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4℃-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三个小组构建起防控闭环 “空港”守护者这样守好“浙江门户” 

2020-03-26 07:36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董小易 通讯员 江歆 严敏 严彬彬 李一璠 王旖琴

省疾控工作人员打算登机

“有航班即将抵达,机上有十几名从境外重点国家转机的旅客。”

“收到,马上出发。”浙江省疾控中心驻萧山机场疫情防控工作小组队员孙继民接到信息,马上跟着队友一起出发,上机排查旅客信息。

目前,我省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但全球疫情形势日益复杂严峻,我省作为侨务大省和对外开放大省,防控境外疫情输入压力依然存在。3月6日起,浙江省疾控中心联合杭州市疾控中心、萧山区卫健局、萧山区疾控中心支援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增强疫情防控专业力量,共同应对和防范国内外航班疫情输入风险。这支工作队伍24小时驻守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披星戴月、不舍昼夜,针对国内航班上从境外转机到杭旅客执行协查任务,采取针对性防控措施,共同守护浙江“空中门户”。

队伍分成登机、流调、信息3个组,登机组负责在飞机落地后对重点国家及地区转机而来的乘客进行初步排查;流调组负责对大数据显示“存疑”的乘客进行进一步的流行病学调查与判断;信息组负责信息录入、将信息传送到相关指挥中心,进行快速协调。他们构建起防控“闭环”,保证每一位通行旅客及随行者安全,将疫情的风险降到最低。

萧山区卫健局、萧山区疾控、萧山区各医院工作人员合影

一班飞机排查80多人

在所有人中,“登机组”属于“冲锋小队”。只要有飞机落地、有排查需要,“登机组”就要进行登机排查。省、市、区县疾控工作者组成了3个登机组,轮流登机进行排查。

“14天里去过哪些地方?有没有不舒服?落地后打算去哪里?”在机舱里,孙继民和队友仔细对转机来自25个重点国家及地区的乘客进行测量体温、信息登机服务。除了解有没有发热、咳嗽、腹泻等症状之外,还需掌握乘客近期在国外有没有类似症状和就医等情况。

一天深夜,一架国内航班延误至凌晨1时55分才落地。孙继民和队友收到消息——飞机上有80多名乘客需要进行排查。时间紧、任务重,为了让机上乘客尽快完成排查及早安心离开,孙继民和队友以最快速度登机。

机舱里空间狭小,不透气的防护服穿在身上特别难受。登机小组克服不适,耐心做好记录。机上有乘客认为等待时间过长,表示不理解;孙继民和同事耐着性子解释:一切工作,都是为旅客的安全、健康负责。两个人全力以赴,用两个小时把机上80多位待排查人员排查完毕,下班已是凌晨4时许。那天,连续工作了14个小时的孙继民感到精疲力尽,但欣慰的是,飞机上被排查的80多位乘客均无症状,被“点对点”接回了对口的社区、街道、乡镇。

雨天登机排查

“我们仔细一分、耐心一分、高效一分,浙江居民的危险就减少一分,乘客的情绪就缓解一分,乘客就能早离开一分。”孙继民说。

“有人有发烧症状,立刻送往采样点!”3月20日,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刘营和队友轮班的时候,发现一位来自重点地区的乘客,体温一直在37.3℃以上。这位乘客立刻被120急救车送往机场采样点进行进一步流调和采样,乘客所在那一排及前后三排可能为密切接触者,刘营及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要对密切接触者开展测体温、流调、分流工作。

在机场采样点,杭州市疾控中心传防所的宋凯已经接到消息,等候在这里,对乘客进行测温、流调、采样。当天,这位乘客体温一直微微超过37.3℃。为保险起见,宋凯对乘客进行了采样,采集的样本以最快速度送往杭州市疾控中心进行核酸检测,以便快速出结果。

1月22日至今,萧山区疾控中心副主任陈鸿达、萧山第一人民医院鲁建锋、杭州市疾控中心宋凯、任晓宾等人,先后在这个采样点轮转进行采样工作。宋凯及任晓宾已连续工作了两个月。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最后一个航班1时许落地,等登机排查完毕往往要到凌晨两三点钟,偶尔也会有人需要到采样点进行进一步排查。好不容易忙完手头的事,晚上10时许送到市疾控中心的咽拭子样本又出结果了,宋凯要把核酸检测结果反馈给有关部门才能睡下,忙完常常已经过了次日凌晨3时。“虽然很累,但是能严格把好‘空港’这一关,一切都值。”

