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二急诊中心12时辰:“硬核”创伤急救团队这样炼成 

2020-01-14 07:3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纪驭亚 通讯员 方序 朱俊俊

浙大二院急诊中心

闪着警示灯的救护车,呼啸奔来又急切出发……无论冬夏,不分昼夜,位于杭州解放路88号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急诊中心,总是处于高度紧张又有序忙碌的状态。

每天,会有近1000名病人走到或被急救车、直升机送到这里。他们中,约有70位需要紧急抢救治疗。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跟生死息息相关。

近年来,这个以各种疑难杂症救治为特色,承担着浙江省和邻近省市危重症患者救治的急诊中心,因在G20杭州峰会医疗保障等方面的突出表现,在人们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尤其是在严重创伤的综合救治上,浙大二院急诊医学科在创伤急救科、心脏内外科、胸外科、神经内外科、烧伤科、外科、骨科、麻醉科等优势学科群的协同作战下,已在国内形成明显优势,荣登中国医学科学院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医院科技量值榜单第三名。2019年9月,浙大二院还成为全国首批国家创伤区域医疗中心建设单位之一。

这个被外界誉为“硬核”的急诊创伤团队,因什么而“硬核”?浙大二院立体高效的创伤急救体系是如何构建的?不久前,我们以见习生的身份到此蹲点,记录12时辰里的点滴故事,通过急诊中心这扇窗口,见证、实录一家医院的初心与创新。

浙江新闻记者(左)在急诊中心蹲点

6:16

一名急性心梗病人的小确幸

清晨6时16分,严冬的杭州,还在一片暗色中。

50多岁的老陈(化名),捂着胸口,脸色苍白,额头冒汗,在女婿的搀扶下,匆匆走进急诊中心。

“我们是从湖北到杭州旅游的,动车到站前10分钟,岳父突然胸疼胸闷,满头大汗。大家急坏了,一下高铁,就赶紧打车过来。”女婿语气着急。

看着表情痛苦的老陈,分诊台护士郎凯丽的神情立刻紧张起来。她立即向心内科值班医生马群超汇报,同时开通绿色通道,扶助老陈躺在复苏室的胸痛患者专用抢救床上。“这个很可能是急性心梗病人。急性心梗,每耽误一分钟,都会对心脏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她说。我们意识到,一场生死竞速已在面前。

电话还未挂掉,马群超医生已疾步跑来。而从老陈躺在抢救床上的那刻起,心电图检查、除颤仪监护、静脉通路开通,血化验、心肌酶谱等床边心肺五项联检就已相继进行,并在20分钟内迅速完成。6时47分,老陈已被确诊为急性心肌梗死,并快速转入心血管介入中心。在那里,医护人员早已准备就绪。7时02分,医生通过微创手术,为老陈植入一枚支架,成功打通100%闭塞的血管。整个过程,用时46分钟。

我们了解到,急性心梗患者从到达医院到血运重建的国际标准抢救时间为90分钟。目前,浙大二院平均用时68分钟,最短仅20分钟。

做完手术的老陈,已被送入心内科监护室。“没想到,这么严重的病,这么快就治好了。多亏了浙大二院!”老陈女婿感慨连连。

事后,马群超告诉我们:“对于症状较重的病人,急诊中心都会开通绿色通道,确保病人在与时间的争夺战中,得到最快速度的救治。这也是医院‘最多跑一次’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

急诊室里,一场生死竞速的抢救正在进行

9:03

代码“333”“999”里的秘诀

9时许,浙大二院砖红色的拱门下,求医者穿梭往来。刚回急诊中心,我们便听到广播响起:“各位医务人员请注意,门诊一楼药房‘999’!各位医务人员请注意……”我们还没回过神来,就看见急诊医生丁建波、护士洪慧提着急救箱擦身而过,急急奔向门诊大厅;护工推着急救病床一路小跑过去。

我们紧随其后赶到门诊药房时,只见一名年轻男子平躺在地,门诊护士正在为他做心脏复苏按压,丁建波、洪慧立即接手抢救工作。“代码‘999’,指的是院内急救。每当听到‘999’呼叫,各科室的医疗急救小组都会按责任区域,在5分钟内抵达出事地点。今天出事的门诊大厅,就是我们科负责的区域……”事后,丁建波向我们解释道。

