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杭州版“中国机长”:请记住暗号“逆行者” 等我来接你们回家 

2020-02-20 22:16 |《浙商》杂志 |主笔 吴美花 编辑 姚珏

(视频素材源自浙江空管分局)

“华龙8761,杭州进近,我谨代表浙江空管对你们机组人员以及支援武汉的所有医护人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希望你们保重身体、早日凯旋。你们辛苦了!”  

这是2月9日浙江空管分局进近管制员给GJ8761航班机长发来的一段话。这让执飞的机长黄志伟感动不已,现在回忆当时,“空管说得很突然,被说懵了,我回复空管的是‘谢谢,非常感谢’。”在落地武汉后,黄志伟通过机长广播即兴说了些话,把机舱内的医护人员说哭了。

2月9日,晴,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一个半小时内,浙江长龙航空5架包机陆续起飞,运送576人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这不是长龙航空第一次驰援湖北,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1月28日至今,长龙航空已经五次、派出15架包机承运1320名医护人员和60余吨物资驰援湖北。长龙航空“80后”机长黄志伟参与了其中三次执飞任务,是此次驰援湖北任务中执飞航班最多的一位机长。

春节前一周,黄志伟看到了预先安排的航班假期计划。按照计划,他于除夕夜晚上9点落地杭州后休息两天,再继续执飞。执飞四天休息两天,每天飞2-4趟,是黄志伟一周工作的常规节奏。

这种节奏被新冠肺炎的疫情打乱了,虽然黄志伟仍在执行飞行任务,但航班频次比起往年春节明显稀疏了很多。

正月初六开始,航班被取消的频率越来越高。有数据显示,2020年春运至今(1月10日-2月3日),国内计划执行航班约47万架次,实际执飞航班38万余架次,实际取消航班9万余架次。

从取消航班情况来看,2月开始,每日取消航班均在1万架次以上。

面对日益严重的疫情,黄志伟有些坐不住了。“如果国家有需要送人送物资的话,我一定会报名。”在跟父亲聊天时,他有意无意地打着“预防针”。

向疫区运输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的任务,来得比他预想的还快。

2月9日中午12时,处于航班备份状态的他接到了公司下达的紧急任务,4小时后他需要执飞前往武汉的航班。所谓航班备份状态,是航空公司临时调配执飞的航班时,能够及时补给的飞行力量。

“接到这个电话,没有顾虑是假的。”黄志伟并不担心个人是否会被感染,因为飞行员的身体素质是过硬的,但一个从疫区回来的人难免担忧会影响到家人的身体健康。所以在出发的这一天,他也让家人搬到了余杭的家中。

机长黄志伟

“杭州-武汉”这条航线,黄志伟以前执飞过很多次。

这不是一条特殊航线,所要降落的武汉天河国际机场是中国中部首家4F级民用国际机场,也就是说飞行条件是不存在高难度挑战的。

但2月9日当天,飞往武汉的五趟航班全都实行了“双机长”制度。这种制度以往很少启用,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障航线安全。

执行任务的五套机组由高级别的飞行教员、检查员等组成。黄志伟是长龙航空年轻飞行员中的优秀代表,2002年被民航学院招收为大改驾学员,2004年毕业于澳大利亚BAE飞行学院,迄今已有逾15年飞行经验。去年5月,他又被聘为局方委任代表。

起飞前,公司领导还召集五套机组以及专业航医开了一个集体准备会,这是黄志伟过去没有遇到过的。在会上,他再次感受到了此行责任重大。

一切准备就绪的他,在候机厅见到了穿着统一服饰的医疗队成员,男士大多顶着平头,很多女士则将长发剪短了。尽管这种景象已经不止一次地出现在媒体报道中,但当黄志伟第一次在现场亲眼看到这一幕时,心里依然不是滋味。“他们中很多人和我年龄相仿,也是上有老下有小,却为大家舍下了小家。”

17时34分,他所执飞的GJ8761航班比预先提前20分钟起飞了,是当天5架中第4 架起飞的飞机。航班起飞时,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段温暖、朴素的对话。

这段对话引爆了网络,也引爆了黄志伟的心绪。“感动,振奋人心。”黄志伟没有说一堆感人的言辞,但从这6个字中,记者读到了当时这段话所发出的直击内心的力量。

机组成员

机组成员

约1小时飞行时间后,航班降落至武汉天河国际机场。

机舱内,机长广播响起。

“尊敬的白衣天使。下午好,这里是机长广播。我们现在已安全抵达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对于我个人来讲,很荣幸能担当本次航班的机长将大家安全送达武汉。我有一个女儿,今年11岁了。出行前,她跟我说,爸爸,你也是逆行者了。我说,爸爸和飞机上的旅客们比,相差太远了,对此称号受之有愧。你们才是真正的逆行者。”

“各位天使,祝愿你们在武汉的日子里平平安安,早日打赢这场抗疫情的战斗。当你们凯旋之时,我真心希望再次执行航班任务,接大家回家,谢谢。”

这段话是黄志伟即兴讲的,没有打草稿,却让机舱内响起了好长一阵掌声。“后来乘务员跟我说,好多医护人员听了都掉眼泪了。”

黄志伟看着当天的天河机场,灰蒙蒙的。机坪上停着很多架不执行任务的飞机,却没有多少人。往常降落在这里时,来来往往的都是忙着运送行李、输送旅客的车辆与地勤人员。

在疫情发生前,武汉天河国际机场的旅客吞吐量于2019年年底达到了2715.02万人次,在当年上半年,其旅客吞吐量和货邮吞吐量是全国机场中涨幅最高的。

停留在天河机场的间隙,黄志伟和其他机组人员没有像往常那样下机检查、加油等,这一切都交给了配备专业防护服的机务。

回到杭州后,黄志伟在后来两次驰援湖北的航班中再次主动请愿执飞。“原先还有家庭的顾虑,现在把他们送到别的住处后,已经没顾虑了。”至今,这位“80后”机长都还没与家人见面。

“如果我真有机会去接他们,我都想好了航班上的接头暗号。我会再次广播,以11岁女儿说逆行者的故事为接头暗号,这样一说,他们听过我广播的就知道我来接他们了。”黄志伟说。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