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6℃-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省纪委省监委把这作为“观察点” 基层减负德清挥出“三板斧” 

2019-09-12 07:32 |湖州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李攀 通讯员 颜新文 杨文虎

顶着35℃的高温,检查消防安全、查看工程进度、指导垃圾分类……在外奔波六七个小时,浅蓝的衬衫被汗水染成了深蓝色,可湖州德清县钟管镇沈家墩村党支部书记房春华的脚步看起来依旧轻快,“不必要的负担少了,能腾出手多干实事,不累!”而在半年前,他常常因一天开四五个会,通宵“挑灯”赶台账等琐事身心俱疲。

减负后,基层干部有更多时间用在服务群众上。图为德清县钟管镇沈家墩村在村监会的监督下,由村民代表向村党支部书记进行现场质询。

和房春华一样,卸下“包袱”后,德清县基层干部的“幸福感”越来越强。今年是中央明确提出的“基层减负年”,如何直击痛点、找出症结、开出良方,今年3月以来,省纪委省监委将德清县作为基层减负“观察点”,连续3次蹲点调研。

清理“七多”、优化督考、厚待关爱,半年来,德清县挥出的减负“三板斧”是否真正切中了要害,又能否根治顽疾,防止反弹回潮?8月底,记者和调研组再次进行了回访。

一面白墙回“素颜” 三张清单减“七多”

傍水而建的钟管镇沈家墩村,白墙黛瓦组成了这里最“纯”的色调,但村委大楼的一面面墙却一度打破了这种“纯粹”。

村邮服务站牌子、调解室牌子、涉农主要收费项目标准牌子……还有各个部门要求上墙的制度,房春华的手机里存着一张去年的照片——从村委大楼一楼到二楼,花花绿绿的牌子、制度把四面白墙“装点”得琳琅满目。他曾数了一下,光是各色牌子就多达21块。当了20多年村干部,他深知这些牌子背后的“道道”——有的部门强制要求挂牌是为了刷“存在感”,有的是为了表示重视,还有的只是为了应付检查,越是“精品村”,挂牌越是多。“真正有作用的没几块。”他说,有个部门挂了块工作站牌子,向村里要了一间办公房,可一年只有一两次派人来村里“工作”。

前不久,房春华一口气摘下了10块牌子,村情介绍、制度流程、三务公开等原本上墙的展板也被整合到了一块触摸屏上供群众查阅,白墙回复了往日清爽的“素颜”。

他的这分勇气和底气来自德清县针对基层机构牌子多、上墙制度多、政务工作APP(微信公众号)多等“七多”问题列出的“三张清单”。“我们调查发现基层干部反映强烈的涉及‘七多’问题的琐碎事项有392项。”德清县“三进三服务”领导小组减压松绑协调小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这一份“家底清单”,德清县又梳理出了详细的“减负清单”和“责任清单”,“凡是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上级党委政府明文要求和推动工作实际需要的,一律要被清理出局。”目前德清县已建议撤销、合并的“七多”事项有211项,总数减少53.8%。

德清县洛舍镇三家村村“两委”干部现场清理机构、牌子、上墙制度。

10块牌子被摘下、15个关注的公众号取消9个、8个政务APP删了4个……房春华细数“七多”缩减后的种种变化。然而,如果只是简单地清理“琐事”,他仍不免担心会不会时间一久,就反弹回潮。在他的印象里,光是摘牌子过去就摘过五六次,可时间一久,白墙又变成“大花脸”。

“七多”的背后实则是上级部门“任性”地将不必要的事务压到基层。他的顾虑,在德清县的这一次减负行动中也得到了回应。清理后,县级部门如果再有进入村(社)的事务,就需要对照“三张清单”,填写相关审批表,经过协调小组审批及县纪委县监委备案后,才能绿灯放行,“监督前移便于我们为基层干部减负把好关,守好门,防止反弹回潮。”在德清县纪委县监委,记者就看到了一张关于农村家宴厨房食品安全管理制度上墙的说明被“卡”在审批途中。

