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80年前“省一大”召开 重走“红军古道”铭刻峥嵘岁月

2019-07-22 07:2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李阳阳 黄珍珍 邵晨婵 通讯员 黄剑萍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浙江省第一次代表大会(以下简称“省一大”)召开80周年。1939年7月21日至30日,“省一大”在浙南平阳凤卧的冠尖和马头岗召开,这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浙江党组织召开的唯一一次全省党代表大会,从此掀开了浙江党史新的一页。为了这次大会,26名党代表从各地秘密出发,乔装打扮、跋山涉水聚集到凤卧山区,在老区人民的掩护下扎进了深山茂林之中。后来,当地百姓把党代表上山的小路亲切地称为“红军古道”。

80年历史沉淀,这条道路从未改变,因为那段记忆从未忘却。“省一大”为何选在浙南平阳召开?一场会议为何准备了两个会址?新婚夫妇为何让出婚房用作会议室?一碗“鸡蛋炒粉干”为何会让时任省委书记刘英感到“优待”……

盛夏时节,我们走进凤卧,重走“红军古道”,探寻“省一大”背后的故事,重温战争年代的“烽火记忆”。

“省一大”冠尖会场。 平阳县委宣传部供图

一场大会

跋山涉水

小山村迎来党代表

从温州市区出发,导航显示到“省一大会址”不到100公里,因有三分之一是省道和乡道,所以需要两个小时左右。

而80年前,这段路要走起码15个小时。平阳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陈敏对此有过研究,他送给我们一本由他参与编写、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共浙江省第一次代表大会》,书中有一篇“省一大”代表谢廷斋的署名回忆文章,上面写到:“翌日黎明,在省委秘密交通的引领下,乘小船离温州……晚上九十点钟,我们安全到达党代大会会场所在地。”

“弯道行驶,请注意车速……”下沈海高速不久,手机导航就开启了“复读”模式。凤卧镇位于平阳县西北山区,四面环山,座座民房散落在绿水青山之间。车过“刘英大桥”,视线可及之处立刻换了颜色,柏油路面被刷成了红色,白色的农居外墙被绘上“红色”墙画,内容有孩子们当交通员放哨、乡民们欢送红军等。

如今,车辆可以直接从冠尖山脚开到山上,但80年前,代表们大都是从“红军古道”摸索上山。拨开半人高的茅草,我们踩着青苔拾级而上,道旁灌木丛繁茂,两侧山崖树木葱茏、层峦叠翠。古道沿线蜿蜒崎岖,由于公路建设,一部分已不复存在。

天空飘起小雨,云雾犹如一条白纱,缭绕在山峰间。当手机显示海拔500多米的时候,出现一栋木结构两层楼房,静静地横卧在松竹间,这就是“省一大”旧址。

石块铺就的院落,竖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浙江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63年3月11日公布”。一楼5开间,门口都竖着标牌,中间是大厅,东边是当时房东郑永暖的卧室,隔壁是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刘英的卧室和办公室,西边是厨房和食堂。小心翼翼地踩上木质楼梯,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响声,我们进入了80年前的“省一大”会场,一个双人长桌做主席台,一面鲜艳党旗挂在中央,10多条长板凳围成一个半圆形的会场。

刘英亲笔书写的会议政治报告。平阳县委宣传部供图

雨越下越大,撑着伞的游客驻足凝望眼前的这幢浙南古居,大家的注意力被讲解员拉回到80年前——

1939年7月21日至30日,“省一大”在平阳县凤卧乡胜利召开,来自全省各地的26名代表出席会议,代表了全省近两万中共党员。刘英代表中共浙江省委致开幕词并作政治报告。大会通过《目前抗战形势与浙江党的任务的决议》等一系列文件,总结了浙江党组织近两年来的工作,确定了浙江人民此后的战斗任务和浙江党的工作方针,选举产生了新的浙江省委,选出了出席党的七大的浙江代表。

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浙江的正式代表林一心、林辉山、孙绍奎、刘发羡和候补代表谢廷斋出席了大会。他们在新中国成立后都担任过重要职务,为党和人民继续工作。

“‘省一大’加强了党的领导,巩固了党组织,鼓舞了全省党员干部的斗争热情和信心,使全省党组织空前统一,因而在浙江省党的发展历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深远意义。”温州市委党校副校长蒋儒标介绍说。

