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3℃-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科技人|李楚:让上万聋儿重获新“声” 

2019-09-19 07:10 |浙江新闻客户端 |科技金融时报 甘玲 音频制作 陈嘉宜

本期科技人——

李楚,浙江诺尔康神经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第八届“科技新浙商”获得者。他带领团队研发生产出国内首个人工耳蜗,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继美国、澳大利亚、奥地利之后第四个能够生产人工耳蜗的国家。李楚先后获得授权发明专利14项、实用新型专利11项以及外观设计专利4项,被评为2015年杭州市优秀中小企业家。

人工耳蜗植入体的轮廓形似一把袖珍吉他,高强度的钛金壳体里封装着一块不足1元硬币大小的超薄圆片和盘绕成圈的电丝。正是将这样看似普通的小装置植入人体,再外接一个蓝牙耳机状的言语处理器,就能“转轴拨弦”,让成千上万的听障患者重获新“声”。 

艰苦创业十三载,浙江诺尔康神经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楚不忘初心,带领团队自主研发国产人工耳蜗,大大降低了植入成本,帮助更多聋人进入有声世界。

《我和我的祖国》 朗诵:李楚

李楚(左)和他的科研合作伙伴

不断烧钱的“无底洞”

研发3年,投入3000万元。按照专家给出的时间表和预算,李楚想当然地以为只要开始做就肯定能上市销售,然而他们却严重低估了产品研发的难度和耗时,落入了一个“无底洞”。

开始接触到人工耳蜗这个项目的时候,李楚还是个大学刚毕业两年的年轻人。他通过在加拿大的邻居,认识了曾凡钢、付前杰等几位在美国从事电子耳蜗研究的华裔科学家,了解到人工耳蜗在国内一直依赖进口,而且价格高昂的现状。

“我们想做的是一款中国人能买得起、用得起的人工耳蜗。”萌生这个想法后,李楚先后5次往返美国,说服这些科学家们加盟自己的研发团队。2006年,诺尔康杭州总部和美国加州研究院先后成立,从此开启了在人工耳蜗领域的攻坚克难之路。

为了降低成本,李楚团队起初抱着“把便宜的东西组装在一起能用就好了”的想法,但是经过商讨,他们调整了方案,把当时市场上所有进口产品的优缺点罗列出来,优中选优,并开始组建自己的芯片研发团队。

“第一年发工资、烧芯片、做系统,3000万元一年多点时间就差不多全部烧完了。”李楚说,目标定高之后,研发费用也随之增高,公司很快陷入了资金严重短缺和计划将要逾期的困境,最长的时间连续6个月都发不出工资,但团队里的教授和员工没有一个人离开。

3年产品上市的计划眼看就要搁浅,资金投入又远远不够。这时家里人也开始提出质疑:“李楚啊,这个项目靠不靠谱?

不过,李楚很清楚地知道,他们只是需要更多的资金和时间,绝不能轻言放弃。于是他说服国内的投资人继续投资,将这份凝聚了无数梦想和汗水的事业坚持了下来。

激动落泪的“小白鼠”

调音师按了24下,老兵手举了24下。那一晚,李楚和整个房间的人哭得稀里哗啦,这是诺尔康招募的第一个临床试验患者,这个试验结果意味着他们成功了。

首名人工耳蜗植入者是一位退伍多年的老炮兵,早年因为训练时的炮声震聋了耳朵。2009年12月,听到诺尔康在做人工耳蜗试验后,老兵第一个来报名,他说自己愿意做国产人工耳蜗的小白鼠。

现场一共24个电机24个通道,每一次老兵都跟着调音师举了手,说明所有的通道都是通的,也基本可以确认诺尔康的产品是有效的。

然而当老兵的爱人在背后叫他时,却毫无反应,这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在大家以为他可能听不到人声的时候,听力师解释说是因为老兵的耳机连着电脑,只能听到电脑里的声音。于是马上撤掉电脑再试一次,但老兵依旧背对着大家没有回应。

实际上,此时的老兵已经泪流满面,因为七八年没有听到爱人的说话声,一下子听到声音让他坐在那里激动地落泪。李楚说,知道真相后所有人既兴奋又激动,这是他们第一次将产品研发出来,应用到人体临床实验,证明了这三年没有休息日的艰苦时光没有白费。

精益求精的“创二代”

完成1万多例植入,定下3个奋斗目标。如今的诺尔康在人工耳蜗领域成绩斐然,也确立了更加长远的发展方向。作为一个80后“创二代”,李楚大胆地跳出传统产业谋创新,从无到有、从有到精,在高科技领域实现了自我的人生价值。

5年时间,上亿元的资金投入,2011年8月,诺尔康终于拿到了国家药监局颁发的人工耳蜗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继美国、澳大利亚、奥地利之后第四个能够生产人工耳蜗的国家,且产品价格远低于进口耳蜗。

目前,诺尔康人工耳蜗已被纳入浙江等四省的医保报销范围,占据国内约17%的市场份额,并出口到全球20多个国家,实现销售上万台。

但李楚仍未停止科技创新的步伐,而是带领团队在原有基础上不断改良升级,研制新一代人工耳蜗系统,让听障患者们拥有更智能舒适的听声体验。

李楚告诉记者,公司当下还在进行视觉神经和运动神经产品的相关研究,正在为实现“让听不见的人听见、让看不见的人看见、让站不起来的人站起来”这三个心愿而继续努力,但医疗器械产品从研发到临床应用还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隔行如隔山,更何况这个山上满地是坑。”李楚坦言,这么多年其实都是一路爬过来的,虽然经济上没有带来很大回报,但经常能收到患者的感谢信和锦旗。看着那些使用了诺尔康耳蜗的孩子能够开心地走进常规的校园,自己也能从中获得满足感。

创新寄语:虽然现在推崇创新创业,但我觉得创新可以,创业真的是一个很难的事。如果没有足够的韧劲,没有足够坚持的话,建议还是跟着大家一起创新。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