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弯道超车“最佳时机”? 教育焦虑下孩子如何过暑假

2019-08-09 07:1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沈听雨

在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来往不息的“陪读大军”成了这个夏天的另一道风景。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吴煌 摄

眼下正值三伏天,而比天气更火热的是暑期培训。哪怕高温或来台风,孩子们上培训班这件事却丝毫不受影响。“不怕同桌是学霸,就怕学霸放暑假”,伴随着越来越大的升学竞争压力,在许多家长看来,暑假俨然成了弯道超车的“最佳时机”。早在假期来临前,就有不少家长为自家孩子“抢”到了各种培训班的名额。

日前,我跟着杭州一位即将经历小升初的“新六”学生,体验了一天的暑期培训。从早到晚,连续转战3个培训点,祖父母、父母分时段上阵接送。火爆的暑期培训背后,家长的教育焦虑应该如何缓解?

7:00—12:00

银发族负责接送

暑假俨然“第三学期”

孙宇皓(化名)今年12岁,就读于杭州某民办小学,家住杭州城北。当天早上7时,我来到他家时,他还没有起床。不过,66岁的外婆已经从自己的住处赶了过来,开始做准备。“他爸爸妈妈要上班,所以我来送皓皓上课,再过20分钟就要去叫他起床了。”晧晧外婆告诉我,当天正好是外孙暑期第一轮培训课程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就可以休息一下了。

7时20分,闹钟响了。晧晧外婆听了听房间内没有动静,盯着墙上的挂钟看了会儿,直到7时30分,她才起身敲了敲外孙的房门问道:“皓皓,起来了么?”得到回答后,这才放心去张罗早饭。“平时读书要早起,好不容易放假了也不能睡懒觉,只能让他多睡一会是一会。”外婆叹了口气说,“没办法啊,现在竞争太激烈了。”

十几分钟后,孙宇皓背着书包来到客厅。瘦瘦小小的个子,皮肤白净,戴了副框架眼镜。他向我打了招呼,开始吃早饭。外婆准备的是小馄饨和生煎包。“多吃点,上午的奥数课要两个半小时,别饿着了。”叮嘱之余,外婆又拿起放在一旁的书包,再三确认是否带齐了所有东西。

整个早晨紧张而有序。8时10分左右,一切收拾妥当。从家中骑自行车到培训机构,需要约15分钟车程。虽然晨间的太阳并不大,可跟随外婆一起骑到目的地后,我的脑门上蒙上了薄薄的一层汗,更不必说车后座带着孙宇皓的外婆。“中午下课,就换爷爷来接了。”看着外孙走进教室,外婆擦了擦脸上的汗,告诉我,“我们家分工比较明确。今天一天的课,早上我负责送,中午爷爷接回家,奶奶上午会提前从自己家赶过来烧中饭,下午的课由爷爷送,我再去接,陪皓皓吃好饭再送他去晚上的培训班,最后由他妈妈接回家。”

细算下来,一天的课程接送,几乎全家人总动员了。而这样的情况,在暑期接送孩子上培训班时并不少见。趁着孩子上课期间,我来到该培训机构设置在二楼的休息室,里面有几十位等待的家长,以老年人居多。由于座位有限,还有人自带了便携式的小板凳。

周大伯也是其中一员。只见他抱着个帆布袋子,脚边还放着黑色双肩包。“外孙暑假的接送一直都是我负责的。下半年要读六年级了,上完这边的数学课,下午还要赶去上国学班。”周大伯住在西湖文化广场附近,早上要先坐半小时公交接上外孙,再花半个小时到培训点,而从上数学课的地方到国学班,路上又要坐近40分钟公交车,每天就这样来回赶。“我挺享受接送的过程,路上还能多和外孙聊聊天。”周大伯乐呵呵地说道。

上午10时45分,培训班的课程即将结束。教室门口陆续站满了等候的家长,我也见到了来接皓皓的孙爷爷。只见他穿着格子T恤衫,右手拎着一只绿色环保袋,里面放着防晒外套、遮阳帽、风油精等物品,左手还拿着罐牛奶。“这些都是给皓皓准备的。”孙爷爷告诉我,他今年75岁,不过老两口身体都还不错,承担这些任务没问题。这会儿,奶奶已经在家做好中饭等着了。“今天特意做了孩子爱吃的老鸭笋干汤,为了配合补习时间,早上9点多就开始准备了。孩子每天赶来赶去上培训班,比大人还辛苦,得多吃点儿好好补补。”

