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4℃-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这项工程浙江用16年捧回联合国大奖!今天又提出新目标 

2019-11-08 20:33 |浙江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许雅文

640.webp

作为美丽乡村建设的发源地,浙江在这方面的一举一动,或多或少折射出未来的乡村愿景。

11月8日,浙江深化“千万工程”建设新时代美丽乡村现场会在天台召开,省委书记车俊、省长袁家军双双出席。连续16年,浙江每年选择一个典型县市,召开“千万工程”现场会推进工作。

但此次的会议,从时间节点和意义内容上都尤为特殊——十九届四中全会对乡村振兴提出新要求,“千万工程”捧回联合国“地球卫士奖”,中办国办发出通知要求深入学习浙江“千万工程”经验……

如此多的光环和荣耀,这既是对浙江工作的充分肯定,但也意味着“不进则退”的压力——全国学浙江,浙江怎么办?

站在新时代起点上,对标国际一流,全域美丽的新路径在哪里,乡村业态如何更加丰富多元,标准化的乡村建设怎样求同存异?在此次会议上,涌金君和你一起找寻答案。

01

外有追兵,内有短板

640 (1).webp

会议上,11个县(市、区)作为浙江省新时代美丽乡村示范县获得表彰,至今,示范县大家庭扩容至23个成员。

自2003年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以来,美丽乡村成为浙江的一张金名片。2016年起,浙江美丽乡村示范县的大家庭不断迎来新成员,作为示范引领,它们以星火燎原之势,推动全省建设一批宜居宜业宜游美丽乡村。

但是放眼省外,放眼国际,对标一流,浙江还有很多空间要努力。

先看看咱们的“邻居”。涌金君注意到,上海市2018年实现农村生活垃圾治理率100%,2020年将全面完成农村村庄改造任务;江苏省已经在2015年全部完成所有行政村的村庄整治建设;安徽省一半以上的行政村,通过一系列改革措施,村集体平均增加5.1万元。

广东省的力度也很大。去年,广东全部县委书记来到浙江考察学习。2018年,广东省财政新增313亿元,超常规扶持省定贫困村进行美丽乡村建设。

而中部的一些省份,比如重庆、四川、贵州,力度很大,可圈可点的亮点也很多。

和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浙江差距也不小。德国农业从业人员约占总人口的2%,美国占比只有1%,而浙江的农业从业人口远远高于这些数字;我省的城镇化率68%,而韩国是91%,日本94%,美国为82%。

种种迹象表明,浙江要建设引领全国的高水平、高质量的美丽乡村,继续走在前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02

美丽乡村,仍有死角

640 (2).webp

虽然浙江美丽乡村建设走在全国前列,但也须保持一份清醒和自觉,我们的美丽乡村建设还存在死角,精品村的数量仅占10.52%。如何让所有的行政村、自然村的环境治理都能够达标,让每一个村庄、每一户农民,都有获得感和幸福感?

会议当天上午,涌金君参观了天台的美丽乡村。沿着天台县境内的323省道一路向西,未至平桥镇张思村,却已经进入“张思景区”。茅垟村的百亩荷塘可看可赏,湖井村的水果基地硕果累累,张思村的青创基地活力十足。

这片规划面积约13平方公里的区域,正在探索“片区化”发展,囊括了一个省级现代农业产业园区和周边的五个行政村,以现代农业为核心,发展文创产业和休闲产业。通过差异化定位,打造美丽乡村升级版,推动乡村振兴。

涌金君回想过去的采访,抱团、共同体、片区化,这些模式让人眼前一亮。

比如长兴,全县美丽“一张图”,太湖风情、江南茶香、农园新景、希望田野、梅映乌龙、山水古韵等六大产业乡村振兴示范带,增强了整体竞争力;

安吉县越来越多的乡村通过“多村联创”拉起了“朋友圈”,毗邻的两个或两个以上行政村实现了乡村的统一规划、统一运营、共建共享;

淳安县枫树岭镇28个行政村和大墅镇4个行政村结成“共同体”,相互借力共谋平衡、充分发展。

打造花园乡村的先行地,浙江美丽乡村建设告别单打独斗,以新布局彰显新时代特质,由点及面、串珠成链,让乡村从“一处美”向“处处美”提升。

03

多元产业,仍需发力

640 (3).webp

浙江的乡村旅游处处遍地开花。看似热闹的乡村游背后,其实已经出现了寒意。业内人士曾向涌金君坦言,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一些曾经火爆的农家乐已经出现住不满的情况。

这些都在提醒我们,乡村的产业根基还不够扎实。

8日上午,与会人员们实地考察了天台县的美丽乡村建设成果。赤城街道塔后村围绕康养产业打造和延长产业链的做法,令涌金君一窥浙江乡村产业的美好未来。

中药材资源丰富的塔后村,早已跳出传统一产,形成了“中草药种植+深加工+销售+服务+旅游”五位一体的产业链。塔后村引进工商资本种植莲花,并推出花茶、精油、香皂等十多种深加工产品;与中药材开发公司合作推出“养生贴”,还开设理疗馆、艾灸馆,康养产业在这个村庄实现了集群发展。

在塔后村,村庄道路建设、农房改造与发展民宿经济互为依托。村庄的好环境引来了工商资本开设高端民宿,与村民自主经营的民宿错位发展,相互补充。全村1180人中有150人经营民宿,民宿户均增收30万元。

跳出拼美丽、拼投入,走向拼里子、拼活力,乡村的价值正被更多的挖掘和激活。义乌市何斯路村,以历史古村、文化古街为主,开展以研学为特色的乡村旅游;偏远的龙泉市宝溪乡溪头村,以青瓷龙窑文化、竹建筑文化、民俗文化为依托,成为一座生态养生村庄。

面对乡村旅游遍地开花,竞争加剧的现状,多元化的新业态正在浙江各地涌现,越来越多的农民从卖农产品到卖风景、卖文化、卖乡愁,乡村产业呈现向高层次、多链条发展的态势,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新渠道、农村经济新的增长点。

04

特色不够,提升内涵

640 (4).webp

大会召开前夕,浙江印发了高水平建设新时代美丽乡村的实施意见,提出目标到2022年,建设新时代美丽乡村20000个;到2025年,全省三分之二以上的村达到美丽乡村精品村标准。

今年8月,浙江开始实施《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规范》,让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有标可循”。浙江是全国美丽乡村标准化建设的重要发源地和实践地。2014年,在总结提炼安吉县美丽乡村建设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我国首个美丽乡村省级地方标准正式实施。新发布的规范,在原有规范的基础上增加了垃圾分类、数字乡村、乡愁产业、生活便利等内容。

有了建设指引和评价依据,不代表要建设“千村一面”的美丽乡村。新规范中,还强调要打造特质化、个性化的新时代美丽乡村。

张思村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怎样融合本地文化元素,形成自己独特的产业优势?张思利用古民居保护的契机,将村里的继善楼布置成“农耕大院”,展示传统农具;布置“民俗大院”,让游客体验传统的节日民俗;引进古风摄影、汉文化体验馆等,让千年古村的魅力跳出历史的局限,“活态”的流淌在村庄的肌理中。

今后,浙江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中,村庄风貌、建筑风格、田园景观、特色产业都要有个性化引导,追求“一村一韵”,乡土气息、江南味道的“浙派民居”将在浙江大地上诗意流淌。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