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9℃-2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船老大和外籍船长“凑”到一块说了些啥? 共同破解商渔船安全难题 

2019-09-12 11:36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王索妮 通讯员 王昱飞

离东海全面开渔只有不到一周时间。在一片艳阳之下,9月10日上午,中国第一渔村宁波奉化桐照村的桐照码头,渔船肆意地沐浴阳光,享受着所剩不多的风平浪静的闲暇。

为了一场从未有过的会面,一大早,陈宏江、林仁光、林松辉等多名渔船船长就出现在码头的“浙奉渔运00988”上。出发前,几人还特地将自己拾掇了一番。不过,当外籍船长也被“请”到船上后,空气中立即弥漫出尴尬的气氛:一边是皮肤黝黑、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船老大,一边是制服笔挺、绅士范儿十足的老外,再加上语言不通,双方只能面面相觑。

“我们不是敌人,我们航行在这片海域上,大家都希望安全。”“美总默林”轮船长布卡·伊万的发言打破了僵局,经宁波海事局指挥中心主任周驰翻译给各位渔船船长后,立即换来一连串的点头。紧接着,现场又陷入寂静。

“你们有什么想对外籍船长说的,我可以翻译,宁波方言翻成英语、英语翻成宁波方言都没问题!”周驰有点急了。他心里清楚,能让渔船船长和外籍商船船长“凑”到一块儿各抒己见,这样的机会过去并不多。而这场会面的背后有着更深更长远的考量:通过多次类似的交流沟通,搭建“宁波沿海商渔安全协作对话平台”,达成若干条航行中的规则共识,从而推动宁波平安海域建设。在周驰看来,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更是一件可以救人性命的事。

用矿泉水瓶“扮演”船只,进行推演

数据可以说明一切。宁波舟山港连续十年位居全球第一,商船航路纵横交贯,渔船渔场星罗棋布。在宁波海域,日均商船流量3000余艘次,包括大量油轮、集装箱及散货等大型船舶,渔汛期船舶总数可达5000余艘次。近10年宁波沿海商渔船碰撞事故中,造成死亡失踪的案件七成涉及外国籍船舶。特别是2016年山东荣成籍“鲁荣渔58398”号与马耳他籍货船“CATALINA”在宁波海域发生碰撞后,造成“鲁荣渔58398”19名船员死亡失踪。

“鲁荣渔58398”轮沉没 图片来自网络

“说实话,我们见着外籍大货轮,会有种碰到怪兽的感觉。它带起的一个横浪就能把渔船打翻。所以遇到大轮船,我们都会打起十二分精神……”林仁光的“苦水”刚“倒”给外籍船长听,船长们就火速摆手“回击”:“我们不是‘怪兽’!你们这些密密麻麻的渔船对我们来讲才是噩梦!”布卡特别指出,自己遇到渔船同样会打起精神,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商船进入宁波附近海域,雷达上会出现一大片的渔船标志,但仅通过标志是无法判断哪些渔船正在作业、哪些渔船是自由航行的。

原本在一旁沉默的“川崎慕尼黑”轮船长苏坎特·库马尔·塔来这时也忍不住发话了,他的提问让船老大们忍俊不禁:“你们中国渔船是不是有‘抢船头’的习惯啊?”

过去,渔民口中有种说法流传甚广,叫“抢过大船头,吃穿不用愁”,这种近距离抢越他船船头的行为原本是为了图个吉利,现实中却非常危险,极易酿成事故。“其它地方我不晓得,但在我们宁波海域,这样的情况几乎看不到了呀。”陈宏江笑着表示。

同样都是通行于汪洋大海之中,商船和渔船一直以来却拥有着各自平行的世界,之间的隔阂也很深。周驰解释说,其中一点,是因为商船遵循国际海事组织公约,而渔船遵循的是《开普敦协定》和渔船检验发证法规,“换言之,商船和渔船有各自的标准。所以,要破解商渔船安全难题,也是一个全球性话题。”

互相“吐槽”没有任何意义,关键是消除双方曾经根深蒂固的误解。为了让渔民也能了解商船的工作状态,当天下午,渔船船长又跟随海事人员,前往宁波舟山港梅山港区集装箱码头,参观一艘10万吨级的马耳他籍“达飞拉斯卡拉”轮——它的长度,足足有“浙奉渔运00988”的10倍。一进入这片从未涉足过的地方,船老大们就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不停地拿出手机拍照。

“达飞拉斯卡拉”轮预计在宁波港停留一天,因此也有足够多的时间留给满脸惊奇的船老大们。船长卡乔卡和大副杜德克向渔民介绍了设备运作情况后,特别邀请大伙儿走进驾驶舱感受商船船员的视角。“整个看下来,我才意识到,我们都是船长,都在这一片水域谋生,都不容易。”林松辉说。

在并不宽敞的会议室,两方船长再次有机会坐下来深入倾诉。伴着浓郁的咖啡香,气氛突然不再像最初那样陌生而紧张。

“以前一直以为商船可以通过海图得知我们渔船的状态,现在才知道,商船船长认为,渔船应该通过号灯表示自己的状况。”林仁光当场建议,干脆就明确号灯的颜色,同时,渔船若在夜晚拖网时,还可将探照灯往船尾打一定距离,示意渔船正在作业。这个建议也得到了双方认可。

杜德克则说,之前几次夜间航行中,都碰到中国渔船靠近时向货轮打激光灯的情况,后来他才明白,这是对方在询问自己的船是否有人值守,“今后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商船也可以作出回闪,让对方安心。”外籍船长听后表示,将向各自的公司提交这些建议。

“一边是最有话语权的航运公司,一边是极具代表性的渔船船长,我坚信,这些改变全是有可能推动,并且会发挥实实在在效果的。”周驰说,双方最后的交流,已不再是对抗状态,更像是本土风俗观念与一套国际规则之间的相互融合。 

“这些改变看上去很细微很具体,但却是现有条件下切切实实可以防范商渔事故的良好做法,也是我们海事部门在当前涉海涉渔严峻形势下发挥专业性及国际化优势所做的创新与探索。”周驰坚信,中国要有商渔船事故防范经验,应该出在浙江,而浙江要有经验,应该出在宁波。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