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1℃-1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醉美仙居︱两户“小家”的奋斗史 

2019-09-19 00:02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徐子渊

这一天,仙居县淡竹乡桃源仙境民宿的老板娘项雪梅又迎来了一波老客人,必点的椒盐土豆、可乐鸡翅、肉末蒸蛋……不用客人提醒,项雪梅和家人一大早就将新鲜的食材准备好。

而另一边,广度乡的蒋佩杉作为仙居职业中专(职技校)的一名老师,正在为学生上着课。

项雪梅和蒋佩杉并不认识,生活也没有交集。但她们背后的家庭,却有着相同的“奋斗史”,父母辈曾为温饱发愁,曾外出打工;也愁过自己孩子以后的生活;而现在,两家人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搭着仙居的发展的“快速车”正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活,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有盼头”。



祖父辈的穷苦时代

的确,五六十年代的仙居还是个“一穷二白”的小山村,交通基本靠着“一条扁担两条腿”,温饱就是那个时代的主题词。

“能吃上口饭,不饿着,就很不容易了。”项雪梅的公公陈发林今年66岁了,在他的印象里,小时候就是为着“一口饭”奔波在山间、田间。“14岁参加生产队,一个月干28天,因为小,干的活多却比不上别人的公分。”陈发林回忆,白天在生产队干活,晚上就上山林里砍些柴火,抹黑去镇上卖了钱贴补家用,“刚开始只能挑的动四五十斤,后来是一百斤,最多的时候挑过一百三十多斤。最便宜的时候,一百斤柴火就值5毛钱,最贵时候1.1元左右。”

“别看一块多钱很少的样子,那时候,经花。”和陈发林一样,蒋佩杉的父亲蒋先福也有着相同的经历,只是生活在仙居高山乡广度三井村的蒋先福下山卖柴来回一趟得花上更多时间。“肉包子两个七八分、素面1.2角一碗、肉丝面2.4角……”在他们的印象里,带上“肉”字的,那都是吃不得的,“费钱”。买柴火的钱,都是用来贴补家用的。那时候只有当家人才能吃得上一碗“满饭”,因为要多出力、多干活。

如果一定要给年少的时候加个注脚,陈发林和蒋先福肯定会选择“苦”字。而那时候的苦生活是多数人的生活状态,与那个时代相关,与那个当下紧密相连。

蒸蒸日上(配图0

父母辈的拼搏年代

结婚、生子,八十年代陈发林和蒋先福从一家之子成为一家之主,两家人,一户四人。

如果不是成了家,有了孩子,陈发林和蒋先福觉得生活苦点,能过着就行。但有了家庭,他们的想法就是要让家庭变得更好,孩子们能读上书,过上好日子。陈发林和蒋先福都选择外出经商。

1991年前后,陈发林和蒋先福分别离家外出,做起了小吃的生意。

“为了出门,卖了家里一头猪130元,我就拿着100出了门。”外出落脚后,陈发林用59元交了一个月的房租,盘下来一个小店面,卖起了烧饼。“刚开始烧饼5分钱一个,油条7分一根,后来慢慢涨价,5角钱一个。现在烧饼好贵,要5块钱呢!”一路上涨的烧饼价格背后,也是一直见好的百姓生活。

“我落脚稳定后,就把老婆和儿子接了过去。但那时候也是苦了他们,挤在一个小店铺里,店铺还经常换。儿子是到了高中才送回来仙居读书的,只盼着他能多读点书,有个好出路。”陈发林的语气里有些许愧疚,觉得作为一家之主,在那时让老婆孩子受了委屈。 

1999年,来到常熟做生意的蒋先福和妻子蒋苏珍则带着小女儿蒋佩杉,儿子蒋巧俊当时已经考上了大学,一家人因此在村里“出了名”。“两个娃娃最辛苦的就是读书的时候。儿子学校寄宿,一周带去的口粮被人偷拿,就这么饿着肚子回家;女儿跟着我们东奔西跑,学校不知换了几个……”蒋苏珍边说边心疼地抹去眼角的泪,好在,两个孩子都很有出息,考上了好大学,找到了好工作。

父母辈拼搏的年代,主题词换成了孩子。孩子就是他们外出拼搏的动力,哪怕过的苦一点,累一点,委屈一点,那也都是苦中带乐的。因为,眼中有牵挂,心中有方向。

陈燕军(左一)项雪梅带着两个孩子

看儿看女的享福时代

“儿女都毕业有工作,成家了。现在的生活,一天好过一天。”两家人随着儿女的成家立业,都有了新的期盼,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自提出“生态立县”“绿色发展”以来,仙居逐渐成了一座旅游城市,好似“养在深闺的姑娘”被外人掀开了面纱,那美丽,成了众人的追逐和向往。

“当时村里搞新农村建设,我跟我老婆、儿子、媳妇四个人投票,要不要拆了老房建新房,他们都不愿意,我以一票赞成压倒了他们。”说起这事儿,陈发林有些“得意”,因为他的坚持,他们家在淡竹乡石盟垟村建起了新房,才有了后来的“民宿梦”。

随后,神仙居景区南大门开通,游客越来越多。2014年,项雪梅和丈夫陈燕军纷纷辞去工作,在这青山秀水下开启了桃源仙境民宿的发展史。陈发林和老婆方美芬就在家里帮着儿子、媳妇做起了生意。

桃源仙境民宿

“一开始我们就是在网络上写推文、游记,站在游客角度介绍仙居,吸引更多的人前来游玩。来了之后,好山好水,再加上我们的好服务,就不怕没有回头客。”项雪梅笑言,微信里四五千的好友都是自己的客户,还有客户介绍的客户。从2014年开业到现在,7个房间15个床位常常爆满,虽然有人建议他们扩大经营,但项雪梅一家子觉得在这“小天地”里,服务好每一位顾客,书写属于他们一家的“诗与远方”就够了。

与陈发林一家一样,蒋先福一家也搭上了仙居发展的快车,顺势而为种起了杨梅树、桃树,念起了农业的致富经。

清代李渔说“南方珍果,首及杨梅”,仙居杨梅的品质、口感更是上乘。而广度乡因海拔高温差大,使广度高山杨梅成为杨梅中的珍品,较一般杨梅口感更胜一筹,甜不独甜,酸不单酸,令人口舌生津。

蒋先福一家合影

蒋先福一家在2010年回乡种了十多亩杨梅,2014年前后又种了十多亩桃子,注册了佩杉果蔬专业合作社。平时,蒋先福和妻子在家料理这杨梅和桃子,女儿佩杉和儿子巧俊就负责找好销路,运用网络等平台将杨梅和桃子销往各地。除此之外,获得南京农业大学博士学位的蒋巧俊还扶着钻研杨梅保鲜技术,使杨梅在运输过程中最大程度保持其口感。

如今,陈发林一家与蒋先福一家都在家门口找到了更好的“生意”,也过上了更好的生活。而在他们背后,仙居也由一个山区小县,发展成为中国绿色化发展的样板区。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伴随着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沧桑巨变,每一个小家的成长印迹串起了国家的发展历程。“大国”前行气势磅礴,“小家”故事温暖人心。两个平凡“小家”跨越时空的故事,折射出的是“大国”奇迹的背后,有无数“小家”的奋斗。有了强的国,才有美的家。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