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到中雨16℃-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江日报刊文丨“菜鸟”援乡没回家 

2020-03-29 10:35 |浙江新闻客户端 |口述 高婷 整理 林上军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飞行,搭载着我们第二批援鄂返浙医护人员的飞机,稳稳降落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飞机触地后,我看了下时间:3月22日下午2时38分。

出舱后,感觉风好大;与风一样来劲的是现场迎接我们的人群的热情。“春暖花开,欢迎逆行英雄凯旋”,看到横幅,我的心情难以平静。就在58天前,也就是正月初一出发之际,我就说过,我不是去做英雄,我的老家就在武汉江夏,作为武汉儿女,也算是为父老乡亲尽点力。

7年前,我从宁波一家卫生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应聘到舟山医院工作。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呼吸科当护士。得知家乡疫情暴发,需要援助,我第一时间报了名。但我不敢告诉父母亲,怕他们担心。舟山首批援助人员中我年纪最轻,也是唯一的90后,所以,我认为自己是“菜鸟”,去抗疫一线趁机多向同行学习。

刚到武汉时,确实比较难,气氛凝重。在我的印象中,武汉市区特别热闹,处处人挤人,然而到达时街上几乎无人,我很感慨,也敦促自己全力投入抗疫,与同事们一起,早日把家乡的病人治好。

我们这批医护人员服务地点是武汉第四人民医院(古田院区),这家医院重症病人多。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是我到武汉后半个月住进来的重症病人,需高流量的呼吸机才能维持生命。按照她的病情,大小便只能在床上解决,但她不习惯,一定要自己下床去厕所。隔着一张床的距离,她就走不过去,靠我们帮扶着她才能解决问题。

还有一位50多岁的阿姨,病情很重,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了。经过我们的精心治疗,她熬过来了,后期她能下床走路了。

有个嫁到武汉的东北媳妇,去年底查出癌症,因新冠肺炎住进来后,我听她经常与远在东北的妈妈通电话。妈妈一个劲安慰她,但她说着说着就哭了,看了让人心酸。经过诊疗,3月21日下午,她出院了。

我去武汉约10天后,家人才知道我已经在家门口。平时与父母亲通过微信聊天,家长里短,海阔天空。因为是视频聊天,我开始就躺在床上与家人聊,目的是不让他们看到宾馆的环境。但时间长了,父亲还是感觉出来了。我见瞒不住也只能告诉他真相。父亲先是一阵沉默,然后流泪了。随后父母就叮嘱我保护好自己,勤恳工作,干出成效。

50多天的工作,每天都发生很多事,作为“菜鸟”的我渐渐成长了,团队中很多老师是我学习的标杆。其间,我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其中这样写道: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我毫不犹豫随同身边的党员同志一起驰援武汉,愿意用微薄的力量去温暖被疾病困扰的人,愿意用我所有知识、技能去抚慰患者,让他们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在同他们一起战斗……

白班、夜班,消毒、洗刷,近两个月来的辛苦无法言语,好在我们终于度过艰难时期,迎来樱花盛开,看到武汉逐渐恢复生机。武汉抗疫期间我们还收到舟山市卫健委、市妇联、单位以及家乡热心人士寄来的食用品,只只包裹见深情。

在武汉近两个月,住宿地离家车程一小时。队里的领导问我是否想去家里看望父母,专车送我;我说算了,不麻烦大家了。何况他们那边也处于隔离状态,想想到了家门口也就保持距离打个招呼,于是就干脆没回家。父母啊,请谅解女儿。

湖北是我的出生地,浙江是我的第二故乡。出发时这么多人送别,回来后暖心安排,都令我十分感动。最后想说的是,武汉不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也是一座热情似火的城市,更是一座懂得感恩的城市,非常感谢一路上支持和陪伴我们的人。

浙江日报刊文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