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6℃-2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涌金楼丨为了这个“小地方”的未来发展 浙江这样部署 

2019-09-11 18:44 |浙江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方臻子

VCG216d5e40687.jpg

小城镇,介于城乡之间。

浙江有639个镇、269个乡和467个街道。除去城关镇和城市范围内的街道,有大约1000个属于“小城镇”范畴。

改革开放初期,浙江小城镇率先恢复活力,成为乡镇企业和市场的集聚地,一度风光无限。

然而,随着小城镇先天不足逐步显现,“既不如村、更不如城”,又成为浙江高质量发展的掣肘。

上周五(9月6日),浙江开了一个非同寻常的会议,省委书记车俊出席。会议主题就是关于“小城镇”。会上,车俊部署了浙江实施“百镇样板、千镇美丽”工程,要推进新时代美丽城镇建设工作。浙江要建设“环境美、生活美、产业美、人文美、治理美”的新时代美丽城镇。

从“既不如村、更不如城”到“五美”,浙江小城镇的成长史,生动诠释了浙江城乡协调发展的时代脉络。

1、野蛮生长

处于中国三级行政等级的最末端,浙江的小城镇,却是在改革开发初期,轻装上阵,率先恢复了活力。1981年,我们涌金楼的撰稿人浙江省信息化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浙江省发展和改革研究所前所长卓勇良,写了一篇《鄞县农村集镇建设的调查》的调研报告。经当时省政府主要领导批示,刊登在1981年5月9日的《浙江日报》一版头条。

QQ浏览器截屏未命名.png

在这篇浙江改革开放以来最早公开发表的小城镇调研报告中,这样写道:

姜山镇有一万三千人。解放初,镇上只有一家破烂不堪的米厂和一个小油坊,手工业者也为数不多。现在,这个镇有县、区、社办企业二十六家,其中有年产值一千万元的黑炭衬厂、有产品远销欧亚各国的温度计厂等。全镇1980年工业总产值二千四百万元,工业利润五百十六万元,职工五千多人。

在这篇报告配发的社评中,开宗明义地指出了建设小城镇的重要意义——

对于活跃城乡经济,丰富农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改变农村面貌,逐步缩小城乡差别,妥善安排农业剩余劳动力,以及发展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都有着重大的意义……如果把我省量大面广的小城镇的经济搞活,逐步把小城镇建设成为经济繁荣、文化发达、环境优美、生活舒适的地方,那么,广大农民就会留恋这块宝地,不再一心向往大城市。

曾几何时,乡镇企业+市场+小城镇,形成浙江“三位一体”互为促进的发展模式,小城镇为浙江民营经济蓬勃发展提供了土壤与养分,尤其是浙江特色的产业集群,许多就是以一个或者若干个乡镇甚至村为集聚中心。然而,即使是前几年,浙江不少小城镇给人直观的印象,更多的还是“野蛮生长”,“既不如村、更不如城”。小城镇普遍存在着规划不合理、设施滞后、特点缺失、管理薄弱等问题,最明显的就是污泥浊水、违法建筑、脏乱差环境。

曾经的浙江某小城镇道路上,堵成了一锅粥。

曾经有位浙江省领导讲过一个“故事”:他去农村考察,刚下高速公路,就有人把他车上的窗帘都拉上了。为什么?浙江的城市很美,农村也干净漂亮,可唯有连接着城市和农村的小城镇,脏乱差,不能看。

曾经的浙江某小城镇一角。

自2003年启动“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以来,浙江美丽乡村建设一直走在全国前列。相形之下,小城镇成了浙江的一块突出短板。在浙江乃至全国的城市化发展战略之争中,历来有“大城市”和“小城镇”两派。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这两派观点在浙江也争论不休,也为此后浙江提出统筹城乡发展、城乡一体化发展,做了很好的铺垫。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高度重视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把“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纳入“八八战略”,亲自部署实施“欠发达乡镇奔小康工程”、“中心镇培育工程”、“千村示范、万村整治”等重大工程,开启了浙江城镇工作的新篇章。这些,都为新时代城镇工作指明了前进方向。

2、颜值革命

微信图片_20190911142218.jpg

进入“十三五”,浙江把生态环境作为需要重点补齐的三大发展短板之一,承诺决不把违法建筑、污泥浊水和脏乱差环境带入全面小康社会。

2016年底,浙江吹响了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的号角,力争用3年左右的时间,在全省1191个小城镇,全面消除“脏乱差”,不断提升生产、生活、生态环境质量,加快补齐城镇建设短板。要打造一批各具特色的洁净小镇、活力小镇、风情小镇,使小城镇成为人们向往的幸福家园。

纵观全国,没有一个省份,提出过这样的目标。

规划设计引领、卫生乡镇创建、“道乱占”“车乱开”“线乱拉”“低散乱”治理……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在一片骂声中进去,在一片掌声中出来”。

