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12℃-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弄潮·漫评丨哪一个哺乳妈妈,不曾经历母婴室尴尬时刻? 

2019-12-11 16:12 |浙江新闻客户端 |评论员 张萍

作者/李宏宇

如果不成为一个母亲,永远不知道母婴室对哺乳期女性的重要性。最近,有杭州媒体做了一番实地走访调查,发现公共场合的母婴室越来越多了,但一些细节上还不尽如人意。笔者也经常在育儿群中,听到宝妈们讲述公共场所使用母婴室的尴尬经历。

最常见的问题是关键时刻找不到合用的母婴室。孩子七个月的时候第一次坐高铁出行,兴奋之余干了点“坏事”,我和母亲闻到气味袭来,为了不打扰其他乘客,马上离座为他清理。听说我们找母婴室,清洁人员努努嘴巴为我们指路,但抱着23斤的胖娃穿越四节车厢,只找到一间残疾人洗手间。进去环顾四周,没有尿布台、没有座位、没有挂钩、没有插座。箭在弦上,我只能使出新手妈妈的毕生绝学,举擦提揩、辗转腾挪,姿势自然很诡异。收拾完我已浑身大汗,母亲的外衣蹭上了一圈污渍。直腰出门,忽然发现马桶上方有一块“面壁”的板子,恍然大悟,原来这块板子就是所谓的母婴设施。造价七个多亿的复兴号,原来只为宝妈和婴儿们留了一块板子,还设置在全列车细菌最密集的抽水马桶上方,设计者真有想法。高速服务区内同样有这样的尴尬,太湖服务区母婴室面积幅员辽阔,约莫有二十多平米,但是只有脏兮兮的婴儿床和爬行垫,垃圾桶、清洁工具和大型拖地机就摆在婴儿床边,称之为杂物间似乎更准确。

不光低配版母婴室设施简陋、管理马虎,高配版母婴室也有很多不合理之处。近些年许多城市商业综合体拔地而起,宝妈们惊人购物力,似乎为她们争取了一席之地,母婴室也“有幸”被很多高档商场列入规划。但是推开一些网红商场母婴室的门,也常会被规划者们的“粗心”吓到。杭州某著名商场的母婴室,大理石、金拱门,挑高屋顶,处处散发出精致气息,然而偌大的空间里只有洗手池和豪华版热水器,最基础的尿布台和座椅却不见踪影。这种买椟还珠的设计,让人哭笑不得。宝妈们需要的不是故作姿态的迎合,而是从婴儿基本需求出发的人性设计。

既不形同虚设,也没有设计过头的母婴室有没有呢?有。杭州东站今年推出的移动母婴室就是小而美的代表。两三平的空间,功能齐全,环境温馨,位置也很明显,还有在线预约功能,体验很好。但是因为某些人社会公德意识欠缺,也瞄上这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空间。我曾无奈将一位玩游戏的大学生从移动母婴室内撵出,大学生自然很不愿离开这个可以边充电边“吃鸡”的小窝。杭州某知名商场也曾因为母婴室被拍照网红占领而上热搜。如何让母婴室“专室专用”,还需要公众配合理解,需要得体的宣传引导。

向社会要一间友好的母婴室,不是矫情。母婴室虽小,用途很大,意义很深。如果不是自己当了母亲,我不会意识到身边的哺乳妈妈群体如此巨大。随着二胎时代来临,这个群体只会越来越大。同时,为了提高下一代人口素质,世卫组织建议母乳喂养到两周岁。很残酷,催生压力和哺乳压力、照顾压力传导到末端都是宝妈的压力。对于家庭和工作要兼顾的现代女性来说,一间适时出现的母婴室,是她们感受社会支持的重要来源。母婴室服务的不是小众人群,而是绝大多数女性都会经历的特定阶段。母婴服务需求巨大而隐形,往小里说关系母亲和孩子的尊严,往大里说关系国家民族未来。

进步看得见,但是还真不够。如今,越来越多地方政府将母婴室建设列入民生事项,许多有社会担当的企业也加入到母婴室推广队伍中来,越来越多公众能理解妈妈们拒绝在大庭广众下哺乳、换尿布不是无理需求,值得欣慰。只不过在具体推行过程中,还存在很多 不走心做法,导致政策善意无法尽数体现。尽快补上这一课,完善母婴室配置,提高这一社会文明标记线的位置吧。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