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9℃-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记者探访三花汽零车间“物料超市”:从“弹尽粮绝”到不缺物料 

2020-02-28 07:1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方臻子

400多种生产原料整齐地放在货架上。

这是3个月内,记者第二次来到位于下沙的杭州三花工业园。

去年底,我们在这里采访三花控股集团总裁张亚波。当时园区内两车道的道路上,一整条车道都被大货车“占领”。这一次,路边空荡荡的。

和许多中国企业一样,新冠肺炎疫情给“三花”的全球化可持续经营和发展,带来了比较严重的影响。但也和中国大多数企业一样,“三花”凭借着一股子拼劲,闯过了“最难的阶段”。下沙工业园6家三花系公司,到2月中旬已有55%的员工返岗,产能也已恢复至40%。

“三花”攻坚克难、全力复工的故事,正是全球产业链上中国制造业全力战“疫”的一个缩影:中国企业参与全球供应链的协同,不会因为疫情而“掉链子”。

提前启动海外生产线

下午3时,浙江三花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花汽零)的常务副总经理尹斌,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面前,手机、笔记本电脑、纸笔、一杯浓茶。三花汽零公司散布在全球的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手机远程例会,沟通项目进展和市场情况。

远程会议结束,我问他:“每天开会都讨论些什么?”“无非是客户要发货、生产要断线了。”尹斌说,自己1月26日就开始到厂里转,虽然想尽办法提高产量,但2月份的订单至今才完成40%不到。为了尽快提升产能,他们决定提前启动原计划在3月份以后启动的海外生产线。

新启动的生产线位于“三花”墨西哥科阿韦拉州的生产基地。为了将新生产线所需的设备运出去,他们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2月初,当时国际物流公司已全部停运,海运、空运停线,海关停止出关,要把一条生产线搬去墨西哥……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我们供不上货,海外客户的生产也要停。”尹斌站解释说,做出这个决定,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服务意识,更因为像三花汽零这样成为全球产业链重要环节的中国供应商,有责任维护全球产能、产业链的稳定,中国参与全球供应链的协同,决不能因为疫情“掉链子”。

办法总比困难多。他们将这条包括2个工作台、1个测试台的生产线拆开,“化整为零”,打包进了14个行李箱。2月8日,两名干部带着这一大堆行李箱,先坐车去上海机场,再转机日本,几乎飞了24小时,将生产线“人肉搬运”到了墨西哥。

两个人立即被当地隔离了,但他们远程指挥墨西哥工厂的工程师们组装生产线。17日,生产线开始运行,连夜生产出99套客户要求的产品,19日运到了客户的工厂。

如今,这2名刚“解禁”的干部又在墨西哥忙碌起来。“现在简单了,物流正逐渐恢复正常。23日我们将第二条生产线打包,快递发往墨西哥,预计一周左右就能到达。”最难的时候过去了,尹斌告诉我,物流费用上涨三四成,有的业务肯定要赔钱,但答应客户的就一定要做出来。

协调供应商尽快复工

我提出去车间看一下。跟着尹斌来到事业一部车间,这里生产新能源汽车使用的膨胀阀。

量过体温后,我走进车间,感觉比门外闷热多了。“是机器散发出来的热量。”嗡嗡的噪音声下,事业一部的生产部长任金飞提高了嗓门,因为防疫要求,最近中央空调没开。

一条条自动化的生产线,有节奏地运行着。帽子、口罩、工作服、鞋套……全副武装的工人们,各自低头忙碌。我遇到了女工余爱花,来自江西婺源,2月11日从老家返厂,回来就被企业安排在酒店隔离,24日第一天上班。

任金飞告诉我,这个车间有员工226人,此刻129人在上班,产能已经恢复了七成,“其实75%的老员工已到岗,还有一批新员工也招进来了。我们明天就要重开夜班,这样产能就能恢复到80以上”。

在车间的“物料超市”,400多种生产原料,整齐地放在一排排货架上。“目前我们车间已经不缺物料了。”任金飞说。尹斌对此颇为自豪。上游供应商提供的物料,是2月10日三花汽零复产以来最大、最不可控的瓶颈。这些天,团队都在想尽办法,让供应链尽快动起来。

要知道,半个月前,当三花汽零获准复工,当时,200多家配套供应企业,跟项目有关的开工企业只有1家。尹斌当时觉得是“弹尽粮绝”。

供应链停滞,原因很多,比如体量不大的供应商复工成本过高,已经复工的因各种原因产能难以释放。

“2月中旬的情况是,上游供应链的复工运营成本达到正常经营的5至10倍,供应商复工情况不理想,导致供应调配十分被动。我们几乎被逼上梁山了。”尹斌拿起“物料超市”里一件我叫不出名堂的零件,举了个例子。“比如,宁海有一家重点供应商,不在政府的第一批复工名单里。怎么让这家企业尽快复工?我们就动用集团的客户资源,让那些更大的企业去跟宁海政府提出需求,顺利协调了这家重点供应商的复工。这种办法,我们用了五六次。”

工人在忙碌生产。

想尽办法打通物流链

供应商复工了,但三花汽零依然没能拿到急需的物料,因为物流停了。

尹斌说:“以前的小事,现在成了头等大事。还说刚才那家企业,当时宁海几乎处于封城状态,我们只能从杭州派车,到宁海高速口,宁海供应商也把产品拉到那里‘交接’。但问题是,杭州派出的司机,回来就得被隔离。”

“派一个人就‘牺牲’一个。”尹斌苦笑,最后,杭州的司机用完了,只能从新昌“借”司机,最后新昌也没司机“借”了……

于是他们又采取了另外一个做法,那就是临时调换供应商,通过“共享”模具、材料等,盘活供应商资源。“这次协调了好几家,不过在特殊时期,那些被替换的供应商,也能理解我们这样做。”

如今,三花汽零的供应链60%已经恢复。但尹斌坦言:“小处我们企业还可以主动作为,但大面积的供应链恢复,还需要政府更多出力。比如,目前电镀行业恢复艰难,这方面的物料短缺依然十分严重。”

窗外,初春的夕阳斜斜地照射下来,下班时间到了,园区里走动的人,开始多了起来。

疫情的信息如今喜忧参半。对浙江来说,已经几天没有新增病例;但对全球化布局的“三花”来说,也有坏消息传来,韩国的三花销售团队刚刚已经被要求必须居家办公。

临别时,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疫情结束后的第一件事情是做什么?“去拜访国外客户,看看他们变心没。”尹斌说。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