清单之外无职责,这“三张清单”的出台让基层干部挺起了腰杆。今年8月初,有多位村干部向钟管镇纪委书记费力波反映县里一家协会下发了一份通知,要求发动村(社)和群众共同参与投保一份价格为250元的0至3岁婴幼儿意外保险。费力波对照清单发现,这项事务没有上级党委政府明文要求和审批备案,且不符合《浙江省农村集体资产管理条例》要求,他紧急叫停了这项事务。

精简台账减负担 优化督考治源头

在基层干了20多年,德清县乡镇干部谈国明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次小小“吐槽”竟会引起省级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今年3月,省纪委省监委在德清调研时,谈国明忍不住发了句牢骚——省里的一项创建评比考核指标规定,发现一处散养的禽畜要扣0.5分,总分2分,扣完为止。“我所在的乡镇处于城郊,不让群众散养禽畜难度太大。”谈国明用自己的方法算了一笔账:这次创建评比,镇里共投入1.2亿元。如果没评上,按照百分制换算,扣0.5分就相当于60万元打了“水漂”。验收前,他专门请了20多个人到处抓散养的狗鸡等禽畜。同时又趁着暑假,请来四五位语文老师,专门负责做台账。调研组随后向主管创建评比的省级部门进行了反馈,该部门还专门找到谈国明了解情况。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谈国明的困惑也代表着很多基层干部的心声——负担表现在基层,根子却在上面。要想彻底解决台账多、接待陪同多、迎检任务重等基层最为苦恼的问题,还在于上级科学地挥舞好对基层的考核指挥棒。

在此次减负中,德清县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针对督查考核中存在的多头检查、重复考核、过度留痕等问题,当地采取“合并同类项”的办法,对相同或类似的督考事项进行优化整合,严控总量和频次;通过规范督查考核行为,少听汇报少看台账,直奔现场直面问题,推动督考工作提速增质促效。截至目前,共取消县一级督查考核事项123项、同比减少52.4%。对于基层干部普遍反映可能存在不合理不科学的督考指标,由县委办、县政府办督查室统筹后及时向上级反映。

德清县禹越镇创新提出“1带5”考核模式,为中心工作设置同一考核体系,同步现场督考,同步进行亮牌。

这一次减负着实让德清县综合行政执法局静态交通执法大队副大队长马德锋长长舒了口气。今年他所在的单位承担了德清县新增1万个停车位的任务,如果按照过去的考核方式,他至少要准备5本台账,送到市县两级治堵办、住建、综合行政执法等5个部门。“每个部门要求上报台账的时间几乎都不一样,每更新一次数据就要到路面重新梳理统计一次,然后每条路都要拍前中后3个点位的照片做台账,压力太大。”现在,5个部门的考核被归并为一个,他只需要每月每季度统计上报给县政府办督查室即可。

同时,德清县还创新推出模拟考核和双向评价机制,前者更多是通过部门实地走访的方式,评估镇(街道)考核任务完成的进度和效果,并进行点评和指导,而后者则是给予了镇(街道)考核部门的权力,倒逼责任部门力戒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积极帮扶指导镇(街道)工作。

澄清一封举报信 心理减负促担当

过去半年多来,阜溪街道党工委委员、五四村党总支书记孙国文的情绪一度很低落,很多村民也不敢相信:这位“明星书记”竟会被“调查”。

去年11月14日,一封实名举报信寄到了德清县纪委县监委,举报人称:五四村黄泥山茶地存在私下层层转包、孙国文违纪。

调查后发现,2008年,杨某某承包了五四村50.06亩土地,并委托盛某某作为法人代表注册公司。后来由于个人原因,杨某某自愿终止了承包协议,经五四村两委商议和党员、村民代表大会通过,将部分土地转包给他人。但在转让过程中,举报人认为自己利益受损,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便主观认为孙国文存在违纪问题,希望通过县纪委介入达到“解决自己个人经济诉求”的目的。

