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5℃-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醉美仙居|一条街、一个村,浓缩了仙居70年城乡变化 

2019-09-17 06:57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罗亚妮

70年勇立潮头,70年华丽变迁。仙居的70年是与贫穷落后作斗争的70年,也是城乡面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70年。

70年里,仙居长高了,一排排低矮的土墙草屋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幢幢高楼;仙居变大了,巴掌大的县城不断往外延伸,新城拔地而起;仙居变美了,脏乱差的农村变得干净整洁;仙居变快了,一条条街道纵横交错,车辆往来畅行无阻……

城市之变——

西门街的三次变迁

说起仙居老城区的变化,离不开西门片区的几次“改头换面”。

老照片中的仙居县城墙

迎晖门及启明楼是明嘉靖年间所建,距今已有近500年的历史,是仙居现在最为古老,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筑之一。

在建国初期,仙居县城四面都是城墙,东南西北各有四道门,将仙居分为城里和城外。城里是居民区,城外是大片的农田。西门片区是仙居城内一个典型的居民区,主要位于现在的西门社区和小南门社区。

在西门社区党总支书记王均良的记忆里,西门片区的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曾经西门老街的房屋老旧密集,院落狭窄破败,巷道坑洼拥挤,直到80年代初,居住环境才开始有所改变。

“以前西门社区叫第七选区,80年代改名为西门村,2013年改称社区。” 王均良说。改革开放以后,村里开始分田到户,大家不再吃大锅饭,生活水平比起前几十年有了大幅提高,不少村民开始走出仙居打拼做生意。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仙居城区开始慢慢发生变化。

王均良还记得,90年代初期,西门村建起了第一栋高楼——商城,村干部的办公楼也从原来没收的地主房里搬到商城一楼。“虽然当时围着县城的城墙大多已被拆除,但西门村的居民一直都还住在城里,商城的建成让西门村开始往外迁移,村子也开始快速发展。”正如王均良所言,建成后的商城一度成为仙居的“商贸中心”,商城里价廉物美的各类商品让城北西路一带的人气越来越旺,从而带动了西门村周边的发展。

转眼数十年,商城逐渐淹没在四周的高楼中,仙居又有了新的“商贸中心”,这里的辉煌过往似乎也成为历史。

不过,西门街的发展并没有停滞。2017年,当西门街道路全线贯通时,整个西门片区焕然一新。

在王均良的记忆里,西门片区一共有三次重要的改造。第一次是1993年的西门街东段拆建工程,由于条件限制当时只拆除了东面的街路,尚未拆除的400余米西段老街,一拖就是24年。第二次是在2007年,仙居开展西门片区的一期改造工程,仙居城区全长1100米、宽28米的西门横街建成通车。这条路的打通,让仙居县城多了一条东西走向的街道,极大缓解了县城交通拥挤的压力。

第三次改造,也是变化最大的一次——拖了24年的西段老街被打通,西门街道正式全线贯通,与此同时,西门街28米规划路段范围内的剩余房屋全部拆除,新式住宅楼拔地而起……

“近十年来,仙居县城最大的变化还是在西门老街。原先的西门街,宽不足五米。别说消防车、救护车开不进去,小型私家车也够呛。”看着如今畅通无比的西门街,王均良感慨万千。

仙居旧时的百货商场

 仙居东部新区

 仙居城市面貌

西门片区的变化只是仙居城乡面貌日新月异的一个缩影。仙居的老街老巷,无一不在书写着一个城市最原味的建筑形态与生活情态,这些有着历史印记的老街巷,承载的是一个时代的记忆,而它们此刻正在经历着岁月的洗礼。

随着时代变迁,仙居的城市品质正在不断提升。在仙居上,大大小小的项目一个接一个开工,这些工程既是拉开城市框架、完善城市功能的基础性工程,也是能为仙居百姓带去美好生活的幸福工程。

高铁新城规划图

在未来的规划中,仙居老城区将继续在优化功能上下功夫,重点提升生活居住片的商业服务档次和内涵,在保护传统城市肌理的基础上改善公共空间环境品质和交通微循环;新城将“拓西联东”,向西拓展西区和高铁片区,向东与新区和经济开发区联动发展。并重点打造高铁新城项目,建设集旅游集散、商务休闲、生态居住功能为一体的县域旅游信息服务中心和高端商务休闲中心,从而打通仙居东西城市脉络,实现区域统筹联动发展。

