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4℃-1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中央深改委会议刚通过!这对浙商夫妇已为此拼搏10多年 

2019-09-12 19:47 |浙江新闻客户端 |特约撰稿 卓勇良

timg (2).jpg

据新华社报道,9月9日下午举行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会议指出,要积极推广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替代产品,增加绿色产品供给……
看到这一新闻,我为一位浙江企业家感到由衷高兴。这话从何说起呢?
在我看来,落实这一意见的关键,是寻找塑料制品的替代品。而全球首款无机降解可塑性材料,已由长兴一家企业发明并批量生产!这款材料以长兴储量丰富的石灰石为主要原料,能以更低成本,替代塑料胶带、快餐盒、瓦楞包装箱、其它塑料包装制品、一次性塑制品等,大大降低塑料污染。
这是长兴人蔡剑勇厉瑞亚夫妇,历时13年,耗资4亿多元,在全球首先研发生产的。现在,邮政、申通、圆通、中通等六大品牌快递企业已经与山联(长兴)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蔡剑勇厉瑞亚夫妇创办的企业)签约,将全面推广使用该企业生产的绿色胶带、纸箱。

我曾数次深入访问蔡剑勇厉瑞亚夫妇,在我心中,他们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他们在创业过程中体现出的企业家精神,深深打动了我,抑制不住地想写下来,跟大家分享。

01

创 举

业界首创的一款“三无”产品

timg.jpg

2017年夏天的一个清晨,我惬意地坐在从长畸返回上海,排水量14万吨的邮轮客舱阳台上。蓝色天空下的蓝色太平洋,远处洁白云层快速翻滚,辽阔壮美。

我无意识地凝视着离我而去的海流,随意地想着一些问题。突然发现,海面上每隔一小会儿就会漂过一些垃圾。我有些惊讶,站起来倚在栏杆上俯视观察。那些垃圾当中,不少是废弃的塑料制品,如塑料瓶、塑料包装袋、塑料碎片等。

绿色环保是富起来的人们的必然主题。2019年7月24日东京奥运会奖牌亮相,日本人在日本收集了78985吨小家电和621万部旧手机,炼出32公斤纯金,3500公斤纯银,2200公斤纯铜。本届奥运会奖牌均来自于此,其中金牌净重556克,创历届重量之最。
日本人的做法无疑具有象征意义。然而,“绿色环保攻坚战,关键是从源头抓起”。采访伊始,蔡剑勇就向我点明了他们夫妇创新产品的重大意义。
蔡剑勇夫妇的无机降解可塑性材料,是业界首创的一款“三无”产品。亦即生产过程无污染,使用过程无污染,废弃过程无污染。

SGS公司测试96小时并追加48小时后的无机薄膜降解照片

这一新型环保材料的70%是碳酸钙。碳酸钙是一种无机化合物,蕴藏丰富,用途广泛。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1988年以来与碳酸钙相关的发明专利授权7768项。这一材料的其它30%,是无毒无害的树脂和助剂。

这一材料结构决定了其成本并不高的特点。碳酸钙每吨400元左右,树脂和助剂的价格稍高,但占比较少。不过因这一材料的薄膜厚度大于塑料薄膜,因此薄膜成本或稍高于某些塑料薄膜。
这一材料的一大特点是具有降解功能,这是替代现有塑料制品的一个最重要功能。2019年6月,山联公司请全球权威的SGS公司进行光降解检测。他们送交的试样,在光照下经一定时间达到脆化点,表明具有光降解性能。蔡剑勇说,这一材料室外废弃一年半左右后,能脆化成颗粒状,重新回复加工前的碳酸钙原貌,回归大自然,不会造成土壤、水环境与大气污染。
这一环保创新产品目前已开发形成产品系列,如大量推广使用,可从源头上一定程度地避免“白色污染”。
——薄膜胶带。2018年全国快递包裹近500亿件,如每件使用1米封箱胶带,则塑料制品使用量达500亿米;塑料地膜能促进农业增产,但污染不可小觑。以无机降解材料替代已有的薄膜胶带,是从源头减少“白色污染”的一个途径。
——食品及工业包装。这里的一大亮点是用这一材料生产瓦楞周转箱,由于其强度提高,周转次数增加,成本有所降低。如将其与无机降解胶带配套使用,同时建立市场化回收机制,能在降低成本下减少快递行业使用纸质瓦楞箱和OPP胶带造成的污染。
——一次性用品。诸如酒店的梳子、牙刷,快餐用的盒子、盘子、叉子,一次性杯子,一次性检测检验用品等。

