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迟到十年的忏悔和赔偿

2019-08-14 22:51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王春苗 通讯员 郑建国

8月7日的台州,热得像蒸笼。尚在几百公里外的9号台风“利奇马”,还没有对这座海边城市造成什么影响。不过对李园一家来说,这一天的心情却如同台风席卷过的海面,翻腾着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因为就在这一天,他们收到了来自刘德的忏悔信和赔偿款。

刘德,是杀害李园父亲李林的凶手,目前仍在浙江省第一监狱服刑。10年了,李园几乎记不清父亲的模样了,但从没忘记杀父之仇。“我恨他,是他害得我和弟弟没了爸爸!10年来,妈妈辛苦养大我们姐弟俩,还要照顾年迈的奶奶,日子过得挺辛苦。”李园忍不住抽泣起来,“不过,我们从没想过,他会用这样的方式忏悔,更没想过,我们还能拿到剩下的那些赔偿款。”

之前,当刘德的表姐赶到李园家,说表弟想要道歉和赔偿时,李园一家认为这是刘德为了早日出狱而耍的“把戏”。后来接到监狱的电话,他们仍然认为这不过是刘德为了减刑而故作姿态。直到从专程赶来的监狱民警手中接过忏悔书,又从刘德亲属手中接过赔偿款时,他们才相信,这真的是刘德的忏悔和赎罪。

签下谅解书的那一刻,李园一家10年的痛苦、仇恨、悲伤、无奈,似乎都找到了一个出口。    

由此内心获得些许安宁的,还有身处高墙内的刘德。


酒后冲动闯下大祸

生活没有重演,每天都是现场直播。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怎么也不会那么冲动!”回忆起当年那个血淋淋的教训,刘德不停地摇头。

2009年1月7日的那个晚上,成了刘德和李园两家永远都抹不去的痛。

那年,刘德25岁,年轻气盛。结束了一天的户外运动,他和两个朋友来到夜宵摊喝酒撸串。他们正喝得不亦乐乎时,坐在隔壁桌的李林起身付账,经过他们这桌时,看了刘德一眼,还嘀咕了一句。这在刘德看来,无异于一种挑衅。他不能接受这么没面子的事情,于是,借着酒劲,他一把抓住李林的衣领扭打起来。扭打过程中,他抄起夜宵摊上的一把菜刀,往李林身上砍了过去……

当看到鲜血喷出的那一刻,刘德一下子清醒了,也傻了。他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惊慌失措地逃离现场。他回家跟妻子说了声“我闯祸了”,就一路逃往福建。

“后来我给家里打电话,知道那人没抢救过来。我想,总不能从此亡命天涯吧,想来想去,还是投案自首吧。”刘德去派出所投了案。

9个月后,判决下来了,刘德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死缓。随着死缓判决一同下来的,还有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刘德要赔偿31万元给李林家人。


“我想向被害人一家忏悔” 

一时冲动犯下的罪行,给两个家庭都带来很大伤害。    

刘德自小父母离异,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他入狱时,儿子才3岁,妻子之后也与他离了婚。在支付了17万元赔偿款后,刘德家就再也拿不出钱来了。

而被害人李林一家,更是雪上加霜。丈夫突然去世,上有70多岁的婆婆,下有年仅10岁的女儿和刚过周岁的儿子,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全都压在了遗孀阿娟一个人肩上。

这些事刘德心里都清楚。但他不敢去面对自己的家人,更不敢去面对被害人一家。心里背着这些包袱,入狱之初,刘德就是同犯眼里的“搞事精”,“睚眦必报”“锱铢必较”,许多同犯既不敢惹他,也不愿和他交流,关系非常紧张。那段日子,刘德很孤独,也很无所谓——“反正我已经这样了,还在乎别人怎么看?”

不过,有个人一直没放弃他——浙江省第一监狱第六监区监区长刘胜强。

说起刘胜强,刘德充满了感激。当时,没什么人愿意跟刘德说话,只有刘胜强经常来找他聊一聊,聊他的罪行、聊他的情绪、聊他的改造、聊他的未来……人心都是肉长的,谁都不会永远抗拒他人的关心,时间长了,刘德放下了心中的抵触,向刘警官敞开了心扉。

刘德告诉刘胜强,他最思念的就是母亲和儿子。这话让刘胜强感到,要让刘德振作起来,关键是解决他的心病。于是,刘胜强和同事专程去了趟台州,找到了刘德的母亲和儿子,把刘德的情况一五一十讲了。回来时,他带回了刘德亲人的问候。

听到母亲和儿子对自己的挂念之语,刘德哭了。此后,刘德像变了一个人,改造越来越积极。

眼看亲情的力量起了作用,刘胜强就跟他说:“你在乎亲情,别人也在乎,你现在还有母亲儿子记挂你,可被你夺走生命的被害人,他的母亲妻子孩子又能去记挂谁呢?你想想,是不是这么个理?”

刘德很认同这个说法。

有一天,他跟刘胜强说:“我想向被害人一家忏悔。”


“感受到了他的真诚忏悔”

服刑多年的罪犯,主动提出想向被害人家庭忏悔,刘胜强很是欣喜,而且刘德还提出,要尽力支付当年没有履行完的赔偿款。

态度已经有了,但这件事的落实并不是那么容易。首先面临的问题就是:李园一家愿意接受吗?一开始,无论是刘德的表姐登门,还是刘胜强从监狱打电话过去,对方的态度都是冷冰冰的,就两个字:不信。

这也在刘胜强的意料之中。至亲被害,这种哀痛和恨意,当然不是一句忏悔就能消弭得了的,关键还是要拿出足够的诚意。刘胜强一面让刘德写了多封情真意切的忏悔信,一面联合当地司法局了解情况、上门劝慰。当刘德主动拿出自己这些年所有的劳动津贴,又通过亲戚捐赠,凑足了剩余的赔偿款后,刘胜强觉着,这件事有门儿了。

终于,经过反复协调,在监狱和各方的努力下,8月7日,李园一家和刘德的亲属坐到了一起。

“对于你们,特别是想到两个孩子因为我而受苦,这十年来的愧疚让我无法安心,甚至无数次在噩梦中惊醒,我对不起你们。我还将在监狱里度过十几年,我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向你们赎罪的机会……”手捧刘德的忏悔信,李园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更让在场的人感动的,是李林遗孀阿娟说的一番话。这些年,阿娟从未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刘德未支付的赔偿款。“我知道他坐牢了,老婆也跟他离了婚,儿子还是亲戚在帮忙照顾,家里也很不容易。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想着拿出钱来赔偿我们。虽然迟到了10年,却让我们一家感受到了他的真诚忏悔,让我们有了一些安慰。”

“我工作多年,头一次碰到这种罪犯主动赔偿、真心忏悔的案例。这里头有刘德本人的认识,但更离不开监狱民警的教育和引导。”在场一位当地司法局的领导感慨。

“我希望他能好好服刑改造,出狱后不要再犯法,对家人多一点责任。”李园托监狱民警转告刘德。

“一定!我会永远记在心里。”这是刘德的回答。

(文中除监狱民警外均为化名)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