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12℃-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一年增7家上市公司 四句话道出滨江这个“双料第一”的奥秘 

2019-12-12 07:51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夏丹 章卉 设计 张源

铛……随着一声浑厚悠长的锣声,12月11日上午,来自杭州高新区(滨江)(以下简称“滨江”)的当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挂牌上市。就在昨天,同样来自滨江的杭州启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在港交所鸣锣上市。

当虹科技入列,让滨江上市公司的family成员增加到49家。“2019年是自1996年以来,新增上市公司数量最多的一年。”高新区(滨江)主要负责人表示,今年滨江新增上市公司7家,在全省县(市、区)“上市公司数量”这项“竞技比赛”中,高新区(滨江)拿下了新增和累计上市公司数量的“双料冠军”。

生长出了数十家上市公司,这块约72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

01

一年增7家上市公司

当虹科技今天登陆科创板,市值达到了62.22亿元。这也是A股市场最新的一家浙大系企业。

招股书显示,当虹科技是一家致力于智能视频技术算法研究的科技公司。目前,在高质量视频编转码、智能人像识别、全平台播放、视频云服务等核心算法方面,当虹科技拥有一系列自主研发成果,公司的主要客户群体集中在文化传媒和公共安全等领域。

“股票代码:02500从0开始,坚持中国式阿甘精神专注于创新,力争实现下一个0的突破。感谢这个创新的伟大时代。”11日凌晨,启明医疗创始人訾振军在朋友圈表明心迹。就在几个小时前,启明医疗在港交所上市。

2009年,訾振军带着一群技术员,极其低调地在滨江组建起一家新的医疗公司。经过10年发展,启明医疗已经成为中国心脏瓣膜产业发展的旗帜和标杆,拥有多项填补国内外空白的产品。截至目前,启明医疗全系“中国智造”瓣膜产品已经走进全球近30个国家和地区,足迹涉及亚洲、欧洲、南美和北美地区,为2000余位患者打开心门重获新生。

记者注意到,自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以来,滨江企业上市明显跑出了加速度。截至目前共有5家企业获得受理,4家企业成功上市,过会和受理企业数量位居全省各县(市、区)首位。

“科创板好像为我们量身定制的一样。”超额完成今年上市公司培育数量,滨江发改局金融科科长朱继真诚地为科创板叫好,为滨江企业喝彩。

加上今年4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的迪普科技、10月在纽交所上市的网易有道、12月在港交所上市的启明医疗,杭州高新区(滨江)全年上市企业达到7家,企业上市数量创历年新高。截至目前,滨江自主培育上市企业数累计达49家,新三板挂牌企业106家。

2019年,滨江新增和累计上市企业数量居全省各县(市、区)第一,跑出了挂牌上市的“滨江速度”,形成企业上市培育的“滨江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滨江在去年提出了“力争到2025年实现百家上市公司”宏伟目标。 

02

第一背后的滨江模式

“你刚进来的时候,我正在接待一家区里的金融软件企业,来咨询‘凤凰计划’。它今年利润超过了3000万元,上科创板的条件比较成熟。”留着一小撮长胡须,极富艺术家气质的朱继,说起话来像放连珠炮一样快。

自2009年滨江区发改局设立金融科以来,他一直在这个条线服务,从最初的孤身一人,到现在增加到五六位同志。

人多了,朱继反而更忙了,尤其去年科创板放开以后。“从那以后,平常一天至少七八家企业来咨询相关事情,多的时候一天要接待十来家企业,都是来咨询上市的事情。”他说。

在他眼里,滨江成为上市公司聚集地,是多重因素的合力。“高新区成立之初的体制优势,让滨江积聚了一大批成长性好的高科技公司,抓住了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机遇,这是今天滨江厚积薄发的基础。同时,一批龙头企业,带动了一大批行业高新项目集聚,一大批科创企业的集聚和一大批优秀人才的集聚,从而激发了整个区域的创新创业热情,最终形成了良性的资本市场氛围。对资本市场而言,氛围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说前两者是客观有利条件的话,他认为“政府重视”是有利的主观条件。自省里出台“凤凰计划”以后,滨江区马上跟上,从企业股改、上市、融资等全流程都配套了相应的政策。

