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3℃-1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沪交界22处水泥墩消失 背后竟有大文章 

2019-08-06 06:51 |嘉兴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苏靖 施力维 顾雨婷 肖未 王志杰 报道组 张文燕 陆浩强 编辑 刘伟

拆除水泥墩后的友谊大道。 记者 施力维 摄

炎热的7月,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正式发布,边界相邻的上海青浦、江苏吴江、浙江嘉善三地,有了共同的发展目标——建设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记者前往相邻的浙沪边界地带,看到一大批曾经的断头路正逐步打通,更看到跨行政界线的更多合作正在推进中,长三角畅通进行时正在上演。

“到上海枫泾的路上,石墩子拆了,运葡萄的货车不用再绕道,走界桥更快。”正是葡萄成熟时节,平湖种植大户金毅常常打电话或发信息给老客户。今年果园生意更好了,而且运输成本还大幅降低。

金毅的果园位于平湖新埭镇兴旺村,与上海市金山区吕巷镇的夹漏村只隔了一座15米长的界桥。但过去因为水泥限宽墩的存在,从上海过来运葡萄的车辆好几次随着导航到界桥,结果却被水泥墩挡住了去路。司机只能调头绕道,多跑10公里路。

金毅的烦恼不是个例。记者近日从嘉善、平湖的交通部门了解到,两地与上海之间道路上省界处的水泥墩至少有23处。去年以来,长三角三省一市间开始携手合作,打通这些断头路。目前,浙沪间“添堵”的水泥墩子,已拆除22处,改用对正常通行影响较小的限高杆。

友谊大道打通 两地再见亲密友谊

这几天,嘉善交通投资有限公司的工程师骆钱飞常往姚庄镇上的友谊大道跑。这条连接嘉善姚庄镇和上海枫泾镇的道路,刚刚清除了水泥限宽墩,并将启动拓宽改造工程。

友谊大道并不大。它正式的名字其实叫丁枫线。最初是从姚庄丁栅到上海枫泾的乡镇道路。过去两地间通婚往来、走亲访友很频繁。这一条乡道,见证了两地村民亲密无间的友谊,当地人称它为“友谊大道”。

记者在路上走了一遭,在嘉善一侧,友谊大道路面最窄处不足9米,勉强可供两车会车通过。嘉善与上海间,物流、人流密集往来。现在的友谊大道,显然不足以承载两地日益频繁的通行需求。

老司机都知道,走友谊大道到枫泾上高速,是去上海市区性价比最高的路线。这条路上,运送各种设备、物资的卡车日渐增多。但这条路起初只是作为方便村民在沪浙间通行的乡镇道路,建设标准偏低。路面被密集的车流压得坑坑洼洼,还留下了安全隐患。友谊大道上补了又补的裂痕缝隙,也是嘉善与金山间众多省际道路的真实写照。

相互责怪也随之而来。上海人怪嘉善的企业扎堆往友谊大道走,嘉善人则埋怨上海来的大货车不守交规。路上的一道道裂痕,让两地村民间的友谊也一度出现了裂痕。

怎么办?2015年,姚庄镇在友谊大道嘉善一侧设置了水泥墩子,禁止2吨以上的卡车通行。道路得到了保护,但两地间百姓的正常通行受到了影响。“最初,有些司机不愿绕路,甚至曾联合起来在深夜把石墩偷偷挪走。”骆钱飞无奈地说。

上海人王鹏2016年跟随公司从闵行区入驻到姚庄经济开发区工作。王鹏记得,刚来姚庄上班时,开车走友谊大道,提醒他省际边界的,不是蓝色的省际界牌,而是迎面而来的5个十字型排布的水泥墩。虽然是老司机,但王鹏绕过水泥墩时也捏了一把汗。石墩两侧布满的擦痕仿佛在告诉他,这条友谊大道并不好走。

“路上的水泥墩子,不仅是给道路设置了隔离,还在心理上留下了隔阂。”王鹏说,自己虽然在姚庄工作,离上海地理空间并不远,但是路上的石墩子似乎在提醒着,这里和上海是两个地方。在边界道路上,像友谊大道上这样的水泥墩子随处可见。记者调查发现,水泥墩设置的原因多种多样,有的是因为道路等级不同,有的是为了防止载重大货车破坏路面,有的是安防需要。“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两地各自为政,缺乏一体化的理念。”嘉善县交通局局长滕少波认为。

