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9℃-2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绍兴九旬老兵寿康保家卫国不退缩 解甲归田藏功名 

2019-08-21 07:0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周楷华 金燕翔 干婧 通讯员 杨狄 姜海涛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92岁的老兵寿康或许说不出这样的豪言壮语,但他却有着朴素而坚定的信念:“不管是谁,只要威胁到国家的安全,我们都要抗争到底。”

他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因作战英勇多次荣立战功。复员后他当过小学老师、铁路工人,却从不与别人提当年的英雄事迹。他不计较个人得失,对他来说,和战友们那份弥足珍贵的生死之情才是最珍贵的。

日前,记者来到诸暨市姚江镇江丰村的寿康家中,聆听这位“最可爱的人”讲述当年的故事。

老兵寿康

一个子弹疤痕揭开一段烽火岁月

皮肤黝黑,戴着一顶鸭舌帽,走路有些颤颤巍巍,可说话仍中气十足。他正是寿康。

在家人的帮助下,老人挽起袖子,右臂上一个深陷的疤痕触目惊心。“这是被日军用枪打的,当时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随着寿康的回忆,一段烽火岁月就此铺开。

1941年的一天,日寇到村里扫荡,13岁的寿康和乡亲们逃往山上避难。刚爬上山坡,只听“呯”的一声,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右臂,一时间血肉模糊,幸亏乡亲们及时施救才保住了性命。

国仇家恨,在少年寿康的心中埋下了斗争的种子。17岁那年,正在读中学的他和几个同学加入了当地的抗日力量金萧支队,以学生的身份作掩护,从事传递情报的工作。“别小看交通员,那也是冒着‘杀头’的危险的。”寿康说。

抗战胜利后,寿康参加了解放战争,参与解放舟山、台州等战役。1952年,他加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任第21军62师184团3机连某班班长,随部队跨过鸭绿江,参加了抗美援朝西线反击战。

战争是残酷的,战士随时都有可能牺牲。一天夜晚,寿康和战友正在执行巡逻任务,突遇敌军空袭,几个人都被炸弹击中。一夜不见寿康归来,大家还以为他已经牺牲了,没想到第二天他背着受伤的战友返回了营地。原来,他们两个是被炸起来的泥石砸伤了,寿康受伤轻一点,就咬着牙把战友背了回去。

记者还看到了一份寿康写的战场回忆,言简意赅又饱含深情:“在西线反击战时,我是班长,带着12名战士。记得其中有一个阵地叫黑桥里,当时我看到信号弹升起来了,就带着我的班冲了上去。我的手被弹片击伤了,我班里有3名战友牺牲了,这些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啊!最后都就地掩埋在战场上,现在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我这些亲爱的战友们……”

由于在西线反击战中表现英勇,他被授予两次三等功、多次嘉奖。

几次和死神擦肩而过,寿康有过犹豫、退缩吗?“不管是谁,只要威胁到国家的安全,我们都要抗争到底。”面对这个问题,老人攥紧了拳头坚定地回答。

寿康(右)接受记者采访。

一双大头皮鞋走过一路岁月静好

1956年,寿康复员回家。他悄悄地把军功章藏了起来,成为一名小学老师。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记得寿老师那双大头皮鞋。”70多岁的村民寿华康曾是寿康的学生,在他的记忆里,寿老师教学很认真,对学生也很严厉。“小男孩调皮,出操时总喜欢打打闹闹,老师会用大头皮鞋在我们脚边跺两下,我们就不敢再闹腾了。那个年代有双大头皮鞋很稀奇,现在想来应该是老师从部队带回来的。”

穿着在当时很“拉风”的大头皮鞋,寿康走过的却是一段深藏功名、不求回报的静谧岁月。

后来,寿康还当过铁路工人和农民。不管做什么,他总是勤勤恳恳,从不跟人谈论自己曾立下过的战功。

“这么多年,大家伙只知道他上过战场,谁都不知道他立过战功。”江丰村党总支书记寿长春告诉记者,寿康很低调,却是个热心肠,经常利用自己的文化知识帮别人写材料,还帮助村里管理过老年活动室。

对外人不炫耀战功,对家人他也谈之甚少。“我进门30多年了,从来没听公公讲过立功的事情。”寿康的儿媳妇汤燕芳说。

前不久,姚江镇开展退役军人信息采集,一张照片引起了姚江镇武装部工作人员的注意。“很震撼,他的胸前挂满了勋章,我意识到这位老人不简单。”经过调查,他的猜测很快就被证实了,随后寿康的事迹才被乡亲们知晓。

寿康的家境并不宽裕,儿子是村里的垃圾清运员,儿媳妇当护工,孙女在加油站工作。去年,一向身体硬朗的他突然生了一场大病,身体已大不如前。谈到家庭的状况,他连连摆手,“我做的都是为了保家卫国,没什么特别的。能享受安定的生活,我就很知足了。”

大头皮鞋已不见踪影,寿康的心淡然如初。

 寿康收藏的老照片

一张黑白照片讲述一份战友情深

除了勋章、革命军人证明书和志愿军番号牌,寿康还收藏了许多老照片。

“你看,这张是1953年停战谈判后在朝鲜拍摄的。”寿康拿着一张斑驳的黑白照,照片中是他和三位战友的合影,他们英姿勃发,气宇轩昂。

“这位战士你们认识吗,他可是一级战斗英雄啊……”寿康告诉记者,照片中的人物叫沈树根,诸暨人,在抗美援朝中立下过特等功,两人复员后一直保持着联系。照片背面有两排字,下面一行写着“战友寿康同志留念”,落款为沈树根;上面一排写着“亲密战友沈树根同志不幸于2012年12月在诸暨病逝,特此悼念,沉痛告别”,是寿康自己写的。

“没了,都没了,快剩我一个啦……”再一次翻阅这些照片,寿康一度哽咽,用粗糙的手抹着眼角的泪花,“我的很多战友都在战场上牺牲了,他们都很年轻,和他们比,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寿康收藏的老照片

平日里“一口唾沫一个钉”的硬汉,心里也有柔软的地方,那份生死与共的战友情,没有经历过的人或许无法体会。今年4月,寿康在电视上看到一批志愿军遗骸被送回国内,他又偷偷抹眼泪了,“我的战友还在那里,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有生之年我还能看到吗?”

临走前,记者看到桌上放着一只搪瓷纪念杯,杯上印着“赠给最可爱的人”。寿康时常把杯子捧在手里,犹如捧着一段难忘的记忆。勇敢的战士,可敬的老兵,你们不是最可爱的人,那还有谁是呢?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