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3℃-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高空视角为上虞“写真” 飞阅上虞只为告白家乡 

2019-09-14 17:52 |浙江新闻客户端 |通讯员 傅永苏 记者 朱银燕

这个9月,航拍爱好者阮佳波即将圆梦,他为家乡写的一封“云上情书”《飞阅上虞》即将出版发行,它将带着您一起鸟瞰上虞,领略1400多平方公里之上熟悉又惊喜的“山水人家”画卷。

中秋圆梦,换个角度看家乡

中秋月圆,也圆了阮佳波三年的心愿。假日里,印刷厂的机器并未停歇。白色的纸张瀑布般流进印刷机,沾上各色图案后又疾速淌出。尽管这些图文阮佳波已经看了几十遍,但他仍不厌倦。

“有一次,我去陈溪拍摄雪花潭。飞行器一直朝山隙深处飞去,但始终未见水潭的踪影。当时遥控器信号越来越弱,图传信号时不时丢失。想到2016年第一架飞行器就是在这里坠机的,我便下指令返航。之后飞行器180度转身,此时令我惊讶的画面映在了监视器上。黄山一般龟裂的山峰几处连绵,如同一只巨大的骆驼,不远处还有匍匐的巨龟。”阮佳波一边拍摄图样通过手机发送,一边激动地说道,仿佛那山此刻就在他的眼前。

“人们一般随着曲折的溪流一直行至虹溪村巽溪尽头的雪花潭,却往往不承想它正被无数俊俏而庞大的山峰夹峙,在其两侧模拟着各种威武雄壮姿态。而当飞行器调整距离和高度,所见景象也随之变换,这就是航拍的魅力所在。”

的确在画面中,陈溪的山脉怪石嶙峋,宛若神仙境界;小舜江的水蔚蓝宽广,一派千岛湖景致;俯瞰大地,人们或收割,或捕鱼,或赛艇竞渡,或夜市游街,生活得有滋有味;那白鹭掠过的外五甲村、花木簇拥的担山村、云遮雾绕的下管镇、流光溢彩的盖北集市,以及高楼入云的城南、城北,又都让人感觉家园的温馨与从容。还有一组红外航拍,黄蓝相间的色彩中散发出可见光外上虞的迷离与梦幻……全书170多张照片,每张都有各自精彩,它们被分为“山”“水”“人”“家”和“红外上虞”五个章节分别呈现,又配以阮佳波反复斟酌后的文字。可以说,《飞阅上虞》已经超出了摄影集的范畴,更像是一部当代上虞图志。无论长幼,都可从中了解上虞的山水地理、人文风情以及城镇发展等。加之大开本、精包装,它已是一张不折不扣的城市名片,透着沉甸甸的分量。

“去年,全区农村创建五星3A,我因为工作需要去记录了一部分村庄的变化。——在一池碧绿的荷叶之上,曲折的连廊从两边伸往中央,于正中心交汇后托起一个六角形的红顶小亭。当时晨雾轻笼,让这万绿一红的画面更多了一丝神秘。这是我在小越街道新宅村所拍摄到的。但起初村里人并不相信,一经说破原是村口的公园,还登上了《绍兴日报》,则让他们自豪不已。”这般在身边熟悉又惊喜的画面在2018年萌发了阮佳波举办个人航拍摄影展的念头,让大家可以换个角度看家乡。于是他罗列了一个计划表,详细书写了需要完成的事情和对应的时间节点,还复印了几份,贴在洗漱镜前、餐桌边上。这个心愿因此变得笃定,并在之后悄悄生发了出版《飞阅上虞》摄影集的梦想。

 三年逐梦,用影像记录家乡

 时间回到2018年10月6日。当天早上,摄影展在万达成功开展。是夜,阮佳波一个人在案头便张罗起出书计划。

“当时摄影展只选取了上虞有代表性的山水人家元素,所需图片仅仅是60多幅。但制作摄影集是为了较为全面反映上虞,既要涵盖知名的山峰、河湖,还要囊括历史遗迹与人物活动,乡村的秀美和城市的活力也不能少,20个乡镇也同样不能顾此失彼……”如此一来,竟陆陆续续地写下了近200个点位,需要全新拍摄130余幅照片。