如果说,“999”呼叫的是医疗急救小组,那么,“333”吹响的就是抢救生命的集结号。

记忆犹新的是,2014年7月5日,杭州突发公交车纵火事件,30多人受伤,其中15人重伤。面对这场生死救援,浙大二院立即拨响了“急诊一楼‘333’”。负责气道畅通的麻醉科、耳鼻咽喉科医生,负责生命支持的心血管内科、外科医生,还有烧伤科、神经内外科……只要没在为病人做治疗的,立刻从四面八方奔向急诊抢救室,15分钟内便完成8例气管切开手术……面对8位烧伤面积大于60%、其中两位烧伤面积大于90%的病人,浙大二院25个学科先后会诊讨论100余次,通过最优化的治疗和精细化的照护,最终创造了“群体重度烧伤患者零死亡”的奇迹。

“‘333’‘999’,这是浙大二院独有的代码,意味着一个全院性的紧急求救呼叫系统。”丁建波说。这次经历也让我们深刻感受到,浸润在代码里的,是浙大二院以患者为核心的人文情怀。

13:12

钢筋穿身的小伙能走了

午间,急诊中心相对平静,急诊科医生赵光锋的内心,却因喜悦而波澜起伏。

“刚刚小井(化名)爸爸来找我,说小井恢复得很好,已能正常行走。再过3个月至6个月,等肠道造瘘口回纳,小井就能与正常人一样生活了!”平日性格沉稳的赵光锋,此时笑得就像孩子一般。

这是一个医学奇迹。1个多月前,年仅22岁的小井在工地干活时,不慎从高处跌落,臀部被一根1米多长的钢筋穿入。险之又险的是,钢筋尖端离心脏仅剩3厘米!出事那日19时,他被送至浙大二院急诊中心。面对这种严重创伤,浙大二院胸外科、普外科、泌尿外科、心脏大血管外科的专家们立即会聚而来,与急诊科、麻醉科、行政及医疗总值班紧急组织多学科讨论、制订手术方案,此后又轮番上台,忙到次日凌晨3时,终于从患者肛门处将1米多长的钢筋取出。

但这场生命竞速远未结束。迟发性脏器损伤、术后的抗感染、深静脉血栓、营养、康复……每一道都是生死难关。为此,在急诊中心牵头下,浙大二院一次次组织多学科会诊、制订治疗方案。通过这种规范化、个性化、连续性的治疗,小井术后仅一天,就从监护室转出,开始吃无渣食物;术后10天就能下床行走,半个月后转到康复医院,整个治疗精准、连贯、高效,没受到任何不必要的“折腾”。

“一个强大急诊中心的背后,必然要有一个强大医院在支撑。急诊医学科与优势学科群的协同、结合,才能构筑起高效有力的急救体系。”赵光锋说,“你问我们‘硬核’在哪?我想,这就是答案之一。”

医生在手术室忙碌

17:36

纸质交接单背后的仁心

夜幕降临,浙大二院门诊大楼前,往来求医的人流已然稀少,急诊中心内依然灯火通明。此时,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已进入一天中的“小交班”时刻。

“早晨的‘大交班’、傍晚的‘小交班’,最能看出一家医院的管理理念和服务水平。尤其在情况复杂、节奏快速的急诊中心,每天需要进行3次交接班,医护人员交接班的准确、到位程度,直接关系到急诊患者能否得到连续性、高质量的治疗。”急诊医学科主任张茂介绍说。

在护士长王钰炜的带领下,我们走进科技感很强的“一站式急诊复苏单元”。“这是急诊复苏室,共有3张床位、1间手术室,主要用于收治创伤、卒中、胸痛患者。我们有个原则,始终会空出1张紧急复苏病床,以确保为来到我院的突发重症患者,提供最需要、最快速的医疗救治。”她对我们说。对话间,一位男性胸痛患者被分诊台护士搀扶进来,躺在病床上,开始做各项检查。心内科值班医生也同步赶了过来。

再过一道门,便是急诊抢救室。放眼望去,17张病床满满当当。13号病床前,早班急诊内科医生手持《值班与交接班记录本》,向晚班急诊内科医生说明患者情况:“今天刚做过头颅增强核磁共振和下肢血管超声检查……”从口头交接班、床边交接班再到纸质交接记录单,流程设置的这道加法,会加重医护人员的负担,却能为患者得到不间断的优质照护提供更多保障。

“细节决定成败。这也是浙大二院‘患者与服务对象至上’理念的鲜明体现。”张茂说。

0:12(次日)

