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9℃-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春运车票首日开售 电子客票方不方便?乘客们这样说 

2019-12-12 16:51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祝梅 张源

12月12日,2020年春运火车票正式开售,与往年不同的是,陆续铺开的电子客票正在取代原来的纸质车票,乘客可以刷身份证进出站,通过手机上查询座位和检票口信息,也可以在自助售票机上索取包含座位、检票口信息的购票信息单,需要报销的乘客则可以取一张与原来纸质车票形态近似、但不含座位信息的报销凭证。

面对即将来临的春运高峰,处于高铁票“无纸化”过渡期的乘客们如何评价新式的互联网取票,对现在的乘车体验又有哪些意见和建议?12日上午,本端记者在杭州东站随机采访了多位乘客,一起来看看他们怎么说吧!

老年人和打工者:

早早来车站抢票 手机操作困难不少

去火车站乘车,你一般会提前多久?记者发现,对老年群体和打工者来说,互联网买票的便利,享受起来还有不少难点。

上午9时40分许,记者在杭州东站地下一层的一排取票机前遇到了孙阿姨和她的老伴。孙阿姨告诉记者,两个人要乘坐11时20分的高铁返回南京溧水,火车票是儿子事先在网上买好的。在取票机前,两位老人不紧不慢拿出了悬着挂绳的证件,孙阿姨的老伴负责排队操作,一刷身份证,大屏幕弹出提示,需要输入购票人的手机号码。

“手机号码是多少?”在老伴的呼唤下,孙阿姨开始找手机。“儿子特意留的是我的手机号,但我年纪大了,这串数字也记不住。”记者提议用阿姨的手机给记者拨个电话就可以显示手机号,但孙阿姨的老伴很有警惕性地拒绝了记者的帮助,转而提示孙阿姨给家里亲戚打电话。

此时已是9时54分左右,在反复折腾的过程中,孙阿姨的老伴选择将取票机先行让给在后方排队取票的人,摸索出老花镜戴上,开始隔空喊话,让亲戚从话筒那端报出手机号码。“我们来这么早,就是害怕这些问题。”孙阿姨不好意思地跟记者解释,“他们说不取票直接刷身份证也可以,我们去试试。”老两口说着便匆匆踏上了上行电梯。

顺着电梯,我们来到第二层的人工排队窗口。刚刚买好票的郦爷爷告诉记者,自己和老伴从诸暨来杭州看医生,现在准备回去了。为什么不让家里的年轻人先帮忙买好票?老人解释说,看病需要多长时间不确定,好在回诸暨的高铁班次还比较多,通过人工窗口排队拿票自己也能接受。

老人身后,昨天从云南坐车回到杭州的王女士带着女儿蹲在地上,等着丈夫排队买票。“我们去桐庐打工,我的手机没电了,充电宝也忘了带,他的手机也不好用。”王女士说,自己也知道网上买票更方便,但现在确实舍不得花钱换一部新手机。

与王女士所在位置相隔不过五米,来杭州打工的陈先生和他的同乡也蹲在地上抢票。“我的12306密码忘了,也不知道该怎么找,刚才排了人工窗口,上午的票都没了。”他边说边操作手机通过微信买好了火车票,“得加五块钱,但也没办法。”

陈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买到了下午15点多出发去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北站的车,现在时间还早,准备带同乡去西湖边转转。“行李可以先存着,他还没看过西湖。”他说,自己还会操作手机,同乡如果不是跟自己一起来杭州干活,只能排人工窗口买票了。“这个时间的票回去公交都停了,只能打车回家。”

差旅人士和游客:

肯定过渡期 对无纸化提出更多期待

在随机走访的近20位乘客中,差旅人士和游客对“无纸化”客票变革的接受程度最高。

“特别方便,只要不需要车票我基本都不取票的。”来杭州参加会议的陈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在新疆独山子办厂,前些天从新疆奎屯回来的时候还需要取纸质票,回到老家江苏金坛之后,从溧阳往返的火车票都直接刷身份证。

