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4℃-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春日荐阅 | 出版人邱建国:人类这本书 如果让果子狸来读? 

2020-03-27 11:11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严粒粒 整理

微信图片_20200327102100.jpg

浙江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邱建国

我注意到了那张“网红”照片——湖北方舱医院的病床上,一个小伙子捧着《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安静地阅读。 

一卷在手,周围的喧闹、纷乱、危险都置之度外。这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境界。有人讲“以读攻毒”,“读书哥”甚至无意于“攻”,他只是像平常那样拿起一本书阅读,其静对好书、闲看风云的淡定、从容打动了很多人。 

但作为出版人,我禁不住对这张网红照片进行“过度解读”。我认为这是一幅极具现实意义的象征图景:偌大的病房里只有他一人读书,而且似乎只有当人生病的时候,才腾得出时间和双手去读书。联系到我们持续低迷的国民阅读率和疫情期间实体书店靠网络众筹续命的艰难处境,我在想,我们的阅读之“病”该如何救治? 

出版单位和书店是“一根杆上的蚂蚱”,唇亡齿寒。据全国中小书店联盟调查统计,受疫情影响,全国超九成的书店几乎没有收入。单向书店的网络众筹、青苑书店发售购书卡、乌托邦书店歇业……实体书店的种种自救、求援,都让我感到心酸、心急! 

我也是数字阅读用户,认同线上消费和数字阅读的趋势和优势。这几天,我们出版社的编辑也在做网络主播,直播“带货”,销售不错,我们提供免费阅读的电子书阅读量也很可观。可是碎片化、浏览式的数字阅读其“功用”是有限的。我始终相信,一种人的精神质地的滋养和民族性格塑造的阅读,一种沉浸式、深度的、思考研究式的阅读,必须是纸质阅读。 

这次疫情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冲击和思考:它为什么会发生?人生到底应该追逐些什么?疫后我们将如何调整生活方式和生命状态?每个人的生活都被疫情按下了“暂停键”。忙碌不再是拒绝阅读的借口。我们有机会、有时间好好审视自己和周围了。

对于我个人来说,阅读是爱好,也是工作,也是生活。我几乎全天候都在阅读。之前,很多作者和朋友投的书稿积压在邮箱里,无暇处理。这些日,我处理了一大半,也算是种阅读。要说仔仔细细、反复咀嚼的书则有两本:易中天的《禅的故事》和朱颂瑜的《把草木染进岁月》。 

阅读一定要跳出书本。头不能只埋在字里行间,时不时也要看看书外的世界。 

《禅的故事》薄薄一册,以易中天独特的视角和语言,讲述了很多富有哲理的小故事,轻松幽默,引人入胜。但我在读这本书时,完全不是素心悠闲的阅读状态,基本上是读几页书就停下来,想起武汉和全国疫情的严峻,想起那些逆行抗疫的医护人员的“执念”和担当,思考生命的脆弱和坚强。我基本上是在“逆阅读”这本悟禅修行的书。我想我是没法禅悟了,但我可能更加想清楚了该怎么活着。读得那叫一个纠结! 

《把草木染进岁月》则是一本散文集。作者朱颂瑜是瑞士华裔作家和记者,致力于中国生物多样化和野生动物保护。记者身份决定了她非虚构的写作风格。书中收录的《大地之子穿山甲》曾经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她借由一只穿山甲的命运,唤起人们对物种的珍惜和公众生态意识的觉醒。 

恰恰,这场疫情不仅仅事关医疗民生,也事关人与自然。我从书中许多篇章里读出大视野、大情怀、大境界。作者把山川、植物、动物都当做人类的伙伴。身处同一个地球家园,我们大可将《把草木染进岁月》当成一本大自然的“自述”来读;然后,反过来再做个假想:人类这本书,如果让果子狸来读,让蝙蝠来读,让穿山甲来读,它们能读到什么呢?

易中天老师说,禅是无用的,禅又是有用的,它能帮助我们认识自己、对抗孤独、缓解焦虑、变得聪明。这几乎就跟阅读的“功用”一致。这次疫情,全国十几亿人居家隔离,“都闷坏了”;尤其是那些失去了亲人的病人家属,那些亲眼目睹一个个被病毒夺走生命的医护人员,他们心理的创伤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去疗治,需要专业的心理咨询人员去救助。 

但与此同时,书可医愚,书可医郁,就跟那个在方舱医院捧书阅读的“读书哥”一样,阅读是我们自修、自愈,获得内心平静的万能通道。 

疫情之后,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捧起书本阅读。

fc1.jpeg

柯皓/摄影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