02

前 奏

20多年印刷业摸爬滚打攒下了资本和“智本”

任何成功的发明,都逃脱不了康德的一个哲学论断,世上“没有偶发的事件”。蔡剑勇厉瑞亚夫妇研发成功的创新材料,可以追溯到夫妇俩的印刷创业。

蔡剑勇夫妇,夫妇俩面前是用无机降解可塑性材料制作的胶带、一次性用品等。

结婚伊始,夫妇俩利用业余时间,在家里用小型圆盘机印名片,厉瑞亚说“家里像个加工厂一样”。隔不多久,开始做塑料贴膜印刷业务。

蔡剑勇当时在印刷厂工作,主要是在上海跑业务。上海第一个购物纸袋,就是他的业务,后来工厂承包,一个季度完成了一年任务。
两人家里都不富裕。厉瑞亚至今仍印象深刻,蔡剑勇跟她谈恋爱时,喜欢跟他谈论资本,喜欢跟她讲那个年头的一句名言,“面包会有的”。
厉瑞亚或许更觉得蔡剑勇天生就是个创业者。还未参加工作时,蔡剑勇就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尝试着做女孩子的高跟鞋。厉瑞亚以对丈夫为豪的口气,笑着跟我说,“他那时候说,他以后会有企业”。

结婚第三年,这是1990年,蔡剑勇离开印刷厂下海,来到上海,开始印刷业的创业生涯,厉瑞亚随后也来到上海。

刚开始时主要是做些印刷厂的配套辅助业务,1997年购置了自己的印刷设备。厉瑞亚说:那时候也是年纪轻,天不怕地不怕,精力也好,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很简陋的。那时候因为上海下海的人不多,租不到很大的房子。我们是在徐汇区比较中心的那个地方,后来是到一个村里,租他们原先养猪的房子。这样做了五六年,后来再造的新厂房。
1993年是他们创业的一个峰值年。3月份,创办了集体性质的福利企业,上海徐浦包装印刷厂,这家企业至今仍由厉瑞亚负责经营,有三四十位员工。5月份,注册成立了上海三联包装纸品有限公司。大致在这同时,夫妇俩在长兴创办了当地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做塑料印刷业务,营业执照编号为00001。不过这家企业没几年就办不下去了,他们把设备运到了上海。

timg (1).jpg

10年后的2003年,他们在嘉兴南湖区购入15亩地,创办了嘉兴市三联纸制品有限公司。至此,形成了小小的“三联系”印刷集团。
夫妇俩印刷事业的鼎盛时期,是1997至2005年这一段。最多时拥有7台海德堡印刷机,这种印刷机当时通常900万元一台;他们高峰时有400多位员工,年销售收入约1亿元。
当时他们以外销为主。老外来厂里“抓计划”,和他们一起开生产计划会议,有时开到翌日凌晨5时,3个月要出几千万册出口的印刷品。
这是一个资本积累时期。夫妇俩“无机降解可塑性材料”的研发成功和产业化落地,需要巨额的货币资本,以及他们自身的知识资本,还有海外人脉关系、销售渠道等社会资本,都是在这个时期形成的。

03

研 发

“失败了,我们就养老了,不干了。” 

2016年7月5日下午4时多,福建泉州的一家机械制造厂。蔡剑勇和他的四个小伙伴,目睹按他的想法制造的薄膜机,装料一个来小时后,吐出了他们所需的薄膜。这个薄膜,是用“无机降解可塑性材料”制成,绿色环保,业内首次。

发明念想

2006年,就在夫妇俩的“三联系”印刷集团仍处于高峰时,蔡剑勇提出以碳酸钙为主要材料,研发无机可塑性材料的想法。夫妇俩显然并非因为印刷产业走下坡路,才开始创新转型,完全是一种事先的、积极的发明转型。
蔡剑勇长期与纸打交道,知道碳酸钙在造纸和塑料行业的重要作用。蔡剑勇告诉我,美国人30年前发明一款透气薄膜,应用于尿不湿,碳酸钙占48%。新世纪初期,蔡剑勇夫妇承接过以碳酸钙为主要原料的石头纸的印刷。蔡剑勇觉得,碳酸钙既然能做纸,应该也能做胶带。

