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19℃-1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百村行丨新陶村:父子乡贤保太平 

2019-09-23 10:34 |温岭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黄晓慧

新陶村于2018年8月18日挂牌,由原陶家埠村、下洋陶村合并而成。位于大溪镇东北部,距镇政府驻地5.5公里。现辖区分为前岸、后岸、西山、陶家埠、后屿6个自然村。

9月17日,记者走进大溪镇新陶村,探访原下洋陶村的清末民初乡绅赵云崧的后人。

原陶家埠村石牌坊。

赵佩训:参与创办宗文书院,兵乱时安民护百姓

赵云崧的父亲赵佩训,是清代有名的乡绅,《光绪太平续志》是这样记载的:赵佩训,字楚良,号八愚。邑增生,保举训导。先世由关屿迁潘郎桥之西山金,出继母舅郑氏,至父继盛复姓赵。佩训伟躯干,善议论,刚介,矜庄俨然,人望而畏之。好宋儒学,期于躬行实践。强仕丧偶,不再娶。明于世务,解纷释讼,有疑难事,片言裁决无所滞。邑中义举,若建琅岙闸,创宗文书院及广学额,皆佩训佐成之。咸丰癸丑,大水为灾,家藏谷仅百余石,尽出以济人,并随时设法,或市苎、棉令其纺绩度日,或假资本使其经纪营生,赖以存活者甚众。及粤贼之乱,六邑俱破,惟佩训所居乡获全,乡人至今感念之。同治己巳卒,年五十七。子士崧、云崧皆诸生。”

从介绍中可知,赵佩训是一位热心公益事业的乡绅,办学、修水利、赈灾等各种公益事业,无不参与。创办宗文书院,赵佩训就是重要的参与者。清人叶蒸云《辛壬寇略》载,咸丰十一年(1861),太平军陷黄岩、葭芷等地,“报至,太平(温岭)大惊,赵八愚(佩训)集各村团勇万余守铁场甚固,而文武官远遁海中,屡请之不肯入城。城中至晡,人迹杳然。二十日,贼率兵入太平,出数里马蹶,策之不行,遂回。”作为乡绅,赵佩训积极率众防守家园,并根据实际情况,“至路桥请求纳贡止兵”,尽力保护太平人民,与临战远遁海中的文武官员形成鲜明对比。

据《冠屿赵氏宗谱》,赵佩训育有四子,即赵士崧、赵景崧、赵乔崧、赵云崧(按辈分谱名分别为隆伯、隆仲、隆叔、隆季),其中赵云崧最有出息,赵佩训也“以子云崧贵,例封中宪大夫”。

杭绍台高铁温岭段经过新陶村。

赵云崧:为官福建,善处理华洋交涉事宜

有关赵云崧的事迹,近日记者看到了绍兴文理学院钱汝平先生撰写的一篇论文《孤本抄本<闽游纪略>考略》,这本《闽游纪略》系抄本线钉,用红格稿纸抄就,这是清末温岭籍学者林丙恭的孙女林鄂青、林平青(父为药学家林公际)两人提供的,该书讲述了一个外省捐官者在光绪二十三年(1897)至宣统三年(1911)间于福建任职地方官时的所见所闻。

钱汝平经考证,得出结论,认为《闽游纪略》是赵云崧所作,并且认为:“抄本虽不足6000字,但内容颇为丰实,举凡流民暴乱、设卡抽厘、科举考试、民教矛盾、华夷交涉、官场赔累甚至民间淫祀种种,均有记及,实在是考察清末福建基层行政机构运作过程和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状况的不可多得的第一手材料。”

赵云崧在《闽游纪略》中以全书五分之一左右的篇幅记载了刘加幅(亦作家福、加福、嘉福等,官府文书则多作加幅)暴动被镇压的具体翔实的过程,还记载了福建地方教案及华洋交涉的诸多事宜。

钱汝平评论说,古田教会林立,势力强大,随之民教相仇事件亦层出不穷,震惊中外的“古田教案”刚刚过去只7年,大家对此记忆犹新。因此,福建地方官吏莫不视接任古田知县一职为畏途。赵氏受命于危难之际,“从光绪二十八年(1902)四月到任,到次年三月卸任,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辖区内没有发生教案,这说明他措置得当,上峰竟也因此有让其连任之议。”由于在古田处理得当,“从此赵氏在上司眼中就成了处理教案问题的专家,成了救火队长,哪里有教案发生而当地官吏难以处理的,就往往派他前往处理,光绪三十四年(1908)一年内竟两膺此任(指福清和长乐两地)。”

钱汝平的结论是:“从《闽游纪略》来看,赵云崧擅长处理华洋交涉事宜。他在光绪三十年(1904)署理德化县时,曾因日本人勾结生员非法倒卖境内樟树制作樟脑一事与日本人严正交涉,为德化县夺回了一些利权。在宣统元年(1909)署理海澄县时,又曾一再据理力争,要求美国人归还违规购买的海澄县境内基地。这都说明他是一个有眼光、有魄力、有担当、有手腕的基层干吏……”

黑虎神庙。

卸官归里闲闲居,两度督浚金清港

赵云崧卸官归里后,在老家下洋陶王家屿建了一座闲闲居,他曾赋《闲闲居落成二首》记其诗,诗云:“茅舍新添绿树旁,玲珑四面有回廊。南檐日出冬偏暖,北牖风来夏亦凉。地窄何嫌惟艺菊,墙低无碍且栽桑。安居自逸幽人吉,纸阁蓬窗陋不妨。(其一)尽日偷闲爱草堂,惜花不惮为花忙。庭阶检点留馀地,风雨商量护群芳。翠竹数竿高士操,红蕉一角美人妆。优游自适都成趣,爱听农歌起隔墙。(其二)”