查清事实真相后,今年5月14日,德清县纪委县监委的澄清工作组在阜溪街道办事处,召集街道党工委班子成员,为孙国文澄清正名。“在基层,不怕身体累,就怕心里累,感谢党委政府的这项好政策,让我免受委屈,今后我也会更注意规范自己的工作。”孙国文在澄清通报会上激动地说。

容错免责,通报澄清,旗帜鲜明地为担当者担当、为脚踏实地者撑腰鼓劲在德清已成常态。今年当地已为10名党员干部公开澄清正名,此外还通过提拔重用和高规格表彰基层好干部,提高镇(街道)干部待遇等给予他们全方位呵护。

厚爱干部,开展基层减负,不是简单地减责任,而是为了让基层干部更好地解难题、办实事、求实效,这对干部工作责任心与工作标准的要求更高。

负担减轻后,空出来的时间,德清的基层干部都用在哪儿呢?今年以来,新市镇党委副书记盛丹华一点儿也没闲着,几乎每周都要去工地。去年,新市镇引进了11个高新技术企业,大多因为没有土地指标而落不了地,而当时以白彪村和乐安村两个木材市场为代表的“低散乱”企业,占地面积大、亩均税收低、安全隐患多,成为制约当地发展的一大瓶颈。

盛丹华带领着60多名镇干部没日没夜上门做经营户工作,仅用了两个月,经营户就全部腾空拆除,盘活存量土地881亩。这样的效率让她自己都感到意外,“心里有底气,就能放开手脚大胆干。”

结合此次基层减负行动,德清县推出了“实干在一线”“攻坚破难题”等机制,实行领导干部实绩纪实公示公议等制度,倒逼基层干部把更多时间用在一线,提升作风效能,用心用情“三服务”。

不少基层干部反映,基层减负的“减法效应”正逐步向“乘法效应”转化。今年上半年,德清县完成地区生产总值275亿元,增长9.1%,地区生产总值、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工业投资、民间投资等重要指标增速居湖州第一。

【深一度】

变负重前行为轻装上阵

陈宏彩 省委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教授

坚决克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切实减轻基层负担,是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和省委倡导浙江精神的必然要求,得到基层政府、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支持。实践表明,形式主义减少了、负担减轻了,基层干部就能腾出时间和精力真抓实干,创业激情得到激发、干群关系得到改善、乡村振兴的前景更为光明。

德清的减负行动,是我省基层减负动真格、重实效的一个缩影。德清实践有这样几个鲜明特征:一是抓得准、抓得狠。用三张清单来减少“七多”,该留的留下,不该留的毫不犹豫、毫不客气地清理“出局”。权力清单、责任清单是经过实践证明的行之有效的政府治理方式,在基层减负行动中,这种方式同样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二是源头治理、标本兼治。基层负担的增加,有些来源于上级部门不科学、不合理的考核指标和方式,有些来源于县乡行政管理体制、权责关系等没有理顺。针对考核督查中的突出问题,德清采用了“合并同类项”、双向评价机制等方式进行全面、系统治理;针对上级部门不符合实际的考核指标,德清县实事求是地向有关方面反映,达到了“上下联动”的效果。三是加减结合、善于“组合”。基层减负行动,“减”的是不合理的负担,“加”的是基层干部的事业心、责任心和担当精神。通过“厚关爱”,将“减少形式”和“增加发展”有机融合。

省纪委省监委在德清建立基层减负“观察点”,充分体现了担当精神和责任意识。全省各个部门都应该在基层建立“永不撤退”的“观察点”,时刻关注本部门、本系统的政策是否符合基层实际、是否人为地增加了基层负担。在此基础上,定期发布基层的“负担指数”,根据指数的变化及时采取措施。相信在全省上下共同努力下,我们一定能在新时代大力弘扬浙江精神,使基层减负长期化、制度化、法治化,打造基层减负的“浙江样本”和“浙江经验”。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