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9℃-2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涌金楼丨甬舟一体化来了!宁波能不能带着舟山“一起飞”? 

2019-08-19 17:08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刘乐平

8月16日下午,宁波市行政中心会议室,一场高规格的会议在此召开。

主席台上就坐的是宁波、舟山两市的四套班子主要领导,主席台上方的大红横幅,上面写着会议名称——“甬舟一体化推进会”。

“甬舟一体化”,这个提法首次被官方提及,是在今年年初的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推进宁波舟山一体化建设”。

今年初,在浙江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舟山代表团,浙江省委书记车俊也强调,舟山要“全面接轨上海,主动与宁波等周边城市沟通对接,在港口、产业等各个方面加强区域合作,实现抱团发展、错位发展”。

此次,两市党政主要领导聚首,召开推进会,签署框架协议,通报甬舟一体化方案,这也意味着,甬舟一体化发展开启新阶段。

01

总书记当年定下基调

“甬舟一体化”并不是一个新概念,这一设想由来已久。

正如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在今年初接待舟山代表团一行来甬考察时所说,“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期间提出,要推进宁波舟山港口一体化、经济发展一体化,为甬舟两地互利共赢发展定下了基调、指明了方向。”

最近10多年来,宁波舟山一体化发展最引人注目和成功的项目莫过于宁波舟山港。

2002年12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首次调研宁波时指出:“如果说港口是宁波最大的资源,那么,开放应当是宁波最大的优势,只有把最大资源和最大优势这两个作用都发挥到极致,才能实现效益的最大化。”

可彼时浙江,囿于体制束缚,沿海港口“各自为战”,低价争揽货源时有发生。宁波、舟山两港,虽处同一海域,使用同一航道,坐拥同一经济腹地,但港口的规划、建设、营运、管理却相互分割,岸线资源难以优化配置。

2005年12月20日,在习近平果断决策下,宁波—舟山港管理委员会挂牌成立,他亲自前往揭牌。按照“统一规划、统一品牌、统一建设、统一管理”的原则深度整合,一个崭新的东方大港雄姿初露。

十年之后,宁波舟山港集团有限公司隆重揭牌,两港真正实现了以资本为纽带的实质性一体化。今天的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突破了10亿吨,连续10年居全球第一,业已成为衔接服务中西部广大腹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战略支点。

如今,甬舟一体化发展不仅有较好基础,也是两地发展的现实需要。

先看宁波。在过去10年中,宁波被多个兄弟城市超越,且拉下不小的距离,其在当下城市竞争格局中的处境并不乐观,今年初,郑栅洁曾“自揭不足”:宁波经济发展受行政区划的制约比较明显,各地分散用力、单兵作战、同质竞争的问题比较突出。做大做强都市区,无疑是一剂对症下药的方子。

再说舟山。有人说,舟山建设新区是“小马拉大车”,这个评价部分道出了舟山的现状。2011年6月30日,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浙江舟山群岛新区;2017年4月1日又挂牌成立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虽然利好不断,但在2011年和2017年,舟山占全省的GDP比重均只有2.4%,与宁波相比也从12.7%略降到12.4%。

2018年浙江各市GDP及增速

一个现实是,舟山虽然有优质港口、岛屿资源,但没有很强的产业发展平台、强大的经济腹地支撑。

从历史渊源来说,两地的一体化发展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很多外地人一直搞不清楚宁波和舟山的关系,甚至外地媒体也经常搞错,把舟山误为宁波的一部分。

有人曾经做过周详考证,历史上,在两千多年间,舟山脱离宁波实质管辖的时间仅170多年。考虑到晚清至民国初期的定海实际上仍受总部驻于宁波的宁绍台道和会稽道管辖,扣除以后则不到百年——其中大半是在1962年之后的当代。换句话说,舟山在95%以上的历史时期内是宁波的一部分。

舟山(定海县)迟于1950年5月17日才解放,但中共定海县委、县政府则早在前一年就已在宁波江北的庄桥挂牌成立。1960年,舟山撤区置县,再次纳入宁波专区管辖;两年后,又重析出来成立专区。

行政区划上的分分合合,并不影响两地百姓之间的交流和认同。舟山话和宁波话几乎无差别,舟山人在宁波工作,宁波人在舟山工作,都很常见。

02

宁波舟山会合并吗

这次推进会上,舟山市委书记俞东来的一句话值得注意:舟山将充分发挥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主动融入宁波都市区,加快推进双方合作项目落地建设,为地区发展赋能提速贡献舟山作为。

划出关键词:宁波都市区。

涌金君在许多文章里都反复提过这一观点——城市群和都市圈时代,两个城市或多个城市一体化发展,实现资源共享,是大势所趋。

不妨来看看先行者走过的路,目前国内各城市在一体化方面推进较为积极的是广佛同城、西咸一体化、郑汴一体化、昌九一体化(南昌九江)、长株潭一体化等,更高层次的国家级战略是京津冀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