对此,刚上市不久的安恒信息董事长范渊有话要说。“2007年,我第一次来到滨江时,就感觉这里像硅谷。12年过去,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这个感觉是对的。”

嘴角总挂着笑容的范渊,回忆起安恒创业12载的历程。“在公司每一个关键发展阶段,尤其每一次面临困难时,他们总是及时提供援助,包括帮忙对接投资人,提供优质的办公场所,还有上市过程中的种种辅导和提供便利。”他说,“但一些主要职能部门在区政府大楼的办公楼层,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换句话说,因为他们的服务到位,所以我的精力都用在了公司发展,而不是跑部门上。”

“滨江有句响亮的口号‘不叫不到,随叫随到,服务周到’,现在还有‘说到做到’。看上去几句话,但是真要做到并不容易。”范渊认为,对一家企业而言,需要构建自己的生态体系,对一个地方亦如此。滨江产业土壤肥沃,但这还不够,企业发展要靠政府营造的良好生态,比如需要水的时候不能断水了。

除了到位的服务,滨江支持企业上市舍得真金白银来投入。记者了解到,滨江区对股改过程中产生的对区贡献都以各种形式进行返还。区内一家互联网企业因此兑现了1亿元的返还。

将科技型创新企业作为培育企业上市的主力军,目前滨江拥有IPO梯队企业22家、pre-IPO梯队企业40家,在证监局辅导的企业8家,报会5家,过会2家,构建了充足的上市后备梯队体系。

03

江阴板块VS滨江板块

在中国,上市企业集聚的县(区、市)并不少见,比如我们的邻居——制造业发达的江苏省江阴市。

与不到而立之年的滨江不同,江阴可谓历史悠久。因地处长江之阴而得名的江阴,自古便是中国纺织工业重镇。早在宋时沿江一带广种棉花,土布生产随之兴起,自明清始成为农家主要副业,素有“日出万匹,远销南洋”之誉。机修、翻砂、粮油加工等也在许多集镇初现,成为乡镇工业的“胚胎”。

乡镇企业萌发,历经“村村点火、处处冒烟”的积淀,造就了江阴发达的民营经济。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当许多民营企业对资本市场一知半解时,江阴已率先踏上上市之旅,形成了中国资本市场独特的“江阴现象”。通过上市,不仅解决了民企融资难、融资贵的难题,也推动了企业规范化治理,为下一轮大发展积蓄了能量。

截至2018年底,江阴共有上市公司48家、新三板挂牌企业54家,另有上市后备企业100家、新三板后备企业120家,上市公司总数连续多年位居全国县级市首位。

在梳理两地的上市公司时,不难发现,两者的产业基础迥异,滨江以新一代互联网技术为主线,而发达的制造业是江阴的底色。比如,滨江有安防双雄海康、大华,而“中国A股第一县”江阴还是“中国先进制造业第一县”,拥有扬子江船业、阳光集团等制造业龙头企业。

正如列夫·托尔斯泰所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在翻看两地培育上市公司的相关资料时,记者找到了不少相通之处。

领导重视——

在今年5月“江阴发布”的一篇文章中,记者读到这样一段话:在江阴企业界,有一段“市委书记密集走访100家企业”的佳话。2017年5月初至9月底,无锡市委常委、江阴市委书记陈金虎历时140多天,通过27次密集踏访,一口气走访了100家上市后备企业。

而就在昨天,记者采访朱继时,从他口中得知,今年滨江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带着各部门逐一走访拟上市企业,现场办公解决问题。

优化服务——

在江阴,顺应市场需求主动作为,正是江阴“强服务”的最鲜明特征。而在滨江,“不叫不到,随叫随到,服务周到”已升级为“随叫随到、服务周到、亲清精到”,这不仅是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作为。

有趣的是,滨江第一家上市企业东方通信在1996年上市。而同一年,江阴将“资本经营战略”提上日程,迅速成立了由13个部门组成的“企业股份改制上市指导小组”,为企业上市担当“高参”和“智囊”。1997年2月,“兴澄股份”(现为“模塑科技”)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江阴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其实无论滨江还是江阴,都在资本市场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单从上市公司的数量比较,意义并不大,最最关键的还是看上市企业质量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对滨江而言,持续为创新企业落地、生根、成长、壮大,提供适宜的生态,才是重点。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