“山联”的生产车间

蔡剑勇的目的是要让碳酸钙在他所设想的新材料中占有主要比例,现在实际是70%多;还要克服石头纸的一些缺点,如难以防尘、不能回收利用等。以此而形成广泛的用途,如生产薄膜胶带等。这显然是一种革命性的创新,难度可想而知。
研发前期主要是搜集资料、调研等。2010年,蔡剑勇开始全身心投入研发,基本不再过问印刷业务。印刷业务由厉瑞亚承担,印刷厂成为蔡剑勇发明研发的支撑基地。 

台湾三年失败

2011至2014年,蔡剑勇在台湾一家装备企业做试验。这是一家专业生产造粒、薄膜设备的企业。夫妇俩耗资2800万元,蔡剑勇在台湾足足待了一年时间。最后并未成功,做出来的薄膜是网状的。
“失败是什么感觉?”我2019年7月采访时再三问蔡剑勇。
“当初感觉空白”,蔡剑勇说。
“2800万投进去就觉得空白?”,我问得有一点小人,但忍不住继续再问。
“没感觉。当时做好思想准备了,研发就要砸钱,失败或成功”。
两年后的2016年7月1日,夫妇俩又开始第二轮小试。这次他们把造粒和制膜,分别放在两个工厂进行,设备耗资640万;工艺由上一次的吹膜法改为流延法,终于取得成功。
那天在场的两位小伙伴相拥而泣。蔡剑勇第一时间给太太打电话,他第一句话是说小颜小康在哭了,又说,“我眼泪在眼框里打转,但是没有掉下来”。 

夫妻同心

就在蔡剑勇全力研发时,厉瑞亚全力打理“三联系”印刷集团业务,为研发提供“子弹”。但即使这样,仍不足以支付巨额研发费用。这时,恰值印刷业利润率开始下降,夫妇俩决定退出印刷行业,全力研发新材料。
2012年,转让嘉兴三联,3800万元;
2015年,转让上海三联,8000多万元;
2016年,转让上海的多数房产,1亿多元。
小计:21800多万元
前两笔钱用于研发,后一笔钱主要用于下文要说的产业化落地。
这无异于一场豪赌。蔡剑勇讲这些故事时,我们两人的双眼都有一点湿润。他们退出了长期从事的印刷业,表明着他们发明转型和二次创业的决绝;钱的数字具有很强烈的象征意义,表明着他们研发新材料的巨大投入,也表明着他们的人生选择和价值观升华;蔡剑勇说:
我这时已经没有退路了。当初我跟我们小厉说过,这条路我是走了一条不归路,没有回头的,只有往前走。等待我的要么是成功,要么是失败。不过,我给小厉的生活和居住都是留下的,无论怎么着,我们都会比刚来上海时强。当然,印刷产业是没有了。
“失败了,我们就养老了,不干了。”我那天与他们夫妇俩一起在公司食堂午餐时,厉瑞亚说。真心是一对死党,我暗暗由衷赞叹。 

04

落 地
“你又不是专家,人家凭什么相信你”

产业化落地比研发更难。夫妇俩10年研发,接着又用3年实落地。蔡剑勇说,研发的时候,内心很平静,大不了失败。现在反而很忐忑,因为难度更大,牵涉面更广,情况更复杂,需要考虑的问题也更多。 

参数!参数!

在福建那家工厂做出的薄膜,检测表明仍有20%左右数据不符合要求,并未能完全做到无毒无害。而就在长兴投资2.5亿元的项目的土建开始动工时,这一创新性的“无机降解可塑性材料”,仍有不少指标不符合要求,其中最主要的如降解参数等仍不过关。
不过,蔡剑勇气定神闲。因为他知道,虽然接下来工作量仍很大,但成功在望,关键是追求更好的参数,把产品做得更完美。蔡剑勇说:
调整参数整整走了一年的历程。把小试、中试的参数,全部推翻重新来一遍。配方全部调整,做到降解,无毒无害,累计380个参数。
相当一些参数需要第三方权威机构检测,才能最后确认。为此支付的各种检测费用,累计达到1000万元左右。即使到了产业化落地,销售已经发生时,一些参数仍在调整。总之是尽可能地确保这一新材料的品质和环保等诸特性。
有专家对无机降解提出疑虑。材料中的七成多的碳酸钙能回归自然,还有两成多的树脂怎么办?不解决这个问题,这一所谓无机降解可塑性材料,虽已是重大进步,但仍不能算是完美。
蔡剑勇又进行了三年多的艰苦探索。终于找到了厌氧降解方法,能让树脂较快降解为二氧化碳和水。他们请美国权威机构的检测表明,147天的降解率达到17.3%,一定时间内的最终降解率能达到80%至90%。 