后半夜的两台抢救手术

时针划过24时。

“病人马上到了!”值班神经内科医生迈着大步走进急诊复苏室。1分钟后,急救车将处于昏迷状态中的65岁张大伯(化名)送达。前日19时20分,张大伯做饭时出现头晕、口齿含糊等症状。当地医院怀疑他脑出血,并将其转院到浙大二院。神经内科医生快速为张大伯做检查,并叫来神经外科医生会诊。“考虑到出血部位不好,我们会诊的建议是进行手术。”跟家人沟通,征得同意后,医护人员立即将张大伯送至4楼手术室。“对医生来说,能在救治病人时得到病人家属的全心信任,是最珍贵的。”神经外科医生感慨道。

刚将张大伯转入手术室,又一场生死竞速来临。

一位遭遇火灾、神志不清的老太太,从当地医院被紧急送来。“基层医院说,基本没得救了,让我们转到浙大二院,最后试着抢救看看。”老人女儿双眼红肿,满脸泪痕。

首位接诊的,是烧伤科副主任医师邵华伟。耳鼻咽喉科、呼吸科医生也同步赶到。“患者应是烟雾吸入性损伤,她体内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含量,都已达到致死剂量。”邵华伟判断,得马上进行“洗肺”手术。

急诊复苏室内,几个科室的医生联手苦战、争分夺秒;室外,老太太的数十个亲人来回踱步、焦急万分。

手术间隙,恰逢护理总值班、手术室护士长项海燕到急诊中心巡视。她告诉我们,医院专门留出4个急诊手术间,至少配备10名麻醉科医生,满负荷运转时,还会随时调用医护人员和其他手术间,以确保为急诊患者及时提供救治。这在手术任务繁重的大医院,是很鲜见的。

凌晨1点的急诊室,忙碌依旧

5:16(次日)

敬畏生命是一堂必修课

一片灯火通明、一夜紧张忙碌,蹲点急诊中心的我们,完全感受不到一个夜晚即将过去。

好消息、坏消息陆续传来——脑出血的张大伯术后生命体征平稳,已进入重症监护室;烟雾吸入性损伤的老太太,经过1个多小时抢救,重新恢复了心跳和呼吸;早上高血压导致脑出血的张大姐,虽经全力抢救,但因病情过重,情况不容乐观。

每当好消息传来,哪怕不是自己管的那床病人,医护人员也会相互分享消息和喜悦;若是听到坏消息,大家虽然继续投入工作,但神情怅然若失,我们能感受到,他们在心中轻轻叹气。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张茂对我们说,每当觉得“压力山大”时,他就用美国医生特鲁多的这句话来鼓励自己和同事。生死的无常,医学的局限,每个医生都深有体会,“在急诊中心,面对生死是所有医护人员的必修课。这也让我们对生命更加敬畏。”

告别时,急诊医学科赵小纲的一番话,也深深地印在了我们的心坎上。他说:“有人会替急诊科医生遗憾,不能像专科医生那样成名成家。甚至,因为手术常常在半夜,病人家属都未必记得住你、道声感谢。但对急诊科医生来说,每当救回一个生命,我们就会有种发自内心的愉悦感、成就感。”

【记者手记】

对人的关注 任何技术无法替代

我所蹲点的浙大二院急诊中心,每年要救治超过1000例严重创伤患者。但这里的医生却告诉我,他们追求的终极目标,不只是让病人存活,而且是大脑功能的完全康复。这样的底气,从何而来?在24小时的亲历中,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初心、创新。

院长王建安告诉我,急诊中心是医院管理文化最集中体现的地方。蹲点时,我发现,多学科联合诊治在急诊中心已是常态。它让患者一次就诊,就可完成疾病诊断、综合治疗方案的制订和实施,实现“院内不跑腿”。目前,在整个浙大二院,该诊疗模式已让两万余人次患者受益。首问负责制、密切协作制,让急诊患者在分诊后,无论由哪个科室、哪位医生接手,都不会被延长和耽误诊疗时间。始终空1张床位,设置4间手术室,交接班要有纸质记录单……急诊中心的每个细节,更是透露着对患者的关注。记得急诊科主任张茂就曾说过,一定要谨记,对人的关注,是任何技术替代不了的。

在蹲点中,我发现这里的急诊中心,不只是单一的急诊医学科。从硬件到软件,从架构到制度,一个立体高效的急救体系已然形成。比如在前端,10年前就启用直升机急救;2019年4月又在我省首推5G急救模式,借用互联网和5G技术,打破治疗的时空局限。在中端,通过不断优化流程,创新诊疗模式,让急救变得更加高效。在后端,心脏内外科等优势学科群的共同支撑、通力配合,让急诊中心在面对严重创伤的综合救治时底气满满。我想,这也是为何浙大二院能成为全国首批国家创伤区域医疗中心建设单位之一的重要原因。(纪驭亚)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