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2℃-1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官方施压,蛋壳服软了?并没有,有房东被要求解约并拒付2月租金 

2020-02-18 12:40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盛哲徽 王彬

官方施压,蛋壳风波告一段落?并没有,有房东已被要求和平解约

这段时间,蛋壳公寓要求房东免房租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本网在2月4日也报道了此事。详见《蛋壳公寓深夜发文,疫情之下给租客免租,为何引来一片质疑?》一文。

2月13日,此事件迎来了突破性进展。

杭州市房管部门发文,要求住房租赁企业未与房东就房租减免达成一致的,不得单方面停止支付房租。如此一来,蛋壳公寓和房东的“免租风波”就有了判罚依据。

按理来说,官方都表态了,免租的事怎么也该放一放了。

然而记者在跟进调查后发现,蛋壳要房东减免房租的举动并没有停止。


image001.png


工作人员称不知杭州新政

App中的付款时间“不翼而飞”

家住转塘的李先生是蛋壳公寓的一名房东,他告诉记者,原本按照合同的规定,蛋壳应该在2月15日给他打款,但这笔钱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给她。不止如此,2月14日,他还接到了蛋壳要求她减免房租的电话。“我问他什么时候给我打款,他说这个回头再说吧。”

和李先生一样,家住滨江的房东王女士,同样是没有收到租金。

王女士告诉记者,2月15日,蛋壳联系过她,这是蛋壳这个月内第二次给她打电话了,内容和第一次一样,还是要她免租金。“我问她知不知道杭州新出的租金政策,不能单方面要求房东免房租的,她说她不知道,问她什么时候付租金,她说她做不了主。”

image003.jpg

大批房东表示租金已经到期,但蛋壳无反应

记者在一个500人的房东维权群里看到,已经有343名房东进行群接龙,阐述蛋壳打款的进度,目前主要有两种情况:一是还未到付款期的,二是租金到期没有付的。

更让房东们恼火的是,原本蛋壳app中的付款时间一栏突然就没法看了。

当着记者的面,李先生演示了一下蛋壳app,点击底部的“我的”一栏后,迅速的跳转出了一个页面,不过这个页面只停顿了1秒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页面。

image005.jpg

左边页面原是右边的子页面,但这个页面现在没了

李先生告诉记者,跳转出来的第一个页面,是后一个页面的子页面,它有一栏是“蛋壳租约”,房东可以通过它看到打款日期的,但现在这个页面就只能从你面前“一闪而过”了。


有房东已收到租金

有房东则被要求和平解约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的业主都没有收到租金。

一位萧山的房东就表示,自己已经在2月14日收到了租金。

image007.png

有房东表示已经收到租金

不过这位房东称自己的情况比较特殊,她和蛋壳约定是3个月打一次款,也就是按季度付,但合同里写明了有一季度是有1个月的空置期的,所以就收到了2个月的租金。

她还补充称,虽然拿到了租金,但打款的时间还是比原定日期晚了10个工作日。

此外还有好几位房东表示,蛋壳已经电话通知,会在10-15个工作日后给他打款了。然而对于能否拿到钱,房东之间存在一些分歧,有人不担心,也有人觉得是缓兵之计。

既然有人已经收到租金,那按常理推断,这就是个时间差的问题了,那些还没收到租金的房东迟早是会收到租金的,然而根据一些房东的反馈,事情并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

image009.png

蛋壳致电房东要求和平解约

滨江区的一位房东表示,蛋壳公寓前几天曾给他来电,告诉他蛋壳旗下目前空置的房源过多,其中就包括他家的房子,希望能和他和平解约,如果姜先生不同意,就走律师函违约。

一位张姓的房东则反映,2月16日蛋壳主动给他来电表示可以解除租赁合同,并提出退还押金,取回房屋内的冰箱、洗衣机,但明确表示不会赔偿免租期的租金,也不承担违约金。


蛋壳发文回应质疑:

额外获得收益,将全部退给房东

面对房东们的质疑,2月17日晚,蛋壳在其官方微信号上发布了一篇《致广大房东的真心话》的推文。对于此前房东们矛头聚焦的几个点,该文章都给予了回应。

image011.png

蛋壳发布的《致广大房东的真心话》

首先是对房东提出的“趁疫情发国难财”的指责,蛋壳直接予以了否认,表示绝不会趁疫情大发横财,如果因此获得任何额外的收益,将全部退还给房东。

这里的关键是后半句:任何额外的收益将全部退还房东。

此前有房东曾指责蛋壳,明明租客的租金是从返工之日算起的,最多也就10多天,却偏要房东免一个月。从上述回复的字面理解,让房东多免去的这几天的租金是会退给房东的。

其次,对于房东们抛出的“单方面强制免租”的说法,蛋壳也不认同。

蛋壳在回复中写道:我们的初衷是协商的前提下得到房东的支持,非常理解房东有自己的难处,我们会充分尊重房东的意愿,相信一定能沟通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此外,蛋壳对“客服电话打不通”做了郑重的道歉,并给出了解释,称是受疫情和假期双重影响,大批员工延迟复工,客运中心无法正常运转,导致电话长时间占线。

尽管做出了回应,但相当一部分房东并不买账。有房东就认为,蛋壳的这篇文章存在明显的避重就轻。“还付不付租金?什么时候付租金?这些问题还是没回应啊。”


业内人士点评:

止损愿望可以理解,但方式不妥

除了回应问题外,蛋壳在该文中还叙述了自己的难处:

眼下我们确实遇到了很大的困难,面对几十万受疫情影响的租客,如果在为他们提供补贴的同时,我们仍正常支付房东租金,可能难以长久支撑下去。

image013.png

蛋壳叙述自己的困难

针对这种说法,记者采访了一位中介行业的权威人士,按他的说法,眼下确实是租赁企业的一个难关。“其实这一轮租赁行业碰到的问题是一样的,需求下降,经营成本尤其是人工成本压力加大,给业主租金支付的现金流压力,再就是现在空置率的情况也会进一步严重,预计会比之前翻一倍,现在不少租赁企业的空置率已经在10%-20%了。”

不过他也指出,尽管有压力,但这也不代表蛋壳的做法就是正确的。“蛋壳的行为并不是企业在艰难时期进行的合理止损动作,止损的愿望可以理解,但采取的方式不对路。”

如果蛋壳继续违约,管理部门会采取什么措施以保障房东的利益吗?

为此记者电话联系了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对方给出的回复是,已经约谈了蛋壳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并要求企业进行整改,不得单方面强制要求房东免租。在问及蛋壳后续的整改执行情况怎么监督时,住保房管则表示,这是由市场监督管理局负责的。

记者随后联系了市场监督管理局,但电话一直没有接通。

蛋壳公寓免租风波一事后续进展如何,本网会持续跟踪报道。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