起初是有一张拍一张,阮佳波也不着急。但一过10月,情况便变了。蓝天白云的日子开始减少,空气不再如夏日通透,又遇到了连绵的雨,几乎有两到三个月,他都未能拍成一张照片。当日历翻到2019年,心中的焦虑不免油然而生。

元旦假期,他将计划重列,又在客厅墙上张贴起上虞地图。每个乡镇都用便签纸贴上未拍摄的点位。为保证画面质量,航拍只有在日出和日落时段拍摄。他又根据不同拍摄对象的东西朝向,用不同颜色的笔区分适合的朝、夕时段。还用导航测出从家里出发到每个点位和距离和行车时间,一一标注。以便据此结合日出时间,倒推起床出门的时间。然而计划归计划,这之后一直到春节假期结束,也未能有好的天气。新年的初七倒是全城银装素裹,虞南的朋友发来覆卮山雪景,可阮佳波也已经在上班了。

只是在春节那几天,他也没有闲着。近200张照片均需配文,五个篇章还都要逐一写两三千字的导语。虽然是摄影集,但阮佳波也希望通过有限的文字表达出自己的感受和思考,这也颇需花费一番心思。幸好写作这事向来最不挑时间,也不挑地方。过年时,即便坐车、饭前、等电影时,他都会立刻切换到写作模式。餐巾纸、纸报、传单、收银小票等,只要随身带着一支笔,随手可取的都被他拿来写字、涂改。他还去书店买了《极致之美》《多彩中国》等几十本画册,跑去图书馆、档案馆以及雅图时空找书看,就为学习拍摄与排版技巧。国家地理和场库等App是他的常用软件,包括后来学习强国上“每日一图”栏目、本地吴德、谷嘉、戴信华等摄影师的朋友圈也都成了他学习的“教材”。

盛春刚到时,文案几乎定稿,拍摄的最好时机也随之而来。但傍晚常常因为工作脱不开身,清晨便成了他唯一可利用的时间。常常是五点不到,阮佳波便起床出门。夏日临近,日出愈早,四点半出门便成了惯常。更有甚者,为了拍摄覆卮朝霞、下管云海、桃源晨曦、嘉绍日出,因为路远,他干脆在拍摄前夜赶去,忍着寒冷或酷暑,睡在车里。但尽管这样,也不是次次能够如愿。

“光覆卮山我就拍了十多次,从刚开始上山战战兢兢到现在连夜里开车都成了享受。诸葛山七次,凤鸣山三次,石笋山五次……即便就近的皂李湖,为了拍到满意的画面,也去了近十趟。”最终入册的170余张照片,平均每一处地方,阮佳波都拍过不下四五次,所以才会有3年时间,驱车5万公里,飞行起落2000次,航行3500余千米的数据。这,相当于用飞行器从南到北在上虞飞行了60趟。

“摄影从来都是技术、勤奋和运气的综合。从技术层面讲,我的照片尚有巨大遗憾,便只好勤能补拙。加之我运气又总是很好,都能让我在最美的时刻遇见上虞。”对于航拍,阮佳波总洋溢信心和愉悦。

2019年的拍摄也没有想象中的顺利。受电池老化、信号干扰、气温上升以及操作不当等影响,5月6月飞行器接连坠落好几台。同样的情况,在去年3月4月5月也相继坠毁或失联。“今年好不容易盼到端午放假,所有飞行器都去修了。有那么十天半个月,我无机可飞。前前后后,我总共用过九个飞行器,到现在手上能飞的也就四个,还都是经过维修的。”

但当时,在阮佳波看来都像是办摄影展前的曲折一样,或许也是一个个黎明前至暗时刻的好兆头。反正于出书而言,能做的事情远不止拍照一样。趁着那几天,阮佳波一边将反复修改后的书稿送至书版社报题,一边着手摄影集的排版。“一来是为了节省开支,二来对于照片的逻辑还是我自己最为清楚,三则之前陆陆续续看的画册也已经给了我许多想法,跃跃欲试。”

