原则,群体之间差异化,群体内部公平化。群体之间差异化即针对不同群体发放差异化的消费券,根据疫情冲击影响大小,发放消费券应向特定地区、特定行业、特定人群倾斜,如疫情较重的地区(湖北等),疫情冲击较重的餐饮、旅游、文娱、教育培训等行业,低收入的困难群体等。

群体内部公平化即在同一群体中公平性地发放消费券,通过发放程序公平公正公开,确保消费券发放对象获得优惠的机会均等。例如,本次南京发放的消费券中设置困难群众消费券和工会会员消费券体现合理原则,市民消费券采用摇号方式保障发放公平,做到发放、领取、消费和兑现全程可追溯;杭州第一期消费券中设置1500万元困难群众消费补助,困难群众除人均100元的现金消费补助外,仍可以按常规方式参与申领和使用。

第二,合理设置消费券类别。一方面,不同类别的消费券拉动消费的杠杆率存在较大差异,比如,旅游消费券拉动消费的杠杆率较大,而生活必需品消费券拉动消费的杠杆率较小。

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对不同行业的冲击程度存在较大差异,进而不同行业对获得消费券支持的急迫程度不同。因此,合理设置消费券类别,对拉动消费的杠杆率较大和急迫需要消费券支持的行业发放消费券,重点支持特定人群和特定行业,有助于在消费券总额确定的情况下实现经济效果最大化。

例如,济南发放的是文旅消费券,南京发放的消费券包括餐饮消费券、体育消费券、乡村旅游消费券等7个大类,杭州则发放了通用消费券,三个城市的消费券发放类别将导致差异化的经济效果。

第三,确保消费券使用的便捷性。提供便捷的消费券即降低消费者的消费券使用成本,有助于提高消费券使用率。一些地区借助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发放电子消费券,实现数字经济条件下消费券发放的便捷与公平。

例如,杭州消费者通过支付宝搜索“杭州消费券”即可申领消费券卡包;南京消费者可以通过“我的南京”APP进行在线登记、摇号申领电子消费券;济南消费者可以通过微信搜索小程序“贴票票”线上平台领取消费券,在消费时可以抵扣相应金额;广西消费者通过支付宝搜索“33”即有机会领取暖心卡消费券。

第四,拓展消费券形式。消费券的本质是政府转移支付,因此,任何能够降低消费者消费成本的财政支持举措都类似于消费券的“变相”形式,有助于扩大消费和促进经济恢复。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促进经济恢复,需要拓展消费券形式,促进多种政策组合形成合力,促进消费回补和释放消费潜力。

例如,加大“家电下乡”“以旧换新”“节能惠民”的支持力度,促进家电升级换代;降低汽车购置税、增加汽车牌照配给、加大新能源汽车购车补贴等促进汽车消费;杭州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对符合条件的企业员工提供500元租房补贴,也属于消费券的变相形式。

【本文作者:孙豪,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师,中国消费经济学会理事;毛丰付,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