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8℃-2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就因为喝了半瓶冰水,可怕的事发生了…… 

2019-08-20 14:0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王波 通讯员 徐晨燕

微信图片_20190820133926.jpg

“邵国丰、孙乐波,还有徐国栋,没有他们,我再也见不到儿子了。”41岁的史先生和母亲、妹妹反复唠叨着这些名字。昨天是医师节,他赶到李惠利医院兴宁院区心胸外科向救他的医生说声谢谢。说着说着,史先生眼眶就湿润起来。

“邵主任!孙主任!”病区走廊里史先生一家看到了正在查房的主刀医生市心脏大血管疾病诊疗中心主任邵国丰和病区主任孙乐波。他重重地握住了两位医生的手。

“精神不错呀。”两位医生一眼认出了他。“升主动脉置换、三尖瓣置换、Ebstein畸形成形术,三个心脏大手术一起做,人工心肺打了12天,这么顽强的走过来不容易。”

史先生是象山一家公司的后勤人员,家里的顶梁柱。虽然公司每年提供体检,但才40岁出头的史先生从不当回事。今年3月1日晚上将近11点,忙好工作他喝下半瓶冰的矿泉水,不到5分钟心尖一阵疼痛,立即大汗淋漓。于是他打电话给家人,之后失去了知觉。

一个小时后家人赶到史先生的住处,他已经不省人事,立即送往了当地医院。一查是心包积血,怀疑主动脉夹层。

“快,送上级医院。”一阵紧急处理后急救车呼啸着赶往李惠利医院。这时才凌晨3点。急诊医生确诊他为“主动脉夹层破裂”,喷涌的鲜血堵塞在心脏包膜中,压塞心脏。更不幸的是,他被查出严重先天性心脏病。半夜里孙乐波火速赶往医院。

主动脉夹层被称为心脏外科的珠峰,风险和难度可以想象,再加上先天性心脏病史,使得病情雪上加霜,这在心脏外科领域中是极其罕见的。但是不手术等于给病人判了死刑。

于是孙乐波又向邵国丰汇报情况,邵国丰立即赶到医院。

“医生我们相信你们,尽管去做吧。”史先生的母亲励大妈的一番话让医生放手一搏。医生拟定了“升主动脉置换、三尖瓣置换、Ebstein畸形成形术”方案,并做了术中做人工心肺模拟的准备。三个高难度的心脏手术一起做,医生肩上的压力超乎想象。

从凌晨开始,手术进行了12个小时,输了4000毫升血。医生、麻醉师、护士10来个人不敢有丝毫松懈,他们知道这不仅是挑战医学高峰,更牵动着一家人命运。期间医生们只轮流匆匆趴口饭,都没有上过一次厕所,喝过一口水。

三个心脏手术很成功,由于严重的心脏损伤,他需要人工心肺模拟来帮助他心跳和呼吸,并带着机器转入了心脏监护室。然而邵国丰和孙乐波团队还不能松口气,他们知道这只是第一步。

连轴转了一天一夜后孙乐波依然守在医院。“血压下降了”、“氧饱和度上不去。”肩上的压力使他忘记了全身的疲劳,不知疲倦的奔波在病房,脑海里都是史先生的血压、心律、呼吸。

术后第七天,史先生的心肺模拟机器使用超过了平常时限,栓塞、感染的风险正急速上升。“医生这些风险我们都知道,我们相信你们。”励大妈的一番话给医生们松了绑,再次放手一搏。孙乐波向邵国丰汇报情况,一致同意继续使用,同时加强防护措施。

史先生在心脏监护病房的17天中,由于镇静他的意识并非清醒。即使这样每次去看望他时医生们总是轻声地说:“手术做好了,放心,会好的。”迷迷糊糊中史先生只记得医生们来来回回的身影和耳边轻声的话语,让他感觉还活着。

12天后史先生的心脏能自己跳动,成功脱离人工心肺。又过了5天他的生命体征平稳,他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经过一个月的恢复史先生顺利出院。目前他已正常上班,早上起来他会散散步。

简短的交谈后,史先生和两位医生告别,虽然跑了70多公里说声谢谢,他表示很值当。当天邵国丰和孙乐波依然忙碌着,两人各有一台10多个小时的心脏手术。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