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2℃-1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凌晨2点 来自宁波的16位女护士唱哭了一位武汉公交司机 

2020-02-13 20:02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陆遥 通讯员 孙美星 陆麒雯 张林霞

1.jpg

2月11日,凌晨2点03分的武汉,街头空无一人。

武汉公交集团光谷公司34岁的司机涂杰看着16名女护士走出酒店,登上他开的753路420号公交车。车行半路,一名女护士提议大家一起唱个歌,给武汉加油,给中国加油。

凌晨2点08分,歌声在车厢里响起。这是武汉土生土长的涂杰无比熟悉的一首歌,也是亿万中国人都会唱的一首歌。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护士们把这首歌唱了两遍,最后异口同声高喊了一句:“加油!”

涂杰跟着她们一边唱,一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唱哭了涂杰的16位女护士都来自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多半是90后,年龄最小的于海兰出生于1997年。

为了来武汉之后更爽利地工作,她们中不少人剪去了漂亮的长发。

在她们2月9日飞赴武汉那天,820万宁波人的心疼和牵挂比她们剪去的长发更软,更长。

歌声响亮的那个凌晨,是16名宁波女护士来武汉与疫情短兵相接的第二天。

2.jpg

她们还没有在陌生的武汉完全安顿好,疲惫,也紧张。她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平生第一次投入这样的一场战役。

所以那个凌晨,护士长李健让大家一起歌唱,唱《歌唱祖国》。放声歌唱过,就不紧张了,就有劲去战斗了。

她们那天是去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病区,上凌晨3点到早上9点的班次。她们每次穿脱防护服要1个小时左右,加上路上坐班车的时间。凌晨3点的班,她们至少要提前一个半小时起床,提前一个小时出发。

司机涂杰这两天总是迟迟等不来已到下班时点的医护人员,凌晨4:00回酒店的班车,经常要拖半个小时到1个小时才能发车。

“病人很多,下班脱下防护服,内衣基本都是湿的。”说这话的史偶苏所在的病区有48张床,收了46个重症病人,每一位病人的吃喝拉撒都要护士们管。

上一个班次,史偶苏遇到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一定要去厕所大便,但自己又走不过去。最后5个护士一起出手,两个人搀着,另外三个人带着监护仪、点滴等,护送老人去厕所。等老人方便完,所有人都满身是汗。

史偶苏特别想自己的女儿,女儿十岁了,从出生都是和她一起睡,从没分开过。“听奶奶说,女儿最近几天晚上一直偷偷哭。”

但战斗还在继续……所以李健护士长让大家放声《歌唱祖国》,一定要打赢这场战役!

涂杰相信,有大家的帮助,武汉一定能够战胜这次疫情。“就是看到医护人员都比较辛苦。”他说他的公交车,每天都会等着她们上班、下班。“大家这么大老远从宁波来帮武汉,等得再久我都愿意。”

涂杰再次感谢宁波医护人员对武汉的无私援助。也让我们记住这16位宁波女护士的名字:李健、吴可儿、兰芳园、徐欣欣、张露、徐景行、张琦、陈杰、宣梦霞、华柳、舒意媛、戴佳丽、于海兰、郭敏、俞吉、刘梅。

放疗科护士俞吉,拍下了大家唱歌的画面。她在出征武汉前一天,写下了入党申请书。

3.jpg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