当飞行器都修回来时,摄影集的样式也初步敲定。但从出版社方面得到回复,若想在国庆前印刷出版,8月底必须全部定稿。按此倒推,留给阮佳波时间也不过两个多月。但对照计划,尚有50多张图片还未拍摄。不得已,阮佳波再次将计划做细。由于剩下的点位大多比较偏远,工作日就不便出门,都只能倚仗周末。事先,阮佳波便将可同时在早上或晚上拍摄的四五个相近点位串联成线。大中午强光照射,本来不适合航拍,阮佳波想到前些年改装过的红外相机正好适合正午拍摄。况且红外航拍在上虞还未见过,若部分点位采用红外拍摄单列一章,以其绚烂夺目的色彩必定会有别样的惊喜。于是他再次找到擅长改装相机的网友改动了飞行器。这样只要安排紧凑,一天便可全部利用。若吃的、喝的全都在路上,效率高时,一天可完成七到八张有效用片的拍摄。即便周末天气灰暗朦胧,他也行程不减,以便摸索出上佳的角度为晴好时拍摄做足准备。

8月23日晚上,在拍摄完中华孝德园风情街夜市后,《飞阅上虞》顺利杀青。导出的画面像极了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作为记录者,我立刻在朋友圈写下:上虞的空中总有着值得寻觅的惊喜,穿行在1400平方千米的辽阔之上,总觉得这地方、这些人分外可爱。”但紧接着,阮佳波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也陡生出一丝失意。“真的就拍完了吗?”他真有点难以置信。

 “痴人”说梦,三部曲表白家乡

爱乡、恋乡也一直是阮佳波出版乡土书籍的目的。从当初给学生写作范文开始,他发现家乡确实有很多事物可言可感。正如他在本书后记中写道:走得远,便觉爱之浓;看得高,便觉爱之深。

“对家乡的感情与其说是与生俱来,倒不如说是接触出来的,行走出来的,培养出来的,亲近出来的。在我小的时候,我爸爸就经常骑着摩托车带我去周边的古迹、景点游玩。在知晓了一些本土历史后,我很渴望能有相关的书籍可以阅读。但当时年幼的我尚无法读懂艰难晦涩的文史典籍。我希望通过我现在的努力,可以为老少朋友,尤其是学龄儿童提供系统的、直观的、没有阅读负担的乡土读本。”而这之中,比起山、水、家的拍摄,人物活动则最难用航拍记录。

“像曹娥庙会,我连拍了三年。庙会每年持续短短几日,隆重的又不过一两天,遇到下雨便只能泡汤。去年,采用扣拍的形式拍摄了一张庙宇天井的照片,人们在院落内上香祈福,但辨识度并不高,我就一直想重拍。”今年庙会听说有游街活动,阮佳波便在几个星期前就盼着,提前一周查天气等着,当天更是一早就前去候着。但游街纵然热闹,画面航拍却并不整齐有序,半个多小时也不见一张满意的照片。眼看着游街队伍即将离开曹娥庙,阮佳波突然发现半球形的曹娥墓边,正有妇女围成一圈,自发地抚触墓沿绕行、祝颂。一墙之隔的北街,游行队伍的尾巴正敲锣打鼓经过。他立即找了个45°角,将两者摄入一个画面,定格下这一虔诚的瞬间。

同样,小越倪梁村的全村福是在前一天得到消息,正月初二一大早就赶去拍摄的;长塘康家湖的冬捕,当天寒风刺骨,飞行器的电池都无法工作,阮佳波只能用身体将它们一块一块缓缓焐热;曹娥江畔的草坪婚礼,在得知日子后,他比新郎看天气预报还都勤快……

因为题材广泛,拍摄勤快,数量众多,阮佳波的照片也被广泛使用。在《人民日报》《浙江日报》《浙江画报》以及各大新媒体平台上亮相,用于推介上虞;印制在街头灯箱、户外广告上,用于展示上虞发展形象,传播正能量。师父黄富强早在几年前就教过他:只有摄影作品发挥出价值,我们“玩”摄影的才有价值。而阮佳波更希望在今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拍摄下的“写真”,可以在80周年、90周年甚至100周年时重新为家乡拍摄一套。“那将是件多有意义的事。”

除了图文记录,近几日阮佳波和朋友还在制作一个短视频,集结航拍过程中绚烂多姿的动态影像,预备在国庆节期间发布。此外,他也在书本后勒口打了个小预告,写着“《绘眼识上虞(上虞手绘地理图册)》,预计2021年出版”,这将会是阮佳波对家乡上虞的又一此记录,前后构成其“发现上虞·品味家乡”的三部曲。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