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0℃-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中职教育如何越走越宽 国际范的宁波外事学校揭晓答案 

2019-12-03 07:42 |浙江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梁建伟 竺佳 沈听雨

罗马尼亚的德瓦,静谧而美丽。

北京时间深夜,宁波外事学校的语文老师王正通过微信告诉我们,她刚刚给当地一个班的孩子上了第一堂课。这些孩子中文基础有些差,但他们对学习中文非常感兴趣,一堂课下来没有看到有学生开小差,每个人都学得非常认真。

3年前,宁波外事学校在罗马尼亚开办分校,与当地德瓦艺术中学合作组建了中罗(德瓦)国际艺术学校,这是全国中职教育在境外办学的首次尝试。今年11月16日,王正和蔡飞被派遣到罗马尼亚分校,这已经是学校派出的第6批教师了。

近年来,我国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释放出多项红利,但作为职业教育的基石,中职教育一直在国家需求与百姓选择的矛盾中,在“应然”重要与“实然”次要的夹缝中求生存。在多数人看来,中职学校并不在“好学校”的范围之内,也不是他们的第一选择。

然而,作为一所中职学校,宁波外事学校过得很滋润,不仅录取分数超过一些普高,还把分校办到了国外。是什么让一所中职学校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又是什么促使这所学校开创境外办学先河?我们能不能从这所学校的60年办学历程中,探寻中职学校如何蓬勃发展之路?

日前,我们走进宁波外事学校,寻找答案。

小语种专业受外企欢迎

欧式建筑群错落有致,剧院、咖啡馆点缀其间,刚踏进宁波外事学校的校门,一股浓浓的国际范儿就扑面而来。

漫步校园,道路两旁的路灯上挂着印有学校校徽的标识牌。细看校徽设计,盾形图标,配以花纹和绶带,图标上是宁波外事学校全称的英文缩写“NBFAS”,绶带上则是学校校训“心向善、志高远”的英文翻译“Be virtuous & aspiring”,蓝色与咖啡色互相呼应。

步入教学楼,学生正在上课。3楼教室外的过道上,一排书架上摆放着各种语言的杂志、书籍;从一间间教室门口经过,入耳的是各种我们听不懂的语言:韩语、日语、德语、法语……

下课了,充满朝气、身穿洋气校服的学生从教室里有序出来,看到教室门口我们好奇的目光,一个个主动说一声“老师好”,然后结伴而去。

半个小时的校园游,让我们充满好奇:明明漫步在一所本土中职学校,为何仿佛走进了一所国际化学校?

“一切源于2000年,当时学校主动放弃了计算机、化工、汽修等热门专业,将英语、日语等语言专业扩展到了德语、法语、西班牙语、俄语等小语种,重新构建了商务英语、经贸日语、商务韩语等专业。”宁波外事学校副校长张军辉解答了我们的疑问。

我们了解到,宁波外事学校的前身是1959年的宁波市工人教师培训班,随后历经多次办学模式的调整,于2002年在老校长俞毅的带领下进行了办学60年历程中的第一次转型。

“当时,学校开设的金融、燃气等专业,还是比较受欢迎的。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突然放弃这些热门专业,反而去专攻就业需求并不大的小语种呢?”

张军辉对我们说,一个主要原因是,当时宁波市港口发展正经历着历史性突破,对外经济合作成为宁波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手段,“走出去”战略取得初步成效。随着宁波城市功能定位的日益清晰,区域外向型的港口经济特征越来越明显。随之带来的是对外语人才、特别是复合式技能型人才的大量需求,学校及时调整办学策略,致力于培养面向宁波区域经济发展的中级涉外人才。

第二个原因,当时宁波市教育局发现市内各个职业学校的同质化竞争激烈,开始鼓励各校开展特色化办学。

“正是因为这些因素,当时学校相信,未来是开放的,宁波对于各类外语人才的需求将会更大。”张军辉是学校2002年开办德语班时的第一届班主任,他见证了瞄准国际化办学带来的变化:“小语种专业一经开设,就受到外贸企业的欢迎,尤其是日语、法语、德语专业的毕业生,企业用人甚至需要提前1年预订。”

目前,宁波外事学校开设的小语种专业数量,居全国中职学校之首。学校还与澳大利亚西悉尼TAFE学院、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三方合作,组建了宁波TAFE学院,被澳大利亚技能质量监督署誉为“中国境内最成功的TAFE项目”。

音舞影视戏广纳特长生

如果说小语种专业是宁波外事学校办学特色的一只翅膀,那么艺术特色是学校的另一只翅膀。

张军辉介绍说,2001年时,学校开设了第一届艺术专业。不久之后,宁波市提出了“文化大市”建设战略,高度重视宁波文化艺术产业的发展。根据“艺术资源优化整合,统筹提升”的原则,也因为学校的艺术专业发展得不错,于是在2006年,把原属于文化系统的宁波市文艺学校划归教育系统,并入外事学校,学校的艺术专业发展也有了更大的提升空间。

