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雨26℃-2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清明“食”节 去松阳寻觅那一味人间烟火 

2020-04-07 05:20 |松阳发布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

每到清明时节,杏花带雨而开,梨花伴露而眠,垂柳随风而舞,浮萍逐波而行……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清明寒食,承载着岁月的研磨,熟悉的味道萦绕心底,穿过岁月的长廊,停在那故乡的小院里,仿佛间,又嗅到了那个味道。

在松阳,清明节最主要的饮食就是清明粿,临近清明,松阳人几乎家家都做清明粿。

“捣青草为汁,和粉作团,色如碧玉。”清代食神袁枚在《随园食单》提供了堪称典范的精粹版菜谱。

松阳人做粿用的是荚克或蓬儿(也叫蓬蒿,即诗经中的“莪”)。

荚克学名棉菜或鼠齿菊;蓬,就是最常用的蓬蒿、艾蒿,有散寒祛湿、温经止血的作用。

过去一般人家若家人有患慢性病者,用蓬做粿胚;否则,摘荚克做粿胚,松阳人说荚克“发”的触百病,故常忌之。

粿胚,主要是糯米,有的根据个人口感掺入粳米或籼米,淘净浸泡一昼夜,磨浆沥干,蓬或荚克捶细,按比例揉合,软硬适宜。

青粿的馅有甜、咸两种。

甜的有赤豆沙(煮熟捣细)、芝麻(白、黑),困难时期会用大豆、玉米以及大米炒熟磨粉当馅,还有的是清明前几天,拗松树的花芯,采花粉用来做馅,有些涩嘴。

咸的有肉豆腐笋、腌菜、辣菜(芥菜芯)及其他质硬蔬菜。

清水加碱(目的为保持青色)烧开,把“青”下锅汆过,捞出研磨,然后加入米粉,加些熟油,均匀揉搅成坯。

浸泡一夜的艾草,经过反复捶打让艾草汁液与米粉充分混合。

粿坯粿馅都备好,就可以包清明粿了。

蒸时垫的树叶,有箬叶、青岗树叶,最近也流行用桂叶和柑橘类树叶。

包好后上笼蒸,是讲究火候的,当然最好是柴火灶。

松阳有句土话“清明过了烧午补、八月十五过了除午补”,是说清明过后日子长了,做工的人中饭到晚饭相隔太长,因此,中间要烧点点心,直至八月十五。

这个“午补”,松阳人的乡愁就是“青饼儿”。

农村最常见的“午补”是“米鸡娘”,过去这是松阳传统的田头点心之一,尤其到木槿发芽的时候。

贤惠的主妇常去采木槿芽和面鸡娘一起烧碗点心,叫小娃送去田里,给种地的男人当“午步”(加餐)。

松阳人在做清明粿时,会多做些青粿胚,然后搨成圆饼状,食指中间戳个洞,晒硬之后,用棕篱穿起来继续晒干,然后贮藏。

一枚枚面鸡娘青玉璧似的,在太阳下妥妥躺着,吞吐不尽的清明之气。

再想到这原是预备日后要暖暖地熬一碗点心,送去田头给种地的人的,就这样被一份关照推进推圆了。

(据松阳发布,原标题《清明“食”节|那一味人间烟火!》。编辑 黄彦)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