对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来说,在暑假里管好孩子的一日三餐,负责他们的接送安全,是最重要的事情。

陪读家长在走道上休息。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吴煌 摄

12:00—17:00

全民参与不放松

家长焦虑是推动力

中午12时30分,太阳直射马路,一走到室外就热浪扑面。此时,孙宇皓和爷爷却必须要出门,前往西湖边的杭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参加下午的编程课。这一边,孙爷爷正进行着最后的出门准备;另一边,孙宇皓的妈妈章女士开始在单位网上叫车。

“这个点实在太热了,只能打车过去,路上也很难拦到车。”孙爷爷告诉我,其实自己开始是拒绝暑假给孩子报这么多培训班的。孩子平时上学就累,假期就应该好好休息,培训班越上越多,老人、孩子都辛苦。不过接送久了,他和其他“接送族”交流也多了,发现自家孙子报的班并不算多,学习后也确实有进步,加上这学期小家伙期末考了全班第一名,他的干劲也更足了。

除了观念开始“随行就市”有所转变的老人,培训班外更常见的,是充满焦虑情绪的家长。下午2时,在杭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科体楼大厅里,坐满了等待孩子下课的人。在这里,大家所聊的话题几乎都围绕着孩子的成绩、暑期报班、升学情况等展开。

“我算是比较心大的家长,下半年孩子要读五年级了,今年暑假才多安排了数学、英语的培训班,以前都是以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为主。结果一打听才知道,很多培训班放假前早就没名额了,抢都抢不到啊。”陈女士是一位全职妈妈,她给我看了孩子的暑假培训安排,语文、数学、英语一门课都没落下,还包括美术课和游泳课,加上一周的外出旅游时间,整整两个月被排得满满当当。据悉,其中有些培训机构的课程,还要通过选拔考试,靠“实力+运气”才有了培训资格。

陈女士打开手机给我看了她与一位朋友的聊天记录,“今年暑假,她一共给儿子报了11个培训班,光是计算路程、协调各个培训班的时间,排好整张暑期时间表,就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有些高端班级,需要从小去“占坑”,年级越高,插班的难度就越大。

我还发现,在陈女士的手机中,关于孩子的微信群,粗略数下来至少有15个。“暑期培训的群、孩子学校的群、家长讨论群……每天都会有人分享一些‘牛娃’的成绩,或是杭州高端培训班的招生信息等。不看还好,一‘爬楼’看群里讨论的内容,我就开始焦虑了!”陈女士自称是“鸡娃”家长,“我家孩子成绩中等偏上,稍微努力一把,也许就能考上好初中,师资好、生源好、家长给力,他才能有个好的成长环境啊。大家都利用暑假补习,我们自然也不能放松。与其在家瞎玩,不如报班上课。”因此,哪怕不少培训班要靠“抢”名额、要靠难度很大的选拔考试才能报上名,哪怕暑期培训班需要耗费大量财力和精力,她也不敢放下这个“担子”。

学校减负、教师不准补课,偏偏又赶上全民培训的“语境”,家长们的焦虑情绪正在不断蔓延。

临近傍晚,我又见到了孙宇皓的外婆。我们一起来到市青少年活动中心的食堂,“这里是两三个月前刚修建好的,像咖啡厅一样。以前是一个大棚,没有空调,又热又闷。现在方便多了,孩子吃好饭也能在这里休息会儿。”外婆说。

出乎意料的是,吃完饭后,孙宇皓从书包中拿出了上午奥数班的作业,趴在桌上开始认真答了起来。“我有半小时休息时间,可以做四五道题目。”他向我解释道,这样差不多就做完了,晚上回家轻松些,有难题问问老爸就行。环顾四周,我发现,还有两三名家长正在食堂辅导孩子写作业。

17:00—21:00

新政策带来担忧

孩子暑假该如何过

下午6时,我与孙宇皓一起来到当天培训班的最后一站——小升初专研班。这是章女士费尽心思,为了即将到来的小升初,专门替儿子报的“需要信息保密”的培训班,为期18天,收费4500元。

章女士也在下班后匆匆赶到教室。她告诉我,这个班的老师每天都会组织不同题型的测试和算分,并把每个人的成绩发到群里。几次考下来,孩子成绩不错,但距离考杭州一线民办初中仍有不少差距,这让她不敢有丝毫松懈。

