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4℃-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短视频战“疫”,何以在大学生中盛行?分析来了 

2020-03-26 11:36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程振伟 张晓琪 记者 纪驭亚

全民战疫,已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期间,“宅”在家的大学生,虽不在战疫第一线,但不少学生参加了各种社区志愿者活动。“不在第一现场”,并未妨碍大学生以自己的方式抗疫,比如,使用短视频。

“我很欣慰,战疫期间,学校以王文康为代表的学生们,创作了那么多的相关短视频,说明他们虽然宅在家,但心与祖国、人民完全在一起,”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党委委员、宣传部长戚明钧说,短视频战“疫”在大学生中流行,给高校学生思政及新媒体等方面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思考空间。

好比曾经的“写散文写诗”

杭电经济学院18经济学一个班的学生,在疫情最凶猛时期,相约做一个短视频,“为在前线战斗的人加油,表达大家对战疫胜利的信心”。不到一个星期,作品就出来了。钟兴达同学因为有音乐功底,且寒假一直在学编曲,于是他和一位同学联合作词作曲,写了一首名为《我看见》的歌曲,大家听了都惊呼“很好听”。其他同学也忙碌着,到网上找抗疫素材,负责唱歌、和音,以及剪辑歌曲短视频。短视频作品先在这个班,后在全校传播,还上了各大媒体,被“学习强国”平台录用。

“从疫情发生时我们就判断,大学生未必在抗疫第一现场,但他们可以用自己喜欢、擅长的方式,参加抗疫‘第二线’、‘第三线’的工作。我们和学校宣传部联合开展了‘空中朗读课’、‘我为逆行者点赞’云团课、以‘艺’战疫短视频展映等活动,为抗疫逆行者加油。像《我看见》这样的高质量作品,对大学生来说很自然,但对我们来说很惊艳,这是他们一直在玩短视频之故。”杭电团委书记王秋兰对记者说。

那么,何以说“玩短视频对大学生而言很自然”?短视频研究专家、浙江省电视牡丹奖获得者黄佳女士分析道,现在较多00后的大学生,不少人本身就是互联网视频的粉丝,长期关注B站、抖音、快手等,甚至有自己的账号,在动漫混剪、做视频等方面,具有很高的敏锐度和使用度,这次疫情期间很多人用视频为抗疫打CALL,既是他们习惯使然,更是宅家抗疫的一股正能量。

微信图片_20200326111446.jpg

短视频剪辑爱好者、杭电人文艺术与数字媒体学院辅导员李赫,在疫情期间做了一档节目《疫期.赫姐时间》,传播量达数千万,她表示,“随着各种短视频平台的普及,短视频制作的门槛降低了,一部手机就能完成拍摄和剪辑,还自带转场特效、字幕。00后的大学生们,热衷做短视频纪录生活、呼应时代,就跟70、80后在学生时期写诗、写散文抒发情怀一样自然。他们乐在其中,也不经意中促成了大学生短视频成为战疫‘轻骑兵’。”

短视频,“是社交也是技能”

家住武汉的杭电人文艺术与数字媒体学院18级学生罗盛龙,在武汉封城期间,参加了家庭所在社区的志愿活动,亲身经历了第一线的抗疫工作。尽管他之前没有做过短视频,但在深切感受到病毒的无情和对社区生活的“侵害”后,他决定边当志愿者的同时拍短视频。他拍摄剪辑的《武汉日记》,在杭电新媒体平台和浙江团省委官方微博发布。纪录片风格的短视频,在师生中影响很大。

微信图片_20200326111431.jpg

罗盛龙认为,现在短视频逐渐成为大众传播媒介了,不仅在大学生中影响力很大,也是父母爷爷奶奶辈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大学生们可以在抖音快手之类的平台上找到存在感、归属感,帮助自己抒发情感和思考”。

在杭电马克思主义学院范江涛副教授看来,短视频已成为大学生的“重要精神生活”。“这些年来,从QQ,到论坛、微信,再到b站抖音之类,大学生往往是最早拥抱新技术、新平台的一群人。现在大学生们不仅看,也会自己制作质量很不错的短视频。”

应给大学生短视频展示发表平台,并做好相关引导工作。在戚明钧看来,互联网已经深刻改变了人。大学生从“玩网游特别是手游”,到“下意识的刷短视频”,对大学生思政教育提出新课题、新要求。“现在高校越来越重视新媒体平台建设,把平台建设好了,学生可以在上面分享好的短视频作品,这是思政工作因时而进、因势而新的重要体现。高校来自基层一线的短视频,是全社会短视频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要使其成为全社会正能量视频资源的重要基石。”戚明钧表示。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