“我都是买票时候就把订单那张图保存下来。”陈女士向记者展示说,在手机上查询比原先纸质票方便多了,“图片不会丢,倒是以前经常找不到票放在哪”。对于手机没电,陈女士也没有太大顾虑,“现在人都把手机攥手里,基本上不太会存在这种情况吧。”

“我刚从上海出差回来。”钱小姐告诉记者,可能是自己记性不好,从刷身份证进站到上车,查看了好多遍座位和检票口信息。“第一次取票的时候那张购票信息单出来直接傻了,而且这张信息单居然可以反复打出来,但后来就知道可以不打印了。”

钱小姐认为,年轻人习惯这个转变还是很快的,但对好不容易学会微信交流的父母辈而言,更多手机操作依然不够便利。另外她也提出一点疑惑:在报销凭证上直接加上座位信息、让报销的人少打一张购票信息单不是更环保吗?

从沈阳来出差的王先生告诉记者,自己要从杭州出发去上海考察,这一趟差旅用身份证进出站挺方便的。“这种转变也是出于环保考虑,我觉得现在是过渡期,总得有个适应过程吧。”他说,除了12306,自己也经常用携程app买票,那就需要打印购票信息单或者进站后通过大屏查询检票口信息,希望第三方软件未来也能有更多便捷的信息提示方式。

“如果是自己出去一般不取票,但如果要报销还是需要取一趟。”李先生和女朋友告诉记者,虽然现在操作也很方便,但如果未来报销凭证能像互联网汽车一样,通过线上方式直接获取电子发票去完成报销,会比现在更方便。

“我是陪着我母亲和家里的阿姨一起来杭州看望朋友。”刚抵达杭州的杨女士告诉记者,所有的车票在出发前就按座次买好,如果父母单独出行,自己也会提前做好准备工作,亲自送他们到高铁站。

“他们自己出门也完全没问题,”杨女士表示,自己母亲快80岁了,但经常跟着自己出行,对这些新操作也都能搞定。但她也担心,车站人流量大的时候老年人可能会受到拥挤影响,“不知道未来的车站会不会考虑针对老年人设置一些快捷通道?”

港澳台和外籍人士

希望同享无纸化便利出行

在杭州东站地下一层,一位引导员告诉记者,自己本来是在车站负责售票的,但由于“无纸化”改革的推行,转而来做乘客引导。

“现在要打印纸质票的乘客比起以前少了很多,只有少部分乘客还会通过人工窗口来购票或者索取报销凭证。”说话间,四五个非洲客人前来咨询如何购买去往上海的高铁票,他们就属于还必须通过人工窗口购票的人群。

也有人对意外情况如何解决表示关心。一个月三分之二时间都在出差的田先生表示,自己早已经习惯了刷身份证无纸化出行,但这次女朋友忘了带身份证,打印了临时身份证来人工窗口排队,“排队时间太久了,赶车都快来不及了。”他觉得,这比手机没电还容易出岔子。

台湾同胞翁小姐则刚刚通过自助机器取了一大沓报销凭证。“我必须要通过那种写着‘兼港澳台通行证够取票’的机器来取票,但已经比以前要去窗口方便多了。你看,我这次就是出差回来一次性取了这么多次的报销凭证。”翁小姐希望,境外人士的高铁票“电子化”也能尽快跟上步伐。

“我刚刚帮我朋友买好票。”在人工窗口附近,记者遇到了97年生的陈先生和他的台湾朋友林先生。陈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是绍兴人,明年初即将前往新西兰读设计专业研究生,在新西兰学语言期间与林先生成为朋友,并邀请他首次来到大陆旅游。

“我把林先生的证件号输入12306客户端后必须来人工窗口排队完成核验,耽误了不少时间。”陈先生认为,这次回国,同属于“新四大发明”的高铁和移动支付的便利都不能通过林先生本人的体验很好地进行展示,这让他感到有些遗憾。

“对于有居留证的港澳台同胞来说,他们已经可以享受到出行便利,但对于短暂前来旅游的同胞乃至国际友人,我希望铁路系统未来也能在系统互联和便利化方面有更多升级改进。”此外,陈先生建议,12306客户端未来也可以像航空客票学习,联动手机端的卡包等入口,实现更便捷的查询和管理。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