一波三折

这是一个神奇的产品。简单地说,就是用石头拉薄膜。而且,这一产品不是出自名声显赫的科研院校和大企业,只是出自民间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家。
所以这一项目在长兴县里,历经半年,三次上会,均未通过。而如项目不能落地,一切都将没有意义。不过他们也理解别人对于项目风险的担心,山联公司副总经理钱海锋那天跟我说:全球没有的技术,你又不是专家,又不是学者,又不是这方面的博士,凭你一个人怎么搞得出来,人家很怀疑。

山联长兴公司10万吨大产线,摄于2019年7月

转机出现在2017年2月,新上任的长兴县委主要领导来到上海,出席长兴上海商会的年会。会议前一天,县领导跟蔡剑勇说,这个项目你老蔡研发的,你老蔡来投资,带资金来的,我们为什么不相信你,不支持你?你是真金白银自己的钱带过来的,而不是忽悠政府。所以,我们一定要支持你项目落地。

听说在县里讨论时,钱海锋告诉我,长兴县领导是这么说的:
蔡董事长是带着自己的钱来投资的。没有一个傻子,会把家产卖了,带上亿的资金,项目一点底都没有,扑通扔下去。这种企业家我们为什么不支持他,我们政府又不吃亏,无非就是划块土地给他,所有的钱要他自己投的,为什么不给他?
钱海锋强调说,“就这句话,会上通过了我们的项目”。
这时,山联的试验性产品也已经做出来了。凭着客观逻辑,产品事实,以及夫妇俩的家乡情结,长兴方面以优惠价格,出让给他们110亩建设用地。2017年7月,山联小浦工厂举行破土动工仪式。 

小产线和大产线同时推进

可是在蔡剑勇夫妇这边,他们觉得还是需要进一步测试,以进一步完善生产工艺。他们在2017年10月,10万吨大产线的土建开工的同时,又花1500万元,订购了一条年产量3000吨的小产线。
这条小产线安装在长兴一个闲置厂房,一个2500平米的车间里,专门用于产品测试。2018年春节前后,长兴大雪,气温零下12度。山联公司副总经理李义平跟我说,“这实际上相当于中试”。
这时,小产线在检测调整,大产线在土建,一大堆事务缠身,蔡剑勇说,真正是觉得有一点辛苦。
他们在这条小产线上面,又花掉了1000万元左右,用于工资、材料等。他们用这条线进行了58次实验,形成了第9代薄膜。终于在2018年10月1日,取得了比较完善的工艺实验和调试成果。
对于这条花了2500万元的小产线,曾在当地从事过以碳酸钙为主材的“透气膜”生产经营的李义平,觉得“很值”。他说:
原来是实验室里,好多东西还不能准确把握,能不能在大产线上做出来还是一个未知数。现在从调试看,我们当时这步是对的。我现在很有底的,小产线能够做到,大产线就不怕,可以再调整。

05

启 示

一种典型的决绝式的发明转型

蔡剑勇厉瑞亚夫妇从印刷行业出发,开创性地打开了无机降解可塑性材料产业的大门。
他们是一种典型的决绝式的发明转型,把自己20多年的创业形成的货币资本,其中最重要的是把企业经营的未来,几乎全部押宝在一个前景未卜的产业上,真正体现了企业家精神。 

理想主义

蔡剑勇夫妇是典型的理想主义者,为了一个念头而不顾一切。当然,他们是有依据的,要不就真的成了一场典型的瞎闹。然而这一念头在未成功之时,石头拉膜,近乎疯狂。
理想主义是企业家精神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其最大特征,是对于未来有美好憧憬,总是能让自己充满信心,总是乐观地看待困难。基于对美好前景的憧憬和自信,理想主义者总是愿意放弃眼前的物质利益,以及放弃长远物质利益的某种确定性,且又能顶住世俗的价值要求,不惜代价地追求既定目标。蔡剑勇夫妇享受探索客观奥秘带来的愉悦,更渴望享受成功的快乐。
创业创新和企业转型,理想主义不可离场。物质利益当然很重要,但如果单纯地为了物质利益,就会被世俗的利益所蒙蔽,一些创新行为就难以实施;如果一切都必须计算清楚,创业创新和企业转型就将难以实施,因为前景多半总是难以清晰。理想主义弥补了纯物质式追求的缺陷,使得创业创新和企业转型,能以一种精神上的确定性,克服技术和市场的不确定性而积极推进。所以大凡成功的企业家,难免有一些浪漫主义气质。
战略思维是理想主义的标配。只有对未来充满期望的人,才能较好地进行战略思维,而战略思维是理想主义者实现其愿望的必然行为取向。蔡剑勇关于禁塑的替代产品的想法,就是典型的战略思维。我那天采访,蔡剑勇告诉我,正在推进如何让自己的企业标准,成为这一产业的国际标准的一些工作。他说:
禁塑的关键是要有替代产品。通过我们山联30年的努力,又诞生了一个新的行业。我们先运用到部分领域,把这个产品做得成熟。仅是一个瓦楞包装箱,在中国就是一个大于一万亿元的市场。

