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经济“期中考”出炉!到底谁是浙江最强的县(市、区)?

2019-08-07 07:03 |浙江新闻客户端 |监制 王增军 金毅 文案 陈颖 设计 胡祥宇

不少熟悉浙江省情的人都知道,浙江如今的区县经济发展状元,就在杭州下辖的萧山、余杭之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萧山以其强大的经济实力一直领跑全省各区县几十年,直到2018年,余杭区第一次成为GDP浙江区县冠军,拿下了浙江经济第一区的桂冠。

十几年前,余杭经济实力远在浙江几大强县(市、区)之下,低小散是余杭的产业经济代名词。2014年开始,余杭多项指标开始逼近萧山,尤其是财政收入一项开始赶超萧山。此后,两地差距逐步缩小。去年,余杭更是上演逆袭记,一举超过了“老大哥”萧山。普遍认为,腾笼换鸟,发展数字经济,正是余杭在新一轮“风口”中“弯道超车”的关键。

7月份,余杭、萧山2019年经济“期中考”的成绩单双双出炉。上半年,余杭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70.05亿元,同比增长9.0%。萧山则以919.74亿元紧随其后。也就是说,余杭上半年地区生产总值依然领跑浙江县(市、区)。

图表来自萧山政府网(中国萧山)

赛程过半,“新大哥”实现年度卫冕,还有悬念吗?

先来看看萧山去年到底输在哪?

萧山区委书记的一段话颇值得玩味:在今年该区创新强区大会上,区委书记佟佳莉在肯定萧山发展成绩的同时,坦言进入新时代,萧山遭遇了成长的烦恼。她认为,与其说萧山输给了余杭,不如说萧山输给了数字经济,输给了这个时代。

在新一轮区域发展中,传统工业基础扎实的萧山工业增长乏力,反而陷入了转型难。余杭则没有历史包袱,凭借阿里巴巴、未来科技城和梦想小镇,以新经济为代表产业的余杭抢占了先机,创新创业成为余杭经济发展的“底色”。那么,是不是余杭区从此一枝独秀了呢?

那也未必。萧山区经信局这几天传来了最新消息,今年一至六月,萧山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增速40.2%,增速全市第一。寻他山之石,谋进位之道。以工业经济著称的萧山,也在主动对标余杭,向数字经济发展下“猛劲”。

为了数字经济企业能优先在萧落地,萧山政府给出不少大手笔,比如拿出国博中心一栋楼用于建设数字音乐产业集聚的物理空间;大力引入浙大杭州国际科创中心、北大信息技术高等研究院、中乌航空航天研究院、湘湖院士岛等科研平台......红利的释放,使得紫光恒越等一批优质高科技制造业项目相继签约落户萧山。

此外,萧山工业基础强,厚积薄发亦未可知,今年7月,科创板正式开板,萧山高科技企业杭可科技成为科创板浙江第一股。风物长宜放眼量,萧山未必不能更上一层楼。。

余杭拿下“一哥”位置并非一时运气。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带来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助力余杭接轨高质量发展“快车道”,产业规模领跑全省的态势已然形成。

余杭上半年经济发展依然跑得很快。据余杭发布消息,2019年上半年,余杭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达到71.3%。特别是第三产业同比增长11.5,信息服务业增长较快,实现营收2119.19亿元,增长高达286%,产业结构更为优化。其中,数字经济实现增加值660.4亿元、增长15.4%。

这两年,余杭选择把优势做长。

近年来,余杭抢滩布局生命科学、量子技术、5G商用技术、人工智能等前沿产业。据统计,2018年,余杭共有328家企业入选杭州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企业名单。随着求是半导体、字节跳动杭州研发中心等纷纷落户余杭,余杭数字经济发展增加了不少后续力量。

余杭还在融杭上下了不少功夫。余杭的平台格局中,有“三城三镇”的说法。“三城”即未来科技城、临平创业城、良渚文化城三大主平台;“三镇”即依托于主平台的三个省级特色小镇:梦想小镇、艺尚小镇和梦栖小镇。

在未来科技城,集聚了人工智能小镇、之江实验室、达摩院等重要创新平台。

在梦想小镇、艺尚小镇、梦栖小镇等双创平台,科技创新型企业和项目快速集聚,2019年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170多个创业创新项目更是在梦想小镇集体亮相。以“海归系、浙大系、阿里系、浙商系”为代表的 “新四军”队伍正在成为余杭的“新名片”。

