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9℃-2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义乌小商品市场在全球疫情中稳订单、拓市场:突围 在冰点时刻 

2020-03-31 07:0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裘一佼 施力维 通讯员 龚献明

开栏的话:中华民族历史上经历过很多磨难,但从来没有被压垮过。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面对磨难,我省广大党员干部和群众在省委坚强领导下,迎难而上,众志成城,充分展现了不畏艰险、愈挫愈勇的精神和力量。浙江新闻客户端推出《在磨难中成长,从磨难中奋起》栏目,集中报道这样一批人物和企业典型。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在义乌国际商贸城,经营户遇上市场的冰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大范围暴发,多国进入紧急状态,海外需求骤减,交易频遭延期,客商流动受阻,新的订单断档。

前方有险滩、有暗流,习惯商海搏击的经营户,早已开始四面出击。在他们身后,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商城集团”)也在积极转型,稳订单、拓市场。难能可贵的是,他们把目光投向支撑小商品市场的200万家中小微企业、3800万采购商,反思商业形态、销售渠道、市场结构、经营手段、贸易规则……

尽管国际市场的风吹草动,正在7.5万个商铺和20万个经营户中传导,但这个“世界超市”目前依然保持每日10万人次的客流,其中采购商3万人次,整体开门率达93%,市场采购出口标箱量达到去年九成左右。

经历淬炼的小商品市场,正悄然寻回春天。

农历正月十八之后的两个多月,是义乌小商品市场的传统旺季,国外采购商前来看货采样,国内采购商则来补货询价。

今年的情况,却有些不一样。国内采购意愿强烈,做内销的日化百货、服装服饰店铺忙着打包发货,但做外贸的基本“干坐着”。浩冉服饰的老板娘金晶就坐在店里,没有客户上门,她靠邮件、微信等线上工具和客户交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价值数百万元的货品堆在仓库。

网红主播穿梭于义乌国际商贸城内的各家店铺,在聚光灯前直播带货。龚献明 摄

经营户的欢喜和忧愁,在高高低低的订单量之间徘徊。很多人在往年这时已拿到上百万元的订单,但现在连零头也不到。近20年来,历经非典、国际金融危机的洗礼,还有国内同类市场涌现、各类成本不断增加、网络市场异军突起的冲击,经营户感叹“生意越来越难做”,但无论哪一回都没有这次消费端需求的戛然而止更令他们措手不及。

不过,坐以待毙从来不是小商品市场经营户的选择。“如果我们遇到一点困难就关门歇业,那市场不早就萎缩衰败了?”白雪公主玩具店老板张小爱说。

她的店铺里陈列着不同肤色的智能玩具娃娃,主打中南美洲市场。家里的工厂有100多名工人。“现在正忙着做产品迭代、生产管理这些长远的事。”张小爱告诉记者,自己正重拾内贸,刚刚加倍投了研发资金,从形态、外观和功能上定制适合内销的玩具娃娃,“做好了两三个月没有海外订单的准备”。

“没有退路了,不往前走就是退步。”浩冉服饰的金晶和丈夫要背水一战,进行更大的博弈。他们埋头“憋大招”,设计8款新品,重金请广告公司做产品包装和推介计划。同时,因为国内市场习惯做现货交易,眼下的“空档”成了工厂难得的补货期,一旦疫情好转市场拐点来临,手中有货才能抢占先机。

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坚持到底”已成大家的共识。“房东”商城集团也频频出手,不仅首次以包机形式招引600多名常驻中国的外贸企业负责人和入境超过14天的境外客商到访,而且大规模派出20个招商工作组分赴全国多个省市,招引近两万名采购商到义乌。

尽管商贸城外阴雨绵绵,但络绎不绝的客商已点燃了经营户心头的希望。

当不少经营户收到海外客户要求暂缓、延迟甚至取消订单的通知时,苗苗玩具的老板王许雪,却突然接到印度客商要求尽快发货的电话。

1.8万个玩具,单子虽不大,但着实让她振奋。这间10多平方米的店铺里,展示着来自全国近50家小微企业生产的上千种玩具,八成营业额来自外贸。海外订单的多寡,直接决定着众多小微企业的生死;每一笔新订单,都是企业度过寒冬的“柴火”。

王许雪说,自己一定要扛住订单减少带来的压力,如果供货的企业倒下了,自己的商店也无法生存。为此,她想尽一切办法:以前不愿意接的小单,现在都接了下来;在其他经营户的热销产品中,搭配自家的产品,把更多的货品卖出去;挑出若干畅销产品,让企业继续生产,以做好备货……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让上游企业“好好活着”。