2018年6月,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推进,三省一市签订了《长三角地区打通省际断头路合作框架协议》。打通断头路,拆除水泥墩,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今年5月,吊机开上了友谊大道,水泥墩子被移除,转而建起了限高杆。没有了水泥墩,早晚高峰期大家排长队等通过的场景不见了。针对友谊大道这类车流量较大的道路,嘉善方面还将进一步拓宽,提升道路的通行能力。

王鹏和他的不少同事如今已是选购嘉善、金山两地美食的专家。午休期间,大家花上10分钟,开车经友谊大道到上海枫泾古镇上买些好吃的,一起分享。如今公司员工的惬意生活,就是对金山与嘉善道路相通后民生福祉增进的最好见证。

白日梦要成真 公交车直通大上海

上海金山区通往平湖市新埭镇鱼圻塘村的道路上还留着拆除的水泥墩痕迹,远处限高杆已经安装完毕。 记者 施力维 摄

拆掉水泥墩子、换成限高杆只是第一步。

“解决了通的问题,要继续解决通好的问题,并运营维护好。”平湖市交通局局长方卫东认为,三省一市间要跨越行政区划边界,扭转过去把交界地带当作本地城市边缘的想法,做好规划对接,在道路新建、公交接驳、轨道交通等方面展开全方位合作。

“公交车能通到大上海就好了。”这一直是平湖新埭镇鱼圻塘村村民李在林的梦想。他至今仍记得,40年前,他在去镇里中学的路上说出这个想法时,引来大人们“白日做梦”的嘲笑。

这个白日梦,如今正在成为现实。今年,得知政府要打通断头路的消息后,作为平湖市人大代表的李在林,马上向当地交通、规划部门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尽快开通新埭镇去金山的直达公交线路。

李在林告诉记者,多年前他已经在互联互通上小试了一把。1985年,李在林参与创办新宇箱包厂略有小成,他出资2万多元,修通了鱼圻塘村到一河之隔的金山区廊下镇中丰村的道路。后来,沿着这条小路,新宇箱包每年有2亿元的产品从这里运往大上海,发往全球各地。

李在林经常去对岸的廊下镇接待客户。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一河之隔、自然禀赋差不多的廊下镇,凭着一个郊野公园,每年就引来上海市区上百万的游客到此游玩。“鱼圻塘等浙江美丽乡村风景不逊于郊野公园。但就是因为公共交通不便,无法共享游客资源。”李在林说。

当地人告诉记者,过去新埭镇与金山之间有公交线路,但受水泥墩子的影响,公交线路也是“断头”的。比如,在新埭与金山交界的大泖河桥上,因有限宽水泥墩,公交车不能通过。于是,常常会有今天看来略显奇怪的一幕:平湖的公交车停靠在新埭这一侧,而金山的公交车停在水泥墩另一侧,两地居民下车步行1公里,再换乘对方的公交出行。

目前,平湖市交通部门已经与金山区交通部门积极对接此事,预计年内就会开通一条直达的公交线路。

“边界道路打通‘一头热’不管用,还需要两头共同推进。”参与前期规划的平湖市交通局副局长王晓东,对此深有感触,受制于不同的省级行政区管辖,打通断头路,实际对接谋划起来很难,动工落实更难。从去年签订协议以来,嘉兴、金山、苏州等地相关部门负责人,每个月开1次协调会。

嘉善西塘到吴江黎里的公交线路,就是三地间积极对接磋商的成果。今年3月,该条跨省公交线路正式开通。黎里与西塘是长三角古镇旅游的两个各具特色的重要目的地,这条公交线路串起了两大游客集散地,使两地能共享资源。游客只需花5元钱,就能来往于两个江南古镇之间。

从上海地铁17号线终点站到黎里,有直达公交;黎里到西塘间,如今也开通了公交专线,三地之间通过公共交通串成了线,邻居们走动更便捷,朋友间的联系也更紧密了。

位于浙江和上海交界处的丁枫公路上的5个限宽桩被拆除。 拍友 曹宇杰 摄

路通了心也通 两家人要做一家事

嘉善姚庄镇展丰村与金山枫泾镇新元村之间,有一条跨省的村道。这也是两地今年刚刚打通的断头路。路虽小,但是来来往往的车却不少。

这条不足7米宽的小路两侧的电线杆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监控。浙江一侧的电线杆上,共安装了8个摄像头,上海一侧也有4个。车辆通过,路旁的摄像头就自动抓拍。