截至2019年7月底,随着最后91个小城镇考核达标,全省1191个小城镇提前完成三年行动任务。

浙江又成为全国唯一对小城镇进行全面、彻底、全域环境整治的省份。

如今漫步浙江,到处绿水青山、鸟语花香,生态环境持续改善,魅力小镇星罗棋布,绿色产业不断崛起,美丽浙江、美好生活正在成为现实。

一场成功的“颜值革命”,浙江重现诗画江南“小城故事”。

建德梅城镇美丽城镇建设示范区

虽然在整治过程中,也包含了一些文化提升、产业归并、秩序再造的内容,但更侧重在环境整治上,更多着墨在小城镇的“形”上。从深层次看,小城镇经济辐射能级低、集聚创新要素能力弱、重复和低效竞争多、公共资源共享性差等先天不足,仅仅靠“面”上的整治,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2018年6月4日,省委书记车俊在省乡村振兴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提出了“五问”:

——怎样丰富城镇内涵、完善城镇功能、增强城镇软实力、彰显城镇特色?

——怎样通过城镇的产业发展,带动乡村产业振兴,推进农业的规模经营?

——怎样发挥城镇的集聚效应,让更多的农村人口就近城镇化?

——怎样把城镇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向农村延伸,让农民更好共享发展成果?

——怎样强化乡镇统筹能力,更好地加强对村一级的领导和指导?

3、内外皆美

也是在这次省乡村振兴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美丽城镇”这几个字,第一次被提了出来。

一年后,浙江的“美丽城镇”建设工作,全面开启。9月6日,在全省美丽城镇建设的工作会议,浙江省委书记车俊说:“这次我来,一是给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画个句号,二是给新时代美丽城镇建设吹个号角。”

从车俊的工作部署中,传递出省委省政府对浙江区域高质量发展的新谋略、新布局。

这是牢记初心使命、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的具体行动

这是拓展经济空间、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战略选择

这是带动乡村振兴、推动城乡融合发展的重要突破口

这是打造大花园、建设美丽浙江的关键一环

这是夯实基层基础、推进治理现代化的有效载体

浙江的新时代美丽城镇,要“环境美、生活美、产业美、人文美、治理美”;建设的时间表是:2020年100个小城镇率先达到美丽城镇样板要求;2022年所有小城镇达到美丽城镇基本要求;2035年高质量全面建成美丽城镇。

如果说,“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是1.0,“美丽城镇”建设就是2.0。但美丽城镇并非简单的升级,而是一次质的飞跃。

浙江省整治办常务副主任、省建设厅副厅长张奕告诉记者:它的着眼点,已经从消除“脏乱差”,变成了高质量发展、竞争力提升、现代化建设;它的内容,已经从“形”上的改造,上升到对城镇的设施、服务、产业、品质、治理五大方面“魂”的升华,要让浙江的小城镇有内动力、凝聚力、发展力,内外兼修、内外皆美。

如果说1.0是“补短板”,那么到了2.0,就是要打造符合未来城镇美好生活的场景,具有了前瞻性。

《浙江省美丽城镇建设指南》里,一大批在大城市中刚刚兴起的新理念、新事物跃然纸上:智慧交通、城市大脑、5G、新零售、TOD模式、有机更新、未来社区、海绵城市、智慧养老、新型电子商务……

“城乡等值化理念,即城市和乡村虽然形态不同,但在生态、服务、治理、文化、产业等5个方面具有同等的区域价值。”他解释,“城市有的,城镇照样也可以有。”

十个一.png

“把浙江大学放在小城镇里,也未尝不可!”他说,国外很多名校都在小镇上,浙江能不能转换思路,把教育等资源放在小城镇?以人才集聚,带动一方区域发展?

建设美丽城镇,浙江更将视野放大到城镇对乡村振兴的带动上。要让一个个高水平打造的小城镇,肩负起浙江高质量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加快推进乡村振兴的重要使命。浙江以美丽城镇来推进城乡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基本公共服务普惠共享、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和平等交换,从而构建新型城乡关系、破除城乡二元结构。

比如,在《浙江省美丽城镇建设指南》中,提出了构建“镇、村生活圈”的概念,如打造15-30分钟交通圈、县域医共体、城乡教育共同体、统筹城乡产业布局等方面的内容,就是要以小城镇来辐射农村、推进乡村振兴。

而且,这个建设指南的适用对象,不仅包括了建制镇(不含城关镇)、乡、独立于城区的街道,“若干规模特大行政村可参照执行”。

5分钟.png

15分钟.png

30分钟.png

“我想,美丽城市加美丽乡村,再加美丽城镇,那就是一个完整的美丽浙江。”在讲话中,省委书记车俊道出了浙江建设新时代美丽城镇的战略考虑。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