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6℃-1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战疫日记:女儿从小怕疼 这回却要独自处理伤口 

2020-02-26 10:2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见习记者 沈艳瑜 整理

杭州市富阳区司法局场口司法所所长 陆玉莲


24天了,2月24日这天是我在紫云山庄卡点执勤的最后一天。随着小区的人员流动逐渐增多,我要做的就是协助社区和物业做好每个进出人员的登记、排查、测温工作。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直到下午2点多,我接到了女儿的电话。女儿哭着说:“妈妈,我手指割破了,好痛。你和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心都揪了起来,恨不得马上赶回家,但是我知道这里需要我。

安慰好女儿,我赶紧打电话给孩子她爸。然而,那个从年初一开始就上高速卡点执勤的“警察叔叔”,根本没时间接电话。这时,小区门口驶来一辆白色轿车,趁着工作人员给别人测温时开了进来。我赶紧示意停车,上前核实情况。“请问你住几栋几零几?”女司机却支支吾吾答不上来。我心中的警报在这一刻拉响。我请她出示身份证,她犹犹豫豫地递了过来。经查,女司机并非小区业主,而是桐庐籍外来人员,要去朋友家。虽然这名女子再三保证没有回过桐庐,但根据桐庐的疫情情况,我们还是保持警惕不放松,坚持不让她进入小区。

没多久,这名女子的朋友来了,气势汹汹地问我为什么不让她进去。我耐心向她们解释了一番小区的管控规定,可她们态度仍然十分强硬,大声争吵起来。吵闹声引来居民围观,他们都很体谅我们工作人员,帮着一起劝说那两个姑娘。最终,她们决定一起返回之前的住处,不进入小区。

结束了这场闹剧,我掏出兜里一直在震动的手机,接起女儿的电话。“妈妈,我拿了小箱子里的纱布自己包了包,没事啦。”女儿从小就怕疼,没想到小小年纪的她这回自己一个人处理了伤口,我红了眼眶。

“妈妈,你要回来了吗?我想你和爸爸了。”

“等站完最后这班岗,妈妈回来和你一起等爸爸。”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