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3℃-1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诺贝尔文学奖“双黄蛋”揭晓 中国作家为什么没拿? 

2019-10-10 21:08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沈晶晶

10月10日晚上7时,缺席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回归”,揭晓2018年和2019年两届得主,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和奥利地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尽管爆发了令人震惊的丑闻事件,导致多名评委辞职抗议、2018年奖项评审“难产”,但不可否认,诺贝尔文学奖依旧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受关注的文学类奖项。

时隔70年再次颁出“双黄蛋”,但两届诺贝尔奖项的归属似乎并不令人意外。不意外之一,是颁给了两个中国人眼里的“冷门”作家。不意外之二,村上春树再次“陪跑”。不意外之三,中国作家没拿奖。

两届获奖者都挺“小众”

两届文学奖的获得者可以说,可以说,非常“小众”。“小众”到可能大部分中国人乍一听,都不知道是谁。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出生于1962年。她在在1987 年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坛,而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E.E》《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等。2018年、2019年她凭借《航班》以及《让你的犁头碾着死人的白骨前进》先后获得布克国际文学奖。

1942年出生的奥地利人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近年来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之一。这位奥地利先锋剧作家,曾于1973年获毕希纳奖,2009年获卡夫卡文学奖,2014年获得国际易卜生奖,大家熟知的电影《柏林苍穹下》也由他编剧。

浙江新闻记者搜索门户网站发现,关于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只有极少数论文和专访,甚至连豆瓣小组也没有成立。在亚马逊等网站上,他们的作品也几乎没有实体书销售。得益于剧作家的身份,彼得·汉德克的信息多了不少,豆瓣上还显示有623名影迷。

那么,获奖者在中国人看来如此冷门,诺贝尔文学奖值得我们关注的理由,又是什么?

中国文坛与诺贝尔的“百年情结”

基于别的奖项诸如物理、医学、化学等与大众有着较多的专业隔阂,文学奖成为了中文媒体报道的“集中区”。

而今年,因为几位中国作家登上某博彩网站赔率排行榜,讨论看起来比往年似乎更热一些。

在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博士生导师、海外华人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进看来,这种对热门人选的讨论,根源于中国文坛与学界对诺贝尔文学界的一种情结。

1927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建议鲁迅接受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结果遭到了拒绝,理由是觉得中国作家与诺贝尔文学奖还有距离。

第二年,斯文·赫定又询问胡适是否愿意接受提名,也遭到回绝。而根据诺贝尔奖官网已经公开的资料,胡适还曾于1939年再次被提名,但这一年的奖项,最后颁给了《少女西丽亚》的作者芬兰人弗兰斯·西兰帕。

1940年和1950年,作家林语堂先后两次获得提名,却最终还是无缘诺贝尔文学奖。

此外,据传,沈从文、王蒙、巴金、北岛等也被提名过候选人。

百余年来,诺奖时不时向中国人靠近,却又不断擦身而过,甚至逐渐从情结演变成了心结。

“上世纪九十年代形成了高峰,当时正逢世纪末,学界觉得中国现代文学百年没有得一次诺贝尔文学奖,似乎很不成样子,显得非常喧哗和躁动。”金进说,直到2012年,莫言摘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籍作家,国人心中的郁结才算舒展许多。

对于此前对热门人选的讨论,他觉得这是“正常关注”,而非“疯狂”,“就像办过奥运会,再办一次,大家依旧热情,但不会‘狂热’,这也是中国文化自信的一种体现。”

2012年莫言获颁诺贝尔文学奖。

诺贝尔文学奖评判标准之争

获奖者消息一公布,民间议论纷纷,有人觉得“实至名归”,有人愤慨“有失偏颇”,表达了对诺贝尔文学奖评判标准的质疑。

在金进看来,奖项的权威性毋庸置疑,“它毕竟已延续百年,为我们奉献了大批文学经典和大量的“文学故事”,是一个有积淀、有内涵的世界大奖。它引发的热度,也造就了一大批外国文学经典在中国的传播,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文学创作与评论进步。”

对于不少中国作家国内很热、国外挺冷的现状,金进认为原因在于语言、思维、表达方式等方面障碍。

“一方面是我们外译不够,特别是名家名作多种语种的翻译、介绍不够。另一方面则是我们作家关注的文学命题与世界文坛关注点也有所区别。作家是社会中的人,中西方文化传统、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差异,必然会带来创作主题的不同、创作形式的差别。”金进说,这种世界性和本土性之间的距离,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弥合的。

当然,我们细数百年来“有资格得奖而并未得奖”的作家阵容,从托尔斯泰、易卜生、契诃夫、卡夫卡、高尔基、左拉、乔伊斯等文坛大家,到“万年陪跑”的村上春树等当代名家,这张看起来星光熠熠的榜单也足以证明,诺贝尔文学奖未必是评判文学作品的唯一标准。

此外,随着令人意外的“操作”增多,比如在1953年时,将奖项授予英国前首相丘吉尔,2016年时,又将该奖授予美国民谣音乐家鲍勃·迪伦,使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判标准更加“捉摸不透”。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诺贝尔文学奖毕竟也是人评出来的奖项。文学的魅力在于百花齐放,何必只有这一枝独秀。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