他的朋友新河南鉴人江涵(晚号迂浦涵叟)在《寄庐杂咏》中有和诗《和赵赓琴君闲闲居落成原韵》:“黄花屿下绿衫旁,吉第成逢月满廊。今见迁乔增气象,本来居士爱清凉。渊明宅賸二三柳,诸葛庐遗八百桑。宦倦归田饶逸趣,闲闲十亩赋何妨。(其一)自守拙鸠老寄堂,风尘扰扰让人忙。羡君高致闲都雅,笑我吟怀老亦狂。瓜熟黄同邵子种,榴开红过越妃妆。更须每日平安报,新竹数竿时出墙。(其二)”

《寄庐杂咏》中提到赵云崧时,有“赓琴”“耕琴”“庚亭”等多种不同的写法。

从《寄庐杂咏》中所收的一些诗中,可以看出赵云崧的“朋友圈”情况,集中有《同桂舟耕琴经圃诸君夜宿桃溪学校明旦游方山》《赓琴桂舟经圃诸兄订中秋前三日游黄岩羽山诸名胜,余以天旱不果行,赋此答之》《贺钟经圃君生日同狄桂舟赵庚琴二君泛舟至扁屿》等诗,可知赵与狄桂舟、钟经圃等交往都比较密切,其中前一首写的是四人雇轿游方山之事。

江涵写有一首《金清浚河行》,其中前面的小序称:“乙卯冬,余偕狄君桂舟、赵君庚亭、陈君襄臣、金君次齐、金君萧谱、金君仲弢、阮君右垣八同事,奉严觉之邑侯委任,浚金清闸内大港,设工程处于罗公祠,时阮君有他务不至,金氏三君惟会勘一至处所,后亦不至。余乃与狄君、赵君、陈君轮住工次督浚,功速费省,转瞬月余,旋近年终,停工回里,为忆吾邑水利巅末爰成七古一首以示同人。”

乙卯是指1915年。诗中记载了此前督浚金清港之事,“当日议成黄(引者按:指黄岩)合办,厥后吾邑独勉旃。旧港浚深新港辟,蓝田闸建不少延。我辈功费七年尽,满冀凶荒从此蠲。此后二十有二载,虽有水旱实亦偏。中间屡见年大有,丰乐真可登管弦。不图辛亥秋霖恶,汪洋一片浩无边。颗粒无收鸿满野,谘议员请大府钱。不出卅载当浚川。今秋严侯奉省令,注重此举急欲然。筹画经费一身任,祷告河神心益虔。我辈奉委又督浚,日早视工夜迟眠。惟恐疏水有不效,此身若将坠诸渊。幸得工程逾一月,费省功速事不愆。转瞬年终无多日,暂停工役可息肩。会待明年春水暖,浚深此港畅流泉。休云可缵禹之绪,祗尽心力于涓涓。”

“我辈功费七年尽”句下有原注:“先有金襄廷、阮馥云、金鸣九、赵俊夫、郑竺生、沈少谦诸先生董其事,后或作古,或他往,惟鸣九先生始终如一,当时襄办十余人,惟狄桂舟、林灵岩、赵庚亭同余四人经办最久。”从此诗可知,赵云崧曾两次参与督浚金清港,为温岭的水利事业做出了贡献。

在新陶村,记者找到了赵云崧的后人赵方培,他叫赵云崧为太太公,其父亲赵若载过继给赵云崧的孙子赵振棉为子,曾任民国最后一任潘郎镇镇长。

赵方培1944年生,据他回忆,赵家的房子原来有好几透,有新屋、老屋之分,他住的那个道地(老屋)有六七块匾,有用来改做书桌的,新屋也有几块。记得老屋台门头有一块匾,上面写着“中宪第”三个字(这与赵佩训封中宪大夫记载是吻合的)。

赵方培指点赵云崧故居原址。

赵家原来还藏有十几把万民伞,据说是赵云崧在福建当县官离任时老百姓送的。其中一把是白洋布做的,是讨饭人送来的。据说,讨饭人送万民伞是要走在最前头的,其他的伞还有缎做的、绢做的,各种颜色都有。

原来,赵家还有赵佩训和赵云崧等先辈的画像,1949年前,每逢正月初一时挂出来,摆上“三祀”“五祀”之类和一些水果,后辈会聚一起拜拜。这些三十夜(除夕)黄昏就摆出来了,各房轮流值年。

大神庙和陶家埠路廊有历史

当天,记者在新陶村转了转,在原陶家埠村村部,看到了这里有一所民工子弟学校星光小学。村中种芋头的村民挺多,其中陈云地种了约两百亩,每亩地租金八九百元。

原陶家埠村和下洋陶村,虽然村名中都带有一个“陶”字,实际上原两村都没有姓陶的,有金、林、陈、郑、蒋、赵等姓。

陶家埠后山半山有稻桶岩,建有福云寺观音阁(东边)和大神庙(庙门上写为黑虎神庙),观音阁内奉有四面千手观音和百态观音,大神庙内主祀黑虎大神和戚继光将军,另祀瘟司大帝、吕祖大仙、杨老千岁、杨府七政大神、运神老爷、财神老爷、土地老爷、白氏娘娘、吴氏娘娘、青氏娘娘等。

陶家埠还有一座古老的路廊,位于陶家埠邻近中岙张村处(邻近南水线)。与一般路廊里只有泗洲佛不同的是,路廊内还立有三官大帝、财神、土地、吕祖大仙等神像。有一副石刻对联,内容为:“知祸福而告吉凶,喜往来不嫌遇□”。

此外,盘山村的移民新村,就建在原下洋陶村,占地122亩。

盘山村(移民新村)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