我们在宁波外事学校不仅感受到了国际范儿,还体验到了浓厚的艺术气息。校园广播,放的是交响乐;学生课间操,跳的是踢踏舞,还有华尔兹舞。

与学校教学楼对称的位置,是艺术实训楼——学校艺术专业的主要实训场地。张军辉告诉我们,这里面有琴房165间,排练厅17个,还有一个独立的学前教育校内实训基地。

在二楼的一间舞蹈排练厅外,我们听到里面传来老师的声音:“你这个踢腿不行,力度不够,重来!”探头进去一看,一位老师正在给3名男生上课——压腿、旋转、踢腿……

上课的老师叫赵世奇,上海师范大学舞蹈专业毕业,在这里当舞蹈老师已经12年了。

赵老师告诉我们,男生班的学生刚进来时,都是零基础,“白纸一张,但是只要能吃苦,以后肯定有出路。”

男生黄思宇站在我们面前,1.78米的身高,很帅气。他告诉我们,自己在读初中时就参加了舞蹈社团,初中毕业后权衡再三,决定走艺术生这条路,“以后考一个好的大学,毕业后当一名舞蹈老师。”

这条路不好走,有泪,更有痛,但他都坚持了下来。每天早晨6时不到,他就要起床练早功,“刚开始,双腿只能打开45°,后来90°,到现在180°”黄思宇回忆道,“那时每天晚上几乎都是哭着入睡的,就怕第二天的软开课,一想到老师要给我们压腿,就紧张地睡不着觉。”付出总有回报。宁波外事学校艺术类专业本科录取率高达98%,重点艺术院校录取率53%以上。许多优秀学生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北京舞蹈学院、中央民族大学、上海戏剧学院、丹麦皇家音乐学院、荷兰皇家音乐学院、波兰克拉科夫音乐学院等著名国内外艺术院校。

这也让许多热爱艺术的学生,看到了在普高外的另一条升学之路。如今,学校每年的艺术招生都会吸引一大批有艺术特长的学生,最热的专业录取率达到了7比1。学校的音乐、舞蹈、影视表演及地方戏曲(越剧、甬剧)等四大艺术专业,让400多名艺术学生找到了今后人生的目标。

宁波外事学校党委书记黄宣忠说:“江浙一带,居民经济条件较好,家长们都舍不得孩子早早工作,总希望他们能多读一点书,所以大部分学生中职毕业后,选择继续深造。”

广揽一带一路师资

在实训楼一楼的一间排练厅里,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宁波市技能大赛的校内选拔,学校要从9名学生中选出4人,参加市级比赛。

从排练厅走出来一个男生,他叫张赫,高三学生,7岁就开始学钢琴,立志把音乐这条路走到底,把西洋乐与中国传统音乐结合,让中国古典音乐更符合现代人的口味。

张赫告诉我们,他正在准备一次重要考试,“我想考波兰的克拉科夫音乐学院,明年6月去波兰考。”

原来,宁波外事学校跟波兰克拉科夫音乐学院有着密切的艺术交流。每年,波兰克拉科夫音乐学院的钢琴大师都会来到学校,指点学生钢琴技艺。张赫连续3年听过波兰老师的课,并得到了“洋教授”的赏识,他们建议张赫去参加克拉科夫音乐学院的招生考试。

无独有偶,张赫的钢琴老师张炎龙今年5月考入了克拉科夫音乐学院,准备花3到5年时间攻读博士学位。黄宣忠对我们说,宁波外事学校国际化是一步步起来的,“以前是引进来,现在是走出去。”

2016年10月,宁波外事学校在罗马尼亚开办分校,与德瓦艺术中学合作组建了中罗(德瓦)国际艺术学校。这是全国中职教育在境外办学的首次尝试。

张炎龙对我们说,中罗国际艺术学校开学仪式上,他有幸作为宁波外事学校的第一批派遣教师,亲临现场。“回来已好些年了,但仍有罗马尼亚的学生给我发邮件,感觉自己好像还在那里教钢琴!”

黄宣忠说,这个项目的首批学生即将于2020年完成学业,其中已有6名同学表达强烈意愿,希望能来中国读大学,继续深造。

“说起来得感谢‘一带一路’倡议。这几年来,以中国(宁波)—中东欧国家教育合作交流会为契机,我们与罗马尼亚德瓦艺术中学、波兰克拉科夫音乐学院等多所国外知名院校结成姐妹学校,在引进国际优质艺术资源、师生互派等方面进行了多次尝试。”宁波外事学校分管教育国际化的副校长何新哲在一旁补充道。

自2016年起,正是以“一带一路”倡议为依托,宁波外事学校与匈牙利李斯特音乐学院、芬兰西贝柳斯音乐学院、荷兰皇家音乐学院等国外著名艺术院校合作,一方面积极引进优质教育资源,另一方面为学生的后续发展、出国留学等提供通道。2018年,芬兰西贝柳斯学会在宁波外事学校设立“芬兰西贝柳斯学会宁波音乐艺术教育基地”。

在今年10月举行的第六届中国(宁波)—中东欧国家教育合作交流会暨“一带一路”国家教育合作高峰论坛上,宁波外事学校又与爱尔兰维利尔斯中学签署合作办学意向书,两校将在艺术交流、师生互访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

我们了解到,宁波外事学校还积极融入宁波市“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人文交流门户区建设,依托宁波市(杭州湾)青少年实践基地,开展“宁波·中东欧青年学生汉文化体验项目”。目前,汉文化体验中心已列入宁波教育“一带一路”国家职业教育合作发展三年行动计划首批重点建设项目。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