“路虽小,但因为这里是省际边界,两边都有‘重兵把守’。”姚庄镇的一名干部说,省际边界历来是各地管理的重点和难点,两地交警、城管、水利等各部门都在这里布设了监控。

有村民主动报料,过去,展丰村和新元村之间为了边界的事没少闹矛盾。村民指着两村之间隔着的界河白滩港说,别看现在干净,以前河道上经常有各种各样的漂浮物。双方互相指责对方把垃圾倒在了河道中。

白滩港现在治理得不错,少不了摄像头的功劳。两侧12个摄像头中有一个就是长期监控白滩港河面的,两地干部都可以调阅,一旦发现问题,两边共同出动保洁队处理。白滩港由过去的界河变成了内河。展丰村和新元村的村干部共同当河长,管理这条河。

在姚庄镇,有干部感悟,在断头路上拆除水泥墩子并不难,难的是增加的车流、人流跨过行政边界后带来的后续管理问题,这给两地带来了新挑战。

记者得知,以前虽然也有不少监控,但沪浙两地间的数据,并不共享,反而造成了一些资源浪费。今年,金山与嘉善之间实行了社区联合网格化治理,共享资源,共同管理,破解边界管理难题。

“以前是两家人,现在要做一家事。”展丰村党支部书记冯一平说,为了增进毗邻乡村的感情,加强边界地带的社会管理,嘉兴与金山之间,采取双委员制,互派干部到对方村委会任职。目前,嘉兴与上海间,已经有7对14个毗邻村,像展丰村与新元村一样结成了共建单位。

上海新元村村干部姚晨霞来到展丰村“挂职”后,很快融入到村里。她把展丰村村民带到了新元村,学习金山正在试点推广的有机水稻种植技术。

展丰村村干部唐琳丽则通过文化走亲,邀请新元村的村民来到浙江乡村的文化礼堂,共同排练、观看传统戏曲的演出,两地村民的心靠得更近了。

记者在调查中还得知,今年,沪浙之间还将新建、打通5条省级断头路,连接两地主干道;部分建设标准偏低的边界道路也将进行提升改造。同时,长三角毗邻县(市、区)正探索跨越行政藩篱,在空间规划、公共服务、社会治理等领域合作探索,打通更多无形的断头路。

【深一度】

一体化要搬掉更多无形隔离墩

刘亭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后,三省一市把推进落实的第一项工作,放在了签订《长三角地区打通省际断头路合作框架协议》上。这让我暗自竖起大拇指:路通车通,才能货通人通;货通人通,会促进钱通信通;钱通信通的结果,又可心通情通。凡事都有演化的客观规律,按规律顺势而为是最能事半功倍的。

区域一体化的发展就其实质而言,是致力于建设社会主义统一市场的一场全面深化改革。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必须加快形成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着力清除市场壁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很显然,不从这个高度去看待和推动战略性大区域的一体化发展,很有可能不得要领。

搬掉行政区划交界道路上的隔离桩,相对还是比较容易的。各级政府部门一声令下,自然会搬去,但搬掉以后的一体化改造、一体化规划建设、一体化运营管理能否跟得上,就会检验我们是真心实意想搞一体化,还是虚情假意的应付一体化。

多年来,各地全力以赴种好自己的“责任田”无可厚非,在首先管好自己的指导思想下出台的一些“划界分治”的做法也情有可原。但在如今赶上百年未见之大变局的情势下,国家亟须打造长三角、粤港澳、京津冀三大国际竞争大平台的背景下,再停留在原有的认知水平上就远远不够了。国家亟须推进三大平台的一体化发展,进而带动全国“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形成,这是关乎开放大局、国运昌盛的大事,也是关乎民生福祉、百姓获得感的实事,更要以只争朝夕的紧迫、立竿见影的务实去锲而不舍推动的。

为长三角三省一市率先打通省市界断头路的举措和进展叫好,更期望由此出发,打通更多领域、更多层面种种有形和无形的断头路,让长三角地区的货畅其流、地尽其利、人尽其才,从而大大增强整个长三角城市群的整体竞争力,去应对新一轮大变局下更为严峻的挑战,去赢取更高质量、更可持续的发展!

(作者系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副主任、研究员)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