乡村之变——

新罗村的三次创业

新罗是横溪镇远近闻名的高山移民村。走进村子,只见宽敞整洁的马路两旁,一幢幢住宅楼鳞次栉比,屋前屋后的院落里,树木郁郁葱葱。谁都想象不到,30年前新罗村还蜗居在海拔500多米的高山峻岭之中。

新罗村原来位于六都坑,四面环山,是个革命老区,红十三军第三团就在这里诞生。村子在解放前曾遭遇两次大规模破坏,房屋被烧,良田被毁。新中国成立后,村里的百姓都有了自己的田地,温饱问题得以解决。

“一条小道细又弯,日出下山日落还。满担洋芋几角钱,新罗汉子娶妻难。”早年流传在当地的这首民谣,是新罗村落后和贫困状况的真实写照。在改革开放以前,村里的百姓靠山吃山,以砍柴卖竹为生。直到上世纪80年代,村里都还未通电,靠煤油灯照明,村民人均年收入不到200元。

进村的路

1981年,金永奇被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后,开始带领村民进行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创业——通自来水、架电、筑路。为了吃上水,金永奇带着村干部,从山下买来砖块、水泥、沙石,靠肩挑手提,在高山上建起了一个蓄水池,使全村90%以上的村民喝上了清澈的自来水;为通上电,村里买了100根水泥电线杆从白塔搭电,老金带着村民把500公斤重的水泥电线杆一根一根抬上山。

村里通电后,开始办起了茶叶厂、榨油厂、木珠坐垫加工厂等企业,日子渐渐好了起来。然而,出行问题始终困扰着新罗。“下山要走30里的山路才能到横溪,来回要三四个小时,道路不通给物资的运输带来了极大的不便。”金永奇便决定趁热打铁,带领村民修一条盘山公路。

修路

1996年,这条7公里长的盘山公路正式完工,新罗村终于打通了与外界的连通之路。

第一次创业,让新罗村基本解决了村民的温饱问题。但是高山上的生活,终究不方便,村民做生意、上学、就医等仍然不便。2002年,怀着为村庄谋发展的初心,金永奇提出了整体移民下山的大胆构想。

历经两年多时间的选址,2004年,新罗村在横溪镇上沈村找到了落脚点,并建起了229间崭新的住宅楼。祖祖辈辈生活在深山里的新罗人走出大山,在移民新村安家落户。

移出了大山,金永奇又开始思考怎么带领村民们富起来。“我们村委会讨论了很久,最后总结了三条路,一是鼓励村民到本地企业上班,二是引导大家外出务工、经商、创业,特别是动员有能力的党员带头走出去打拼,三是帮助妇女、老人等对接一些来料加工的手工活,使他们在家里也能有收入。”金永奇说,现在全村靠外出务工经商的收入一年就有2000多万元。

村里老人在家里做一些来料加工的活,赚一些手工费。

即使在山下安了家,山上的土地和山林依旧属于新罗。金永奇便琢磨着怎么盘活老村资源,为村民增加收入。“我们把山上的土地和林地都承包给了外面的公司,让专业的团队来统一开发。”金永奇算了一笔账,仅靠老村的资源,新罗每年年收入就有100多万。

有什么样的信仰,才能成就什么样的人。凭借着愚公移山的这股劲头,金永奇带领村民们走出了山区,还过上了富足的日子,将“不可能”变成了现实,这份精神与“艰苦创业、奋发图强、无私奉献、开拓创新”的垦荒精神一脉相承。

高迁古村

横溪金村

回眸70载,新罗这个小山村的“发家史”又何尝不是仙居数百个乡村的真实写照呢。新中国成立以来,仙居历届党委政府始终以提升农村产业综合效益和增加农民收入水平作为乡村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从“千万工程”到美丽乡村建设,再到美丽乡村升级版,仙居建设成效显著,农村生态环境、人居环境、发展环境与日俱进,仙居的乡村振兴之路也越走越宽。

民宿外的如画风景

山涧出清水,清水绕仙乡。 回首仙居70年发展征程,是披荆斩棘,亦是筚路蓝缕。

仙居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把“一穷二白”的山乡建设成美丽中国县域样板。仙居先后获得全国绿色发展百强县、全国投资潜力百强县、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国家级示范文明城市等称号……

如今的仙居,小城镇星罗棋布、乡村面貌日新月异、城市品质与日俱增。在这里,一幅幅城乡融合发展的画卷徐徐铺展。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