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6℃-2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从“中国农民第一城”到龙港市 一个镇改市样本 

2019-08-30 15:46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陈文文 裘一佼 肖淙文 甘凌峰

8月30日下午3时许,浙江省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经国务院批准,同意撤销苍南县龙港镇,设立县级龙港市,以原龙港镇的行政区域为龙港市的行政区域,市政府驻地为镇前路195号。龙港市由浙江省直辖,温州市代管。

温州市苍南县,鳌江在这里入海,一道白浪,成了分割鳌江镇和龙港镇的天然界限。位于鳌江南岸的龙港镇,“冲”市的梦想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这座被誉为“中国农民第一城”的浙南小镇历史上多次承担了中国城镇化改革的试点任务,探索新型城市化路径,破解“资源配置与城市管理体制之间的矛盾”。

撤镇设市前夜,涌金君来到了龙港。就城市形态而言,龙港早已不是“小镇”。在鳌江畔的外滩眺望,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龙港丝毫不比大城市逊色。虽是个镇,龙港却以城市的标准布局来拉开框架——比如温州首个镇级体育馆、污水处理厂,全省首家镇级行政审批服务中心、首家镇级麦当劳餐厅,全国首条镇级地下人防商业街……

辖区面积183.99平方公里,常住人口38.2万,2018年实现生产总值299.5亿元,财政总收入达24.6亿,龙港市,已超过中西部一些地级市的经济体量。 

》》龙港全景图请横屏观看

640.webp.jpg

1

龙港往事

640.webp (1).jpg

1984年,张献藏在金乡,还是16岁的小伙子。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发现这个小渔村不一样了:邻居们纷纷收起渔网、出门跑“业务”;不少赚了钱的“万元户”陆续开始搬家,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去了同一个地方:龙港。

那个时候,龙港还只是鳌江江畔一个叫做方岩下的地方,5个小渔村,人口几千人,一条坑坑洼洼的老街,几十间泥屋和一片滩涂。
那个时候,龙港镇委书记陈定模带着一批干部组成“农民进城宣传队”,带着手绘的规划图,到周边到处动员,说是让先富起来的农民到龙港集资建镇、到城里落户赚大钱……30天就收到了5000多户农民的进城申请。

陈定模,1984年任龙港镇委书记

农民进城,是因为那道“口子”打开了:自带口粮进城、自建住宅落户、自办企业发展、自找门路就业——这些从未有人尝试过的办法,冲破了当时的户籍制度、土地制度、经济发展三大障碍。

张献藏跑去见过那热闹的场面:“欢迎农民进城办公室”被堵得水泄不通,农民怀里揣着自己的钱,层层围着龙港规划图,用结着粗糙茧子的手指,寻找并确认着未来生活的落点。

汽车满载沙土水泥穿梭飞驰,新建的楼房迅速升高,新浇的道路快速延伸……昔日的渔村滩涂上,迅速长起了一座“农民城”。
告别了乡村,农民迁入自己建造的城市。龙港,开始上演从乡村社会走向城市社会的全景。

张献藏喜欢龙港:这片神奇的土地,从诞生之初起就蕴藏着多么大的生机和活力。在这里,中国农民对城市的向往、追求和创造精神展现得淋漓尽致。

2

不停歇的城市梦

640.webp (3).jpg

龙港“冲市”的夙愿持续近三十年。陈定模回忆,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提出龙港周边几个镇区进行重组,谋划设市,但阻力很大。

从上世纪90年代起,龙港经历了二十多年“强镇扩权”试验。

1995年的小城镇综合改革,使得龙港镇在财政、户籍管理等7个方面获得了部分县级管理权限,但是随着试点期的结束,2000年前后大多权力被收回。   

2009年龙港镇被列为温州强镇扩权试点。这次改革试点,龙港镇主要是扩充了土地使用权、财政支配权、行政审批权和事务管理权等权限,建立了龙港城镇综合管理执法大队、龙港行政审批服务中心等平台。

2011年,龙港再一次扩大行政版图,苍南县撤舥艚镇、芦浦镇、云岩乡建制,其行政区域并入龙港。

2012年,龙港新城开发建设管委会正式挂牌,城市发展框架进一步拉开。

从2013年初开始,龙港“冲市”进程加快。12月12日,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要在各省(市、区)选择若干个建制镇开展全国新型城镇化试点。

2017年12月28日,龙港大桥(鳌江一桥)正式投入使用。大桥的开通,标志着平苍两县的鳌江、龙港两地的行车难得到解决。

1年后,在2014年12月29日,国家发改委、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公安部、民政部等11个部委发布了《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总体实施方案》。

纳入该方案的建制镇有“一南一北”两个试点:龙港镇和吉林省安图县二道白河镇。
作为全国第一批国家新型城镇化两个镇级试点之一,龙港开启了新一轮的“扩权”改革。试点地区承担5项主要任务,分别是建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建立多元化可持续的城镇化投融资机制、改革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探索建立行政管理创新和行政成本降低的新型管理模式、综合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创新。

3

镇改市样本

今日龙港街景。图片来源@河底高人

龙港撤镇设市,是特大镇破“级”限的一个样本。

在我国,像龙港一样的特大镇还有很多。这些城镇大多拥有优势产业,具有一定的人口、工业和商业聚集规模,已经具备了城市的体量和特征。

从各城镇的实践经验来看,他们所遇到的问题十分相似——机构设置和社会管理中只拥有镇一级的权限,政府服务体系没有与其规模相适应,在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配套上都难以同步。体制机制的制约逐渐成为特大镇发展的“天花板”,“小马拉大车”“大脚穿小鞋”成为对这些地方发展处境最常见的形容。

而与此相对的是,我国城镇化率正在以每年一个多百分点的速度迅速提高,但城市数量却几乎没有增长,小城市的数量反而在下降。“因为小城市长大了,但是新的小城市没有出现。”有专家称。

龙港新地标-龙腾之印和体育馆。图片来源@河底高人

从镇到市,自主权和资源配置权是关键。

涌金君从龙港镇区一路向东跨过时代大道,“叮咣”的施工声从四周耸立的高大建筑传来,龙港新城正在一片有序的忙碌中拔节“生长”。

农民造城时最流行的“通天楼”不再适宜居住,交通、教育、医疗、文体等基础设施和公共配套的供需矛盾越来越突出,龙港人将城市转型的目光重新聚焦于大海,再造一座“新城”的梦想应运而生。新城以二线城市、未来吸引50万人口的标准进行规划设计,对标鳌江流域中等城市。

站在龙港新城规划馆的露台上,向东远望,新城就在一片辽阔的土地上——3年时间围垦造地3.2万亩,相当于再造了一个“海上新龙港”。

新城的区域形似一搜航空母舰,紧邻老区,从鳌江口延伸至东海。“舰头”是中央商务区,承接并拓展老区行政、金融、商务居住、文化等城市职能;“舰身”是现代农业综合区,发展休闲观光农业,与中心湖一起构成新城的绿心和绿肺;“舰尾”是产业集聚区和港口经济区,布局临港产业、新兴产业和高科技产业,筑巢引凤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夜幕下的龙港体育馆 摄影:池长峰

记忆依稀又来到2003年,那一年的春寒料峭中,龙港人主动砸掉了耸立在104国道旁10年之久的“中国农民第一城”招牌。

破旧立新,是勇气,更是决心。

龙港市来了!你期待吗?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