这当中,广佛一体化成效最为显著。

自2002年广佛都市圈概念的提出到如今两座城市的紧密相连,最清晰的变化是2007年全国首条跨城市地铁广佛线的开通,让两地人们的工作生活联系更加密切。在新一轮轨道交通规划中,佛山9条地铁线与广州对接,广佛地铁将实现两网合一。

特别是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大势下,广佛一体化被置于国家战略的层面,广佛“超级城市”呼之欲出。

有不少人把“一体化”简单理解为“行政合并”。网络论坛上,网友呼吁甬舟合并的呼声很高,有人甚至为合并后的城市起好了名字——明州市、浙东市……

这一呼声倒也并非空穴来风,这些年,国内一些地方行政区划调整的动作频频。一个最近的案例是,今年1月9日,国家同意山东省调整济南市莱芜市行政区划,撤销莱芜市,将其所辖区域划归济南市管辖。

宁波舟山会否合并呢?目前来看,这个话题可能只是停留在热心网友的口水中。

在我省一次关于长三角一体化的大会上,省领导的一席话令在会议现场的涌金君印象深刻:通过行政区划调整来实现一体化的办法是有效的,但不能总是调整区划,一体化根本的还是要靠制度,靠机制保障,靠各个地方齐心协力相向而行。

事实上,通过行政区划调整来消除经济发展中的障碍也并非灵丹妙药。有专家指出,合并的消极意义不容忽视。

比如,行政区划兼并作为一种协调都市区发展的手段,仍未跳出“分权—集权”的循环,使得可能的制度创新环境产生了“惰性”。集权手段的应用减少了经济发展能动单元的数量,并使得区域协调对于行政力量的依赖更为强烈。
03

甬舟一体化划重点

当天的推进会上,两市分别公布了“甬舟一体化”行动方案,共同签署了高水平高质量推进一体化发展合作框架协议,并围绕产业、教育、科技等签订14个专项合作协议。

从两地公布的一体化行动方案看,更加强调了以促进同城化为发展方向,更加重视优势互补、协同发展。

根据涌金君的观察,这些提法并没有跳出之前的框架,也并未提出新的思路。过去一年来,宁波舟山两地党政代表团互访,实际上已经在为两地一体化发展蓄势,并且已经提出了方案。

梳理公开报道可知,2018年7月,宁波市党政代表团赴舟山考察时,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在甬舟两地领导座谈时,对加快推进甬舟两市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提出六条建议,分别为加快推进基础设施一体化、加快推进改革开放一体化、加快推进产业发展一体化、加快推进市场开发一体化、加快推进公共服务一体化、加快推进环境保护一体化。这次考察,使得甬舟一体化发展的“路线图”更加明晰——双方明确表示,要共同打造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典范。

半年之后的2019年1月24日,舟山市党政代表团来甬考察。郑栅洁就全面加强甬舟融合发展,打造“甬”结同心、风雨同“舟”的发展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实现更高质量的互利共赢发展,提出了具体的融合构想——

要推进设施互联促融合,早日打通甬舟铁路、六横公路大桥、舟山大陆饮水工程(三期)、舟山-宁波输气管道等“主动脉”,为甬舟一体化创造更好的基础条件。

要推进平台共建促融合,在现有开放平台建设和浙江自贸区扩权扩区上互相支持配合,共同分享制度创新成果,形成错位发展、协同发展的机制,携手打造浙江乃至长三角改革开放高地。

要推进产业协同促融合,聚焦绿色石化、港航物流、国际贸易等产业,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加快构建分工协作、优势互补的产业链条和创新体系,整体提升宁波都市圈的产业竞争力和科技竞争力。

要推进服务共享促融合,积极探索教育文化、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一体化的新举措、新机制,让两地老百姓得到实惠,成为一家人。

以上这些提法和举措,在16日的推进大会上,以签署框架协议、专项合作协议的形式予以落地。

原则性的框架协议下,当下甬舟一体化合作的重点在哪里?具体又会如何推进呢?一则不起眼的信息露出了端倪。

据宁波市发展与改革委官方网站报道,7月31日,浙江省发改委副主任翁建荣带队赴宁波调研,主题即宁波舟山一体化发展。

报道透露,翁建荣一行就浙江省发改委牵头编制的《宁波舟山一体化行动计划》(征求意见稿)先后小范围听取了宁波市、舟山市政府分管领导的意见建议,以及两市重点部门的意见建议。

这次调研还有一个重要内容,即就一些重大问题深入交流讨论。上述报道里提到的就有打造宁波舟山港一体化2.0版、谋划建设甬舟合作区、共同打造油气全产业链、推进甬舟铁路、六横公路大桥等项目建设等。

一体化发展终究还是要落实到项目上,上述重大项目无疑是甬舟一体化发展在现阶段的重要行动和载体。涌金君还打听到,由浙江省发改委牵头制定的《宁波舟山一体化行动计划》,按计划于年底前印发实施。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