这段“烽火记忆”如今已被浓缩在“省一大”陈列馆。2017年8月,平阳县对陈列馆进行提升改造,在老陈列馆后方新建1674平方米的二层展馆。走进展馆,一幅幅珍贵照片和一件件红军服装器物,向我们诉说当年的战斗故事。其中,一幅一人高的油画还原了“会议的一幕”,一群人围坐在一盏点亮的油灯周围,认真聆听刘英的讲话,目光坚定有力。“虽然是白天,但为了防止暴露,窗户和门都要关上,所以屋内必须点灯。”同行的凤卧镇宣传委员胡进士介绍说。

两次转移

千挑万选

“红都”具备天然屏障

雨后的凤卧是幅水墨画,山更青、水更绿、雾也更浓,白墙黑瓦若隐若现。

“我们这里山高林密,冠尖山、白尖山、马头岗山……连绵的刀山剑树、纵横的幽涧深壑,就像一道道天然的屏障,可进可退,因此很适合秘密开会。”平阳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邱君怀介绍说,凤卧素有“浙南红都”的称号,当时省委机关已经搬到丽水一带,“省一大”选址浙南也与此有关。

“省一大”纪念馆。平阳县委宣传部提供

当时浙江的大片土地已经沦陷,反动派千方百计制造摩擦,全省很多地区的党组织都遭严重破坏,但凤卧一带的地下党组织一直坚持战斗。“刘英和省委经过仔细分析和调查,认为这里最安全最可靠。”陈敏告诉我们,当时主要有三点考虑,一是粟裕和刘英领导的红军挺进师在这里打了三年游击战,中共浙南特委机关长期在这里活动,对这里的风土人情和地形地貌都非常熟悉。二是凤卧有坚强的党组织,群众基础好,统战工作也搞得好,在反动派内还有很多内线。三是平阳早在大革命时期就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党组织在这里有一支精干的武装力量,必要时可以进行自卫。会址确定后,刘英还到冠尖亲自绘制了一张地形图,并要求时任浙南特委常委、平阳县委书记郑海啸一定要把保卫工作做好。

在半山腰的一个临时工棚,我们偶遇凤林村委会主任郑书海,他正在查看“坑底宫”修缮工程。坑底宫是一间古建筑,由于年久失修,屋顶破败、墙体脱落。“这座建筑已经有200年的历史了。因为这里位置好,可作为前沿哨所,‘省一大’前一天,郑海啸还在此召集会议布置大会安全保卫等工作。”郑书海自豪地说。

我们注意到,坑底宫三面环山,正面对着上山道路,站在坑底宫内,山脚下看得一清二楚。87岁老人郑志兴的哥哥就参加了“省一大”的安保工作。“因为红军闽南话讲得不好,有人来问话容易暴露,我哥哥就负责上前交流,查探情况,排查危险。”郑志兴告诉我们,当时上山的路上布置了很多暗哨、暗号,村民有发现异动的话,就假扮夫妻吵架,如果身边没人,就骂狗骂鸡。“那时对外来讨饭、算命问卦以及做小买卖的人员,凡有可疑都采取了监视、防范和应急措施。”

会议开到第四天,“突发情况”出现了。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重走“红军古道”。

7月24日,一个反动分子突然回到冠尖的家中,地下党支部发现后第一时间布置左邻右舍监视其动向,但当天他就离开了冠尖。情况随即被反映到了省委,刘英召集大家商议并决定当晚就转移。“当时刘英的意见是,虽然山上开会的信息没有泄露,但大会在冠尖已经开了几天,恐怕时间长会被敌人发觉。”陈敏告诉我们,接下来的几天,大会转移到了备用会场马头岗。

驱车在环形山路绕了近半个小时,我们从冠尖山来到马头岗山。80年前,从冠尖到马头岗要下一个山坡,还要翻过500多米的一道山岗。沿途很多农户家都养狗,夜里守在大门外,发现陌生人就大叫。为了保证安全转移,地下党支部组织家家户户把狗拴到卧室去。当晚由于刚刚下过小雨,山路湿滑,不少代表不习惯山区夜行,滑倒了又爬起来,弄得满身是泥。

然而,大会在马头岗开了几天后,新的情况又出现了,山门街的国民党军队有异样活动。“当时在会址周围数十里内的重要街镇都建立了情报站,指派专人值守,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及时了解国民党军队是否有调防,一旦发现情况,就要接力传递情报,如果情况紧急,白天以浓烟、晚上以火光为信号。”马头岗村支书兼主任翁迪然介绍说。

省委再次决定转移,从马头岗回到冠尖。7月30日,“省一大”闭幕式在冠尖会场举行。所以,“省一大”的开幕式、刘英的政治报告和闭幕式在冠尖会场进行;小组会、两次大会发言及选举在马头岗会场进行。会后,各地代表又秘密地离开平阳,国民党当局对此毫无察觉。

