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6℃-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我是党员,我先上!” 舟山卫健党员严守海岛防疫第一关 

2020-02-16 15:53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王涛

金塘高速口是出入舟山的重要关口,疫情防控以来,舟山实行入舟设卡临检措施。为了让群众快速通关进岛,金塘检查站临检人员一天24小时,4班倒,始终坚守防疫一线。一名名党员更是挺身而出,争先带头赶赴入舟关口,让鲜红的党旗在疫情防控一线高高飘扬。

“爸爸,你已经10天没回家了,我想你……”

金塘的冬夜,特别冷,一到晚上风就很大。“特别是初一初二那几天,风雨交加。我来得匆忙,没有带足衣物,晚上有时冷得手脚都发麻了。”干城,是定海区卫生健康局一名青年党员干部。

从设卡临检开始,干城就一直坚守在战“疫”第一线——金塘检查站,组织开展协调、统筹人员以及联系转运等工作。临检人员不够,自己再忙也得排上。“我们目前的排班主要是一天四班,每天早晚的九点、三点就是换班时间。”干城介绍,除了上岗固定的6小时,他们之前的准备时间会更长。比如凌晨3点的班,临检人员如果从定海出发,半夜12点就要过来,然后开始消毒、着装等准备工作,然后工作至第二天上午9点,如果还要赶回定海,等于12个小时不停歇。

“我是党员,这是我应该做的,就是对不住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干城说,他的妻子也是一名医务人员,自疫情发生后,两口子都扑在一线开展防控,家里6岁孩子只能交给年迈的老人照看。“我一天下来,通话记录上百个,却没时间好好接孩子的电话……”干城说,孩子实在打不进电话,只能在微信留言,“爸爸,你已经10天没回家了,我想你……你这次答应我的旅行没有实现,等你忙好了,我们再一起去哦。”听着孩子稚嫩懂事的声音,干城红了眼眶。

“我撑得住!我是党员,我先上!”

一接到金塘检查站需要医务人员支援的消息,刚刚完成一例宫外孕手术的孙运明顾不上休整,第一时间报名。“金塘来回就要两个小时,执勤要六个小时,你这样身体吃不消的。”院方领导和同事怕他体力不支,就劝他下批去。“我撑得住。我是党员,我应该先上!”说完,他便直奔金塘。

舟山市妇女儿童医院妇科主任孙运明,今年49岁,党龄9年。他和他的妻子都是山东人,来舟山21年了,妻子是同院产科副主任。“我已经4年没有回老家了。”谈及父母,孙运明心里愧疚很深。今年难得一家三口能凑在一起,计划趁着春节回去看看。但因为疫情需要,他和妻子毅然放弃休假,坚守在医院临床一线。

“父母亲年纪大了,我不能时时在跟前尽孝,现在一年见上一面也很难。”孙运明说,父母亲对他和妻子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老人们最关心的还是他们的身体。“我有时打着电话,会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一味地希望他们保重身体。”孙运明笑着说,父母亲手机视频用得还不是很熟练,下次一定抽时间把视频聊天给教会了,以后就能经常线上见了。

“如果哪里还需要我,我就是那块砖。”

“当天去的时候,一开始也没觉得很冷,但是没站多少时间,我的脸、耳朵、手脚便失去知觉了。”本在休假的胡静波,看到中医院微信群内发起需临检支援的信息,第一时间报了名。

“防护服本身比较密封不透气,加上自己的衣服,其实内里是异常闷热的。”胡静波说,金塘检查站车流量大、排队线路长、等待人群多,忙起来有时候心急,身体一发热,内里的衣服其实是湿热的,露在外面的部分则冰冷,一冷一热极易感冒。

“有时也想整理一下,这样黏糊糊地贴着身,太难受了。”胡静波说,遇上下雨天,手常常被雨水泡得微微泛白,鞋袜也会湿透,负重走路,显得有点笨重。但是当前防护物资相当紧缺,临检现场,大家都是能省则省,坚持上岗6个小时不吃不喝不脱不换不上厕所。

比起一线的逆行者,胡静波说他做的这些真的不算什么,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理应冲在前面!“如果哪里还需要我,我就是那块砖。”

“重复的话,我要反复说上近千遍……”

“阿姨,请您出门一定要带上口罩,注意保护好自己。”有着15年党龄的金塘镇中心卫生院医师姚红得知临检需要支援,也主动请战。

“一班下来,我的嗓子就疼得说不出话。”姚红说,她本身就有慢性咽炎,多说话嗓子就不舒服,“为了节省物资和时间,尽量不喝热水润嗓,喝多了容易上厕所。金嗓子现在是我出门必备。”

姚红的主要工作是给体温超过37℃进岛车辆的司乘人员进行复检。“我知道复检点其实离未知的危险更近,但我是党员,责无旁贷。”姚红说,因为天气寒冷,许多车辆都开了空调,这对额部温度检测带来了一定难度。

“复检时,需使用水银温度计进行测量,测量时间较长,现场易排起长队,很多群众就有些情绪。”姚红说,工作中也有碰到过有些情绪激动的,尽管她的嗓子有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还是耐着性子,扯着已经嘶哑的嗓子,做好解释和安抚工作,“其实更多的群众还是理解和支持的,有些还一直说谢谢,听到这些,我觉得心里暖暖的,什么委屈都没有了。”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