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12℃-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住建部杭州开了个会 得出一个可能影响全国的结论… 

2019-12-10 09:2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方臻子

今年7月底,浙江用不到三年时间,干成了一件大事——全面完成全省1191个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任务,成为全国唯一对小城镇进行全面、彻底、全域环境整治的省份。紧接着,浙江又要开启高水平建设美丽城镇的新征程。

12月4日至6日,全国小城镇建设工作现场会在杭州召开,这是一场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村镇建设司从全国建设系统层面对高质量开展小城镇建设,进一步推进政府、社会、群众共建共治共享机制建设的大会。

涌金君也参加了这个大会,从会上听到一个消息:住建部关于开展小城镇人居环境整治的指导意见即将下发。这意味着,全国全面整治小城镇环境的号角,即将吹响。

住建部点赞浙江小城镇

放在几年前,浙江的小城镇,可能和全国大多数地方的小城镇也差不多:“野蛮生长”,脏、乱、差等问题不同程度地存在。 

小城镇,一头连着城市,一头连着农村,可当时的环境却是“既不如村、更不如城”。 

城市,由于有制度设计,有内生动力,能够自主发展;乡村,又受到各级的重视,也发展得很好。但是居于中间的小城镇就比较尬了:内生动力不足、外部支持缺乏。 

但是,这些小城镇里,却住着全省三分之一的人口,辐射带动三分之二的浙江人口。2016年,浙江将目光牢牢锁定在这个“短板”上,浙江省委、省政府启动实施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对全省1191个小城镇实施以“一加强三整治”为主要内容的全域整治行动,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通过加强规划设计引领,整治环境卫生、城镇秩序、乡容镇貌,彻底解决小城镇面临的“脏乱差”问题。 

到今年7月底,我省提前半年全面完成全省1191个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任务,全省小城镇实现美丽蝶变,有力助推了乡村振兴,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

这就做完了吗?答案是没有。9月6日,浙江在建德开了一个高规格的会议,提出要建设“环境美、生活美、产业美、人文美、治理美”的新时代美丽城镇。目标是到2020年,100个小城镇率先达到美丽城镇样板要求,确保到2022年所有小城镇达到美丽城镇基本要求,到2035年高质量全面建成美丽城镇。

浙江的这些做法,得到了国家住建部的点赞。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村镇建设司村镇建设处处长苗喜梅表示,浙江小城镇建设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的创意无处不在;问计于民、共建美好家园的信念无处不在;一线干部充满情怀、攻坚克难的精神无处不在,这为全国提供了可学习借鉴的实践模式。

从浙江的经验来看,开展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既是补齐小城镇短板的民生工程,顺应了群众对美好生活环境的期待,也是推进小城镇高质量发展的切入点,有利于提高小城镇服务周边村民生活的服务能力,助力乡村振兴,更有利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起到就地就近城镇化的关键作用,促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发展。

不是会撞车的“网红脸”

涌金君也跟全国与会人员一起,考察了萧山义桥镇、楼塔镇、富阳区常绿镇、桐庐县莪山畲族乡4个乡镇的小城镇建设工作。初冬的江南,我们行走在充满诗情画意又各具特色的小镇,聆听他们脱胎换骨、破茧化蝶的“小镇故事”。

常绿镇是浙江省革命老区镇,常绿镇始终围绕“红绿篮”三色融合发展。“红色”指常绿红色旅游资源丰富,有蒋忠烈士墓、江南县工委等一大批红色旧址,是金萧支队和蒋忠领导路西自卫队的根据地。目前以正在建设的“1+7”(新四军二渡富春江纪念馆和7个红色旧址)红色综合体为中心,辐射建成区党史教育基地和6个红色小节点。这里是常态化开展红色纪念活动、传承“红色基因”,形成“红色记忆”的理想目的地。“绿色”指常绿生态环境优美,“篮色”指常绿篮球氛围浓厚。

莪山畲族乡是杭州市唯一少数民族乡,“中国畲族第一乡”。莪山以山哈风情街区串联起西金坞畲族体验集聚区和山阴坞历史文化传承区,拆除大樟树区块破败房屋,做好拆后利用,建设畲乡彩带馆,优化提升民族文化广场和口袋公园,打造传承畲技艺的非遗街区。在细节上,将畲族非遗的彩带符号、盛产的毛竹、石头等元素融入沿街立面、里弄小巷和景观节点改造,并在主要道路的两侧云用3D墙绘、铜板雕塑等手法将畲乡百姓生活和民俗上墙展示,推进畲乡文化的生活化和有形化。

只有富裕的省份才能干吗?

实施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政府是不是花了很多钱?是不是只有像浙江这样的富裕省份才有实力做?

涌金君发现,这是来自全国住建系统的人,最关心的问题。考察中,有许多人告诉涌金君,浙江小城镇整治的确做得非常好,但也有赖于浙江的经济发达,比如义桥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能投资4.5亿元,楼塔能投入1.2亿元。但在他们那里,政府没这么强的实力,小城镇整治行不通。 

浙江的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这么多投入从哪里来的?投入后有产出吗?

浙江的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其实是丰俭由人的。浙江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也依然存在,因此整治讲的是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要“花小钱,办大事”,富阳常绿镇的整治总投资2849万元,莪山更少,只有1900万元。

“此外,浙江坚持市场化的机制来推动。”张奕介绍,一方面,政府本身就会对集镇的发展有投入,另一方面,浙江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来保障资金的筹措。除此之外,还有来自金融机构贷款、PPP甚至乡贤以及社会组织的捐款。

当小城镇的产业向美丽经济转换,产生的经济效益远远超过投入。其逻辑是:环境整治后,在乡镇人民政府手上的集体资产会大大增值,这就为整治提供了内生动力。比如说,在建德梅城,一间门面房整治前租金一年7千,整治后一年7万,涨了10倍,这是本可以算得出来的经济账。更不要说其中的民生账。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