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3℃-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这项让总理“自加压力”的民生工程 浙江开展得怎么样? 

2019-12-19 08:02 |浙江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金梁 张帆

拆除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支持者甚多。

开车的人大多有过这样的经历:每逢佳节就容易堵在高速上,其中省界收费站队伍最长,有人戏称为“省界停车场”。

拆除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是不是真的可以“一脚油门踩到底”,这个愿望何时能实现?

12月18日下午,涌金君参加了交通部门组织的一个会议——全省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冲刺攻坚会,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那些事。

拆站,改变的是高速公路运营方式

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不是浙江一家的事情,而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

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将在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减少拥堵、便利群众。

但是,没过几个月,这个任务期限又提前了——今年5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力争今年底前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

为何连番提起省界收费站?因为省界收费站不仅带来拥堵,还给物流效率带来诸多障碍。

由于高速公路都是各省自己筹资、分段建设、自行养护,各省自然会“竭尽所能”划界、设站、收费。正因为如此,出现了不少怪现象。

既然饱受争议,为何现在才开始拆?

简单的来说,就是之前时机不够成熟。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不是简单的拆除一些收费站,解决收费人员安置等问题,而是改变全国高速公路管理模式和运营方式。

一脚油门踩到底,并不是取消了高速公路通行费收费,而是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车辆跨省行驶时不停车快捷交费,是收费方式的改变。当然,这只是最表层次的一种改变。

拆除省界收费站后,过往车辆不再需要停车缴费,车辆几乎可以达到“秒过”。关键在于,需要安装ETC及相关设备。

为了加快ETC推广应用,浙江全面实施ETC车载装置免费安装,提供一站式全流程安装服务等诸多措施。截至12月16日,我省在籍车辆ETC客户总量已经达到1289.4万,高速公路入口客车ETC使用率73.8%。

其中,衢州、杭州、台州的ETC安装率位居前三。

15个省界主线收费站,年内完成拆除改造

昱岭关,是浙江和安徽两省旅游的重要通道。每年假期最拥堵路段之一,它都在榜上。

在昱岭关收费站,设有16个收费通道,依然车流量很大,排队等待常常出现。据统计,2018年,该收费站主线断面流量为7697辆/日,客货比为6.56:1。今年7月,伴随着“咚咚咚”敲打路面的声音,浙皖省界昱岭关收费站正式开拆,这是浙江省第一个进行主线物理拆除的收费站。这标志着,浙江省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拆除工程正式启动。

“取消省界收费站,可以提高通行效率,节省时间成本。“省交通集团相关负责人说,拆站后计划将浙江一侧收费广场和收费站站区改造为综合服务区和检查站,持续为司乘人员提供所需服务。

自此之后,拆站的画面不断涌现——

8月27日,曾经亚洲最大的高速收费站,位于嘉善大云的浙沪主线收费站,开始拆除广告牌。之后,中间8个车道收费岗亭也会先行拆除,在年底前让浙江进出上海畅通无阻;

10月11日,位于湖州南浔区境内的浙苏省界收费站大棚拆除工程也开始动工,这里将变为双向六车道标准道路,无须停车收费;

10月31日下午16点,随着省高速公路结算中心机房通信计算机上跳出一串网络接通代码,省交通集团所辖高速公路最后一个主线ETC门架系统与省中心接通通信链路。

……

浙沪、浙赣、浙皖、浙闽边界……到今年年底,浙江现有15个省界主线收费站将全部完成拆除改造,正式恢复通行。

交通自由流,取消收费站只是第一步

省界收费站拆除了,ETC门架建起来。然而,这仅仅只是第一步,省界收费站的取消只是实现交通自由流的开始。

收费公路要改革、运输效率要提高、物流成本要降低,就要尽量减少人为的阻碍,专业上叫实现交通自由流。

对交通自由流的追求,国外很多国家都有过尝试。

如挪威的“单车道自由流”,电子收费单车道安装DSRC读写设备和视频图像采集设备,实现对有电子标签车辆的进行自动扣费,对无电子标签车辆的视频图像抓拍并在事后追讨通行费。

奥地利卡车收费项目是目前欧洲境内实施的真正“多车道自由流电子收费”项目,在2081公里的路段布设近400处双收费龙门架(约800个),实现全路段开放式收费。

美国的高速公路被称为Freeway,不设立收费站。但每一位美国公民都需要缴纳“燃油税”来提供政府对道路建设和维护的费用。

新加坡是世界上第一个在城区建立电子道路收费系统的国家,安装的EPR系统能够实现自动交易扣费、车辆识别、违章抓拍,后台系统能够实现违章处理、财务结算等多功能目的。

综合来看,其实就是通过技术手段对车牌进行识别来收费,而不是通过设路障的方式。

在国内,技术早已不是问题,ETC和移动支付的普及正在力推,高密度覆盖也是迟早的事情。

那么,困难到底在哪?

ETC门架系统建设改造的成本高昂,各地需要“自掏腰包“买单;网络通信可能存在干扰,设备精度还存在差距……但关键还是利益的问题。

省界收费站拆除后,高速公路跨省收费方式由分省结算转变为国家统一结算,这既能保证高速公路的畅通,又能降低高速公路收费成本。

但后续涉及由谁来处理、政府资金回款等系列问题,相比之前自己直接收费,资金直接进自己的口袋,显然各地更青睐后者。

在区域经济一体化、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取消收费站是大势所趋。我们由衷期待各方都能把眼光放长远一些,把这项利好政策真正落实好。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