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雨8℃-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半只眼”的微书匠人 

2019-12-02 10:08 |柯桥传媒集团 |全媒体记者 范红梅 郦曼丽 文 赵炜 摄

  从小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存0.12,如若命运只留给你这“半只眼睛”,漫漫一生,你将如何度过?

  在柯桥,有一位75岁的艺人,凭借着一股执拗的匠心,以远超常人百倍的努力,不借助任何高科技工具,在一把把小小的棕扇上,坚韧不拔地书写了近40年,这些密密麻麻的针尖小字将“微书艺术大师”“几近失明的残疾老人”两个标签紧紧融合在一起。他就是国家一级高级技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2019“浙江工匠”蒋炳贤。

  一扇万言,精美绝伦。他先后书写了《史记》《论语》《孙子兵法》等的扇面真金微书作品,总计25万字,荣获全国、省、市各种殊荣34项。这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坚韧,不禁让人感叹,命运关上了一扇窗,却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心灵的窗,如果你不放弃,阳光总会照射进来。

  几近失明,潜心学艺练就笔下功夫

  近日,记者来到蒋炳贤家里采访。在小小的会客室里,只见联合国、全国、省级等各类奖杯、奖牌、奖状和证书将两个三层的大橱柜挤得满满当当,记录着主人一路走来的风雨和彩虹。在靠近阳台的角落,一张木桌摆放得端端正正,并不宽大的桌面上井井有条地摆放着书籍、台灯、放大镜和各种笔。老蒋就在这里长年累月用他微弱的残存视力,创作出一件件精妙绝伦的微书作品。

  蒋炳贤拿他的“心头宝”向记者展示,只见这把12寸折扇上面密密麻麻用金粉书写了6万多字,完整写上了《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高倍放大镜下,每一个字笔画清晰、字体工整,又不失行书的艺术精髓。

  “小时候因患天花,导致左眼失明、右眼弱视,性格也变得内敛,不善与人交往。”蒋炳贤回忆,家中祖祖辈辈从事扇面艺术,家风浸染,使他也选择了扇面书画艺术创作之路。

  然而,对于一个视力残疾者来说,学书法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一切全靠自己摸索,14岁时先从行楷写起,直到26岁能写蝇头小楷,再后来,微书也能写了。”老蒋告诉记者,古籍繁体字笔画多、结构复杂,连书本上的字看起来都模糊不清,还要将它书写到一平方毫米左右的范围内,亲戚朋友都说这个小伙子“着魔”了。

  “放大镜一面不够就用两面,哪怕一天只完成一个字,也要写。”漫漫长夜,孤灯作伴,浩瀚文海,给了他精神的支撑。每天十多个小时,日日皆然。整整两年,唐诗七百首、宋词三百首硬是被他浓缩在了9寸扇面上,计7.4万字。这是他的第一个真金微书作品。

  最后一点余光,为祖国而作

  由于长期从事微书创作,用眼过度,蒋炳贤的眼睛出现了严重问题。“医生形容我的眼睛好像拉链一样,一点点在拉拢,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光,彻底失明。”蒋炳贤坦言,这一噩耗传来,他第一反应除了害怕,还有席卷而来的焦虑。

  “趁着没有彻底失明之前,我还想写一件作品。”彼时,正逢十九大,蒋炳贤一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幸福成果而感怀,“这最后一点余光,希望为祖国而作。”于是,他立志完成最后一件作品: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书写到一把纸扇的一个扇面上。

  青光眼是导致人类失明的三大致盲眼病之一,在急性发作期24至48小时即可完全失明。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创作。蒋炳贤每天6点半起床开始书写,直至后半夜2点多才睡。“累了就头靠在工作椅上闭会眼。”老蒋说,由于左眼不断萎缩,经常发炎,从而影响到右眼,视力愈发昏暗,眼睛里面像有无数粒沙子在滚动。而且微书创作,必须屏住呼吸,控制落笔,不然一笔写错,便是全功尽弃,又要从头来过。无论对眼力、体力还是精力,都是一个考验。

  如此,蒋炳贤只好写几个字,滴一下眼药水,闭目养神一会儿,再开始写……一年下来,眼药水就用去了30多瓶。而严重颈椎病已使他无法控制呼吸,但是对于微书来说,每一笔都马虎不得,有时候写一晚上就是一两个字。更有甚者,他常常感到头晕脑胀,双脚肿得连鞋也穿不进,严重的颈椎病使他疼痛难忍,还多次晕倒在地,送往医院抢救。

  唯一心愿,想把这一作品捐给党史馆

  两盏台灯、两面放大镜和一副一千多度的老花镜,竭尽全力,不分昼夜,老蒋拼了命与时间和病魔赛跑。

  妻子和儿子们对他的拼命创作都深感不安。蒋炳贤的老伴说,每次吃饭催很多次都叫不过来,一天也只睡4小时,家人都为他的视力和身体担忧,但他还是固执地坚持写下去。“一件真正的作品,缺少一行、缺少一格,都称不上完整!”老蒋在这件事上,很是固执。

  真金微书所用的真金粉是粉状颗粒物,蘸在笔尖上又粗又黏,想要在一平方毫米左右的位置上把字写得工整带笔锋,困难可想而知。为创作这一作品,他用坏了130多支狼毫笔。“笔和金粉的成本也花了几万元,写成后我打算捐给党史馆。”蒋炳贤说,《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和十九大报告微书,这是他一生中所花精力和时间最多,也是他感觉最珍贵的作品。目前刚刚创作完成,等参加完近期的相关比赛,他将马上与党史馆联系捐赠事宜。

  近40年来,蒋炳贤微书创作的《唐诗七百首》《宋诗三百首》,包括后期5万字的《论语》、10万字的《史记》,将国学经典以精微艺术形式展现在全棕黑紫扇上,受到韩国、新加坡等地海外友人的喜爱。

  “没别的心愿,只希望集国学文化、汉字文化、扇子文化于一体的扇面微书艺术能带向世界,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尽一份力。”老蒋道出了他朴实的愿望。

  采访最后,蒋炳贤望着刚刚创作完成的作品,轻声告诉记者,他的心愿完成后,他会积极配合家人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争取延缓视力衰退,多看一眼这个越来越富强美丽的国家。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