省疾控工作人员在登机排查中

密切关注重点人群

“这对母女从意大利转机飞到杭州,女儿护照上显示去过米兰,她们是否可以乘坐大巴返回?”一天,萧山区中医院护士高琳雁紧急联系有关部门。

农历大年三十起,萧山区卫健局27人组成的专班进驻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目前专班人员在机场设置了3处疾控流调点,对疫情国旅客及可能经过重点地区或健康码显示红码、黄码的乘客开展流行病学调查。

这天11时20分,高琳雁接到消息,有一对意大利归国母女乘班机到达萧山机场。当时,意大利虽已暴发疫情,但未被列入“重点国家及地区”。即便如此,流调小组依然基于对疫情防控的敏感性,对意方归侨流调特别细心。

高琳雁的小组同事、萧山区中医院医生李博文询问这对母女后得知,她们二人一直在意大利都灵工作、读书,并未外出。然而,细心的高琳雁却在资料里发现女儿的护照上有“米兰”两字。米兰属于意大利北部,该地区疫情已较为严重。再次询问后,流调小组得知,这位女孩曾在米兰领事馆进行更名登记。

稳妥起见,机场流调小组向上级有关单位请示,提出需要进行闭环管理,即两人不能乘坐公共交通离开,同时还需进行隔离。在疾控小组的协助下,这对母女最终落实了隔离措施,确诊后并未传染他人。“像侦探一样,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抽丝剥茧般进行‘破案’,才能守护好空港的第一道防线。”高琳雁说。

流调登记用的纸张不能带出污染区,工作人员需要对着手机照片一张张输入后台。“忙到凌晨三四点是常有的事。”高琳雁说,“有时眼睛看花了,看黑的字都会变成蓝色、紫色。”

今年2月24日,原本是高琳雁举行婚礼的日子,而一直忙在抗疫前线的准新娘根本无暇准备结婚用品,婚宴也被推迟了。“等疫情结束后,再好好请大家来喝我们的喜酒。”高琳雁说。

高琳雁与同事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

苦练英语加强沟通

“你来自哪里?14天内去过哪些地方?手机号多少?我需要测量你的体温。”这几句英语,杭州市肿瘤医院的护士马卫敏现在说得特别“溜”。

马卫敏和同事们坚守的机场出口,是筛查的最后一道防线。所有既不是从重点国家及地区来,也没有在飞机上被判定为密切接触者,且大数据显示正常的乘客,会从T1和T3口正常离开;如果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离开,则必须通过八号门,离开时都必须出示健康码或健康证明等。

面对的乘客来自世界各地,如何顺畅沟通成为马卫敏工作的要点。她在休息时间做了很多功课:查询背诵日常交际用语、熟记重点国家名称、明确标记各国风险等级……有了前期储备的知识小宝库,马卫敏应对起境外来华旅客显得得心应手。

3月16日凌晨,是马卫敏驻守八号门的日子。她遇上了一位来自非重点国家及地区的姑娘。对方不停说着什么,但既不会英语,也不会汉语。看着姑娘焦急的样子,马卫敏迅速拿出手机,用翻译软件耐心和她沟通,手把手指导她注册健康码。处理好这事,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马卫敏身上也浸透了汗水。看到对方安心和信任的模样,听着对方用不流利的英语连连说“Thank you”,马卫敏觉得很值得。

市疾控工作人员

记者采访时,杭州市疾控中心传防所所长孔庆鑫正全力开展协调工作,喉咙已沙哑。从机场防控流程的梳理、加速,到排班协调、各类人员培训,再到工作人员的餐饮保障,孔庆鑫都要负责协调。他的手机声此起彼伏,说话语速是平常人的1.5倍。“所有流程,能快一点是一点。我们早一点把信息传达到,乘客就能早下飞机,少些焦虑。但在这个过程中,也要确保没有疏忽。”孔庆鑫说。

从1月24日至3月22日,这支队伍负责流调6522人,其中隔离861人,送医178人。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