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1℃-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弄潮·深评 | 不必留恋黄金时代,唯有良知最显珍贵 

2019-11-08 18:31 |浙江新闻客户端 平原

资料图

出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新闻学子似乎是赶了一个晚集。这是因为他们刚步入大学新闻院校,就常听前辈说,传统新闻行业的黄金时代已经远去。

以前,报纸一纸风行、一锤定音,媒体从业者收入不菲、地位不低,如今移动互联网风起云涌,报纸的阅读率和广告额下滑,传统媒体从业者有时被调侃为新闻民工。因此,虽然越来越多学校开设新闻专业,培养了越来越多的新闻学子,但不少年轻人已不愿进入新闻行业。

种种迹象都仿佛表明,传统新闻行业早已不比以前受欢迎。可是,这仍然是值得我们为之拼搏和奋斗,并且会油然而生自豪感的行业。技术的变革无法阻挡,当人们都能上网表达,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麦克风,这本属于时代的进步,对每个人包括媒体从业者自己都是一种好事。

真正该做的是,我们唯有适应这种变革,在变革当中更新自己的知识,提升自己的能力。当渠道的垄断已经不在,内容生产者多如牛毛,发布平台推陈出新,继续勇敢向前走,何尝不会闯出新天地?

再多的情怀,再多的理想,都需要扎实的知识和能力去承载。在大学的新闻学院,很多学生都会谈新闻理想,但能写稿子能拍视频的学生并不多,能真正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社会产生一丁点改变的更少。嘴上把新闻工作说得越来越神圣,不如脚踏实地,从写好一篇稿子开始做起。

不过,知识和能力只是一个方面。新闻行业的最大特点在于,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为别人作嫁衣裳,充当社会航船前行时的瞭望者,这就需要新闻工作者有一颗良心,与知识和能力合在一起就是“良知”。

2016年暑假,那时大二的我只身去徐州调查考研生在校触电身亡事件。在徐州的两三天,焦虑和绝望总伴随着自己,都没有心思好好吃顿饭。各种消息封锁,为寻找一丝的线索,我翻遍了一个教学楼的所有垃圾桶,只为看看垃圾桶里有没有刚丢弃的垃圾,以此来判断考研生生前在哪个教室上课。我就问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最终,支撑自己坚持下去的想法很简单,因为我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好事。没有想过伸张正义,也没想到无冕之王,在极度的焦虑和绝望中,我觉得自己就是在尽力做一件好事,虽然对自己没什么好处,但是要对得起的职业,对得起良心。这种想法也支撑我走了很久,包括毕业后的职业选择。

良知是新闻工作者最重要的品质之一。白岩松曾这样解释“良知”: “‘良’是良心的意思,‘知’是知识。从事新闻行业的人一定要有良心,也要有知识。光有责任感没有一定的知识面,对很多社会问题就会束手无策;而光有知识、能力,没有责任感那肯定会出问题,只有两者并存才能被称之为好的新闻工作者。”

越简单,越能致远,越能激发深沉而持久的力量。当拿起手中的笔,写下一篇篇报道,理应对不平之事予以抨击、对正义之事予以颂扬,理应明晰是非曲直、辨别毁誉忠奸,只求不负心中良知,惟愿尽力表达良知,这就足矣。就如一位乌克兰的漫画家所说:我努力把话筒靠近枪口,就是为了在他扣动扳机时,能有更多的人听到枪声。

做一个有良知的新闻工作者,黄金时代不会在过去,而是在远方。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