从地理位置来看,未来科技城与杭州主城区基本上无缝对接。主动敞开大门,以丰富的城市功能吸引产业集聚,是余杭抢抓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建设机遇、加速融入大杭州的关键一着。

未来,余杭还有杭州西站、杭临城际铁路和通用机场等交通利好。可以预见,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余杭融入杭州将更加深入。

事实上,关于浙江第一强县之争,早已有之。跳出当前看历史,90年代,萧山市、绍兴县、鄞县就曾被誉为浙江“三小虎”。

1995年《记者观察》中刊登的《浙江“三小虎”启示录》一文这样写道,有这样3个县市:它们的综合经济实力已连续多年居浙江80多个县市区的前3名,并连续多年位居全国“百强县”前列。尽管这里工商业发达,但农业生产不仅没有因为二、三产业的崛起而衰败,反而持续发展。今天,这3个县市均已成为全国“商品粮基地县”和“产粮大县”…… 1994年……绍兴县工农业总产值达302.7亿元,萧山市为264.5亿元,鄞县为231亿元,均居浙江省前茅。

除了“三小虎”,浙江以前还有六强县的说法,六个王牌强县分别是:萧山市,余杭市,绍兴县,慈溪市,鄞县,义乌市,如今四个已经已撤县设区,只剩下慈溪和义乌活跃在百强县的榜单上。

由此可见,浙江强县如云,随着时代变迁,从绍兴县(今柯桥区),再到萧山、余杭,第一强县轮流坐庄。但今非昔比,拿第一,慈溪、鄞州区、柯桥等传统强县(市、区)还有机会吗?

理论上来说,浙江第一强县,已经轮到宁波慈溪。近日,由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编制的《2019赛迪县域经济百强研究》榜单发布,慈溪位列第七,是唯一进入前十位的浙江选手。方太、公牛、先锋、卓立、吉利等企业都从慈溪走向了世界。

八十年代以来,慈溪一直都是浙江的传统强县,传统产业有小家电、化纤、轴承等。近年来,工业立市的慈溪一直在主打“智能制造”这张牌,顶层设计上,慈溪出台《“中国制造2025”慈溪行动纲要》、《“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建设慈溪实施方案》两个顶层设计方案,推动“慈溪制造”向“慈溪智造”迈进。今年,慈溪又专门出台了关于加快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四十条意见,为创新驱动指明方向。

向智能制造要新动能,慈溪企业转型升级已初见成效。据浙江日报报道,2018年,慈溪新增520家企业实施智能化改造诊断,722家规上企业实施智能化技改项目,得益于此,2018年慈溪实现工业投资64.3亿元、增速13.5%,提前一年完成规上企业技术改造全覆盖目标

据慈溪市统计局数据,2018年慈溪的GDP达到1737亿元,其中杭州湾新区占到585亿元,杭州湾新区主打智能制造、高端制造。拥抱大湾区,也是这几年慈溪发展的关键。

对在它之上的前几名,慈溪冲击的势头很足,同样追得很猛的还有宁波鄞州区。2008年,县区中财政收入多年排名老二的鄞州区,曾一度超过了“龙头大哥”萧山。

今年上半年,鄞州区实现生产总值945.8亿元,增长8.1%,创下了近四年来的最高纪录。鄞州区工业基本盘稳定,以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装备、激光与光电、新一代电子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金融业发展迅猛。

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浙江强(市、区)头部效应明显,从各地一系列发展举措和创新实践来看,下决心推动高质量发展,已成为共识。同时,“腾笼换鸟”、“凤凰涅槃”,推进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和增长方式的根本性转变,也考验着各地的能力。

推动高质量发展,创新是第一发展力。新时代,谁能创新,谁就是“赢家”。谁把握优势,谁就更具活力,长久未必强大不衰,后来者未必不能居上,唯有与时俱进,才能在创新中发展,在发展中领跑。浙江县(市、区)经济“一哥”的座次变化鲜明地检验着这一点。

发展现有优势在哪、潜在优势在哪、哪些优势将失去、哪些优势能再造、哪些优势能培育....回答好这些问题,才是有无机会把握高质量发展的时代机遇,从“跟随者”向“领跑者”转变的关键。

古语云,能者上。未来5年,谁将登顶最强浙江县(市、区),你觉得呢?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