代表秘密进入平阳路线示意图。

一颗红心

积极筹备

百姓服务

后勤保障

这么多人聚集在一个小山村,后勤保障是个不小的压力,担子落在了郑海啸身上。

在马头岗会址休息处,一位银发老人坐在门口等了我们很久,他叫翁仁德,是郑海啸的外甥,虽然年过八旬,但耳聪目明,老远就向我们挥手打招呼。见到我们,他轻轻打开手袋,拿出了一叠A4纸打印的文稿。“乡亲们支持‘省一大’的资料都在里面。”老人一字一句地细细道来,生怕我们听不懂他带着闽南口音的普通话。

双手接过老人递过来的文稿,第一面是红色的稿纸,上面用楷体印着《党旗飘扬马头岗》,足足有143页。“我从2013年开始编这本书,除了其他书籍中摘录的,都是一户户寻访采写来的。”翁仁德边说边领着我们穿过石头垒砌的围墙,来到了一幢木结构的平房,这里就是“省一大”马头岗会场。

平房并排一共10间,东侧、靠近后山的两间就是当时开会的房间,而这原本是翁仁德的伯父翁吉田的婚房。说到这,老人的话匣子打开了:

1939年6月下旬,马头岗党支部接受寻找备用会场的任务,翁仁德的父亲翁吉忠是马头岗党支部书记。大家认为,翁吉田的房子最为合适,一来是新房清理和搬动比较容易;二来这两间房子在整座平房的东首,后门靠近山路,如果遇到紧急情况,代表撤退到山上树林中比其他几间房子方便。新婚不久的翁吉田夫妻俩一口就答应了这个请求,并赶在会前把新房的一些家具搬到公爹的房间,把两间房子打扫干净,还把嫁妆——一张有五个抽屉的桌子留作会议主席台。“开会那几天,伯母只是帮助站岗放哨,并不知道开的是什么会。新中国成立后,她才知道那次召开的是中共浙江省第一次代表大会。”翁仁德笑着说。

翁仁德介绍说,除了精心准备会场,平阳县委通过当地党支部组织采购物品,筹办后勤物资供应。党员分头购买粮食、肉类和部分蔬菜,当地群众还从自家菜园挖蔬菜给大会供应伙食。“省一大”代表郑嘉顺在回忆文章中说,“开幕和闭幕会餐两次,平时就是三两个菜一碗汤。在马头岗时,半夜后,给刘英送去一碗鸡蛋炒粉干,他高兴地喊道,‘今晚是特别优待了!’”

下山后,凤卧镇宣传委员胡进士特意邀请我们品尝当地的特产——平阳炒粉干,除了加鸡蛋,还有肉丝、胡萝卜丝、香菇片,这已经成为当地的“网红美食”。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盛夏午后“省一大”陈列馆广场的宣誓墙前,来自不同单位的党员们面对党旗、举起右手,重温入党誓词。“红军古道”上也是人头攒动,党员们统一的红色T恤上印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八个字,在雨后的阳光下格外耀眼。平阳群山逶迤,精神代代相传。80年前,连绵群山中的小山村里,中国共产党播下了永不熄灭的革命火种。如今,红色精神早已融进当地百姓的血液,且历久弥新,引领他们把革命先辈开创的伟大事业继续推向前进。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重走“红军古道”。

【浙江新闻+】

“省一大”大事记

根据中央指示精神,中共浙江省委准备召开全省党代表大会,选举浙江省出席中共七大的代表,为此省委于1939年2月作出了《关于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准备工作的决议》,要求全省各级党组织做好宣传和选举工作。4月至6月,浙江各级党组织广泛开展拥护中共七大的宣传活动,并完成了出席省党代会的代表选举工作。在此基础上,7月21日至30日,中共浙江省第一次代表大会(会议原名称为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浙江省代表大会)在浙南平阳县凤卧乡的冠尖和马头岗两地召开。

出席“省一大”的正式代表共26人。其中,省委机关5人,分别是刘英、薛尚实、汪光焕、吴毓、丁魁梅(女);浙南特委7人,宁绍特委4人,台属特委3人,金衢特委3人,处属特委3人,浙西特委1人。

大会通过了《关于目前抗战形势与浙江党的任务的决议》《国际国内形势问题》《党的建设问题》《统一战线问题》《职工问题》《关于农民问题的讨论提纲》《对青年群众团体的领导问题》《妇女工作问题》和《告全浙民众书》等一系列文件。大会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选举产生了新的浙江省委:书记刘英;常委汪光焕、薛尚实;委员龙跃、张麒麟、郑丹甫、林辉山、刘清扬、顾玉良;候补委员杨思一、林一心。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