科学精神

科学精神洋溢于蔡剑勇夫妇,研发成功无机降解可塑性材料及其制品的全过程。科学精神是一种对于客观世界的敬畏精神,勇于突破已有的框框,乐于寻找隐藏在纷繁杂乱的事实后面的客观规律。
蔡剑勇夫妇的研发进程,是有其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为基础的。他们长期浸淫于纸制品产业,20年前接触碳酸钙占50%左右的石头纸。他们的念想是在已有材料基础上,提高碳酸钙比重,并具有无机降解、无污染的环保绿色功能。这其实可以理解是为一种循势创新和循势跨界的转型,即在原有的知识和专业基础上的一种创新转型。
科学精神体现在创业创新和企业转型上,就是必须严格以科学知识和科学程序为前提,必须高度严谨。蔡剑勇2012年想走捷径,毕其功于一役地试图在一家工厂搞定造粒和制膜两道工序,同时又为了降低费用而没有选择流延法。3年试验,耗资2800万元,憾而未成。后来他果断放弃吹膜法而采用流延法,把造粒和制膜放在不同工厂试验,每一环节都追求最佳参数,终于获得成功。
科学精神的另一体现是稳健踏实。科学精神也包含着必须考虑失败的可能,周到安排项目全过程。蔡剑勇夫妇的整个发明过程,全部用自有资金,所以他们始终很坦然,随时都准备接受失败。产业化落地阶段有社会资金入股,蔡剑勇夫妇也有失败清偿的资金准备,以对得起朋友。
人文精神体现于科学精神之中。由上文可见,冒险精神是必须的,但创业创新和企业转型的财务稳健也非常重要。这里的关键是,应该努力不让项目的不确定性,危及团队的其他成员,以及投资人的基本利益的稳定性。科学精神在这里转化成了一种人文关爱。

商业模式

项目走到后期,就必须由原先封闭的个人英雄主义,走向开放的团队合作。就必须利用社会资源,建构社会化的产业链,加快提升项目商业价值。随之亦提出了优化和创新商业模式等要求。
山联公司副总钱海锋2013年开始和蔡剑勇一起跑研发,是蔡剑勇的一个主要助手。钱海锋与夫妇俩形成了一个以项目研发成功为目标,不拘泥于近期利益的合作模式。
钱海锋今年41岁,在上海从事房地产绿化工程,现在仍有一支100余人的施工队伍,他现在95%的精力和时间在山联公司。钱海锋是钦佩于蔡剑勇夫妇的为人和项目本身的商业前景而与之合作,刚开始一起出差时,他们各自花自己的钱。钱海锋说:我们两个对这个(指物质利益)都看得很轻。前段时间我和他吃饭时还在讲,做大了,做到上千亿了,给你零点几(股份)你也够吃了;没有做成,给你95%也没用。他们在研发阶段采取全产业链模式,这是因为研发新材料必须落脚在具体的制品上,局部还必须自建供应链。但在产业化落地后,即采取了自身优势产业,与建构社会化产业链和供应链相结合的模式。山联公司为此设立了造粒部,材料母粒除自己使用外,将供应市场。以后或许胶带基材也可外供。
山联公司还在考虑采取技术合作推进资本合作的方式,加速推广无机降解的绿色环保瓦楞箱。他们正在与另一大企业合作,在中西部地区用当地取之不尽的砂子生产这一绿色环保瓦楞箱,同时建立市场化的回收系统。
全球市场正在殷勤地向山联公司招手。我采访的那天下午,夫妇俩分别接待两拨来访者。蔡剑勇厉瑞亚夫妇及其团队,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