“之前因为工作忙,错过了很多‘坑班’的选拔。本来这是我们暑假安排最大的遗憾,可现在情况又有点不一样了。”章女士说,自从出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后,里面第17条提出:“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不少“新六”家长内心都很忐忑,“坑班还需要上吗?”“到底还要不要‘鸡娃’?”“杭州民办初中会实行全民摇号么?”“现如今民办初中60%的摇号占比会不会继续扩大?”……政策上不同的调整方式,显然会给家长们带来不同的“心理波动”。

现场,一位妈妈已经产生了退班的想法,她告诉我们:“给女儿报了8月份的一个语数综合培训班,需要6000多元。但是如果以后民办初中摇号比重扩大,那上这个班也没意义了。自主招生名额缩水,我们也拼不过那些‘牛娃’,有点纠结要不要把课退掉。”

另一位吴先生表示:“之所以给孩子报名参加各类培训班,除了拓展思维、提升能力等方面的考量外,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升学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前是不想报班也得报,不然大家都在加码,升学时怎么拼得过别的小朋友。如果真的全部摇号也罢,大家都拼手气了。”

由于目前浙江省并没有出台相关细则,大部分家长仍持观望态度。

相较于新政策带来的摇摆不定,章女士还在担心报班后可能出现的副作用——孩子们自主学习、独立思考的能力会不会受影响。她以今天上午皓皓参加的数学班为例,“其实开始我们报名的是另一个机构的数学班,但学了几次后发现,他们就是大量的流水线作业,老师会总结出每道题最简单的解题方法,直接灌输给学生;孩子们只需要学习解题套路而没有自己思考的过程,这在短期内的确非常有效,但再碰到类似的题目,只要变个花样、换个马甲,孩子就不会做了。”章女士对此并不认同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尽力平衡两者间的关系。

“今年暑假第一次给皓皓报语文培训班。等这一阶段的培训结束,先休息几天,出门玩一下,回来后再开始刷题。以前一直以为语文只要多读多写,没必要报班,可期末考试语文拉分太多,还是没熬住,得补一下试试了。”章女士说,这次给儿子报的语文班,是杭州家长口口相传的“名师”之一。因为临时有孩子课程时间冲突退费,也有了难得的“席位”。

晚上8时,培训班下课。章女士在微信群中看到了当天关于直线型图形计算的考试排名,“第3名,退步了。”她皱了皱眉头,又忍不住在路上对儿子唠叨了几句:“8月,我们趁周末再把你没考好的几种题型拎出来做一做。”

晚上9时30分,我收到了章女士发来的微信:回家后,皓皓练了会英语口语,打卡了几十页名著阅读,总算能睡下了。然而妈妈还不能睡,她还在盘算,因为学科培训耽搁的体育锻炼,该怎么在8月给儿子补上。

其实,游泳、篮球、足球、和表弟玩,才是皓皓的暑假“最爱”。

【记者手记】

“全民摇号”你怎么看

沈听雨

今年,杭州首次实施幼升小“公民同招”政策。很多家长都比较谨慎,使得今年的“民办热”有所降温。据统计,杭州主城区(不含萧山、余杭)一表生“爆表”的小学有15所,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多数学校一表生的落户年限在2到3年,最高的达到3年半。

从杭州各区教育局发布的2019年学区预警信息看,学区适龄户籍儿童人数达到招生规模人数100%及以上比例的学校(即红色预警)最多的城区,是西湖区。该区也是今年“爆表”学校最集中的城区之一,共有4所学校一表生超过招生计划。

有调查显示,小升初的家长之所以争相报班抢上民办初中,归根结底还在于中考升学率。以杭州为例,从录取分数线看,中考的竞争正越来越激烈。今年杭城高中分数线普涨,多所重高的分数线创下历年新高。

据悉,今年杭州市区初三毕业生为2.7万余人,“前十二所”高中总计招生5304人(含保送生),录取率在19.6%左右。而2020届小学毕业生有3.5万人,假如 “前十二所”高中的招生计划不变,录取率也只有15.2%。同时,杭州市区招生的24所民办初中里,也被家长分为一线、二线,这就导致了更加激烈的升学竞争。

7月初《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出台后,家长的意见又呈现出了明显的分化。

有人赞同摇号,这样可以切断部分培训机构与小升初间建立的联系,斩断学校与培训机构间的招生利益链,真正实现给孩子减负。也有人表示一切拼运气的摇号难以预估孩子未来的学习环境,而初中阶段正是孩子人格成型期,这样并不利于孩子未来的发展。

对此,你怎么看?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