网红主播穿梭于义乌国际商贸城内的各家店铺,在聚光灯前直播带货。龚献明 摄

义乌国际商贸城的7.5万个商铺,牵动着200万家小微企业的命运。面对疫情,义乌推出促进市场繁荣第一批20项行动,涵盖拓展上游产业链、推动线上线下融合等8个方面的内容;商城集团专门向进出口银行浙江省分行申请10亿元转贷需求,由义乌农商银行通过“市场复工贷”,为经营户和小微企业纾困。

疫情的倒逼,使经营户清晰地看到自己在国际日用品贸易链、产业链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他们开始把眼光放得更远,不甘只当“坐商”。

王许雪还记得17年前非典疫情时,自己的内贸生意也一度停滞。为转型做外贸,她学英语、找客户,迅速打开了国外市场。眼下,无法和客户面对面交易,她觉得正是线上交易的契机,她把产品搬上网,并给各地商户寄出最新样品。

在市场做了30年厨具生意的刘萍娟,还在社交平台上直播工厂生产实况,不断发布新产品,告诉全球的生意伙伴:困难当前,义乌仍然是货源充足的世界超市,中国制造的产品值得信赖。

这些在商海身经百战的经营户,以往经历市场变化时都能踩准变化的节奏,闯出一片新天地,这次也不例外。主攻高度垂直和细分外贸商品的他们,纷纷打破惯性思维、路径依赖。

经营雨具店的张吉英,舍弃了最好卖但利润较低的一款雨伞,不再“火什么卖什么”,而是转型做精品伞,新推出的刺绣伞标价超千元,在网上很受年轻人追捧。“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新的消费需求在产生,我们的机会又来了。”张吉英说。

采访期间,记者常见到这样的情景:“网红”主播穿梭于各家店铺,在聚光灯前直播带货;经营户纷纷把生意从线下转到线上,触网做销售;一些店铺正紧锣密鼓装修,以全新的形象吸引客商眼球……在义乌实施的“电商企业进市场”“义货网上行”“网红直播暖春”等行动中,市场正在加速回暖。

“有希望,就要努力去试一下。”王许雪道出了大多数经营户的心态。

在义乌做了17年外贸生意的约旦商人穆德,是1.5万常驻义乌外商中的一员。2月18日义乌国际商贸城开市后,他就从约旦赶回来,“对于国外采购商尤其是生活必需品的采购商来说,义乌始终是首选,因为产品没有较大的季节波动,而且需求是刚性的。”

穆德的生意,是把产自浙江的电工电器、LED照明产品销到中东和非洲,去年出口货物价值约7亿元。他把今年的“小目标”提到8亿元。对于外贸形势,穆德很有信心。

贸易不死,这是所有活跃在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经营户、客商的默契。但传统的贸易方式和渠道越来越受到挑战和冲击,“不确定性”是必须直面的现实和常态。

“市场如果仅仅是个商品交易场所,那肯定是很脆弱的,不管怎样的危机,市场只有做到让贸易更便利、让商品的成本更低,才有持久的生命力。”商城集团总经理王栋说,这次疫情让集团加速改革创新的进度,努力成为一家“贸易服务集成商”。

3月13日,上市公司“小商品城”发布公告,将设立全资子公司中国小商品城大数据有限公司,打造小商品城综合交易服务平台。王栋告诉记者,今年4月平台就要进行内测,通过采购商、经营户、上游厂商、外贸公司的交易数据,精准地为经营户解决产品上网、物流、客户维护等问题,并为上游厂商提供及时的金融支持,保持产业链稳定。

长久以来,义乌小商品出口的主要目的地为印度、伊朗、沙特和欧美国家,近几年,对市场极其敏感的经营户,开始向非洲和南美洲国家拓市。瞅准商机,商城集团在新兴市场布下一盘“大棋”,目前已与卢旺达和埃塞俄比亚分别签下eWTP项目。届时,义乌与这两国之间,流动的不只是小商品,还有生产小商品需要的配件、辅料。在这两国,不仅将有实体的小商品市场落地,而且有物流、通关、贸易、金融等一系列供应链设施和商业服务。

牢牢抓住市场的缰绳,小商品市场的参与者和管理方都在八方突围,也更加珍视市场的价值。海外客商进不来,他们就主动出击,把市场前移,建立经营户与海外仓的展销对接,实现采购商海外直采;海外需求锐减,他们就按其所需,办防疫物资对接会,办各类新品发布会……

注视世界的人,终将获得世界的青睐。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