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5℃-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江日报整版关注|绿化创新如何撬动乡村振兴 柯城:一村种万树,乡村绿富美

2019-07-22 07:0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于山 肖国强 区委报道组 周盛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夏日午后,走进满树果实的香榧林,衢州柯城区沟溪乡直力村党支部书记谢富昌的脸上,满满都是笑意。

5年前,他发动村民种香榧树时曾夸下海口,10年之内就能卖钱。现在,10年之约才到第5年,9月就将收获第一批香榧果。

直力村是柯城区较早探索“一村万树”模式的村。从2017年发起,到全区铺开,如今的柯城,村村想要种树,人人抢着种树,106个村的村民,在边角地、废弃地、荒山地、拆违地、庭院地里见缝插绿,种下了上百万株珍贵树木,种出了一片片新绿。目前柯城区的经验已在全省推广。

一个村庄,种下一万棵树木,这事因何而起?这场乡村绿化方式的创新,又给农村和村民带来了什么?带着种种疑问,记者走进了柯城区的乡村。

逼出 一条振兴新路

记者与谢富昌约在香榧地里见面,这片种满10600棵香榧树的山地,过去曾是柑橘林。

谈起当初为什么要种香榧树,谢富昌满是感慨:“养猪和柑橘是过去农民主要收入来源,但柑橘卖不出价格,养猪会造成污染,环境好了,赚钱也要想其他办法了,我们该怎么办?”

直力村本身是个“空壳村”,村民手中仅有数十亩不产生效益的荒山。出路在哪里?望着地里一棵棵冻死的柑橘树,谢富昌无数次问自己这个问题。柑橘冻死,生猪禁养,拆违地成为垃圾场,村子没有特色,同样的情况,曾在柯城区很多农村都存在。在姜家山乡前昏村,村口曾是一片堆满了建筑垃圾的拆违地,“村民都把这里当垃圾场。”前昏村村支委万宏强说。

“一村万树”种植的红枫吸引了游客驻足拍照

柯城区林业局副局长吕世民说:“近年来农村拆违后,留下不少建筑垃圾,不符合美丽乡村的要求,要解决拆违地的脏乱差问题,要让村庄复绿,最好还能带来收益。”

每个村都想着改变现状,直力村先选择了种树。2014年夏天,在考察过有“榧乡”之称的嵊州市谷来镇后,村里决定发展香榧产业。直力村从未种过香榧,一开始大家是反对的。谢富昌说,选择种香榧其实是被逼的,富裕的“榧乡”谷来镇,每年香榧给村集体带来了好几百万元的收入,村民每年也有上万元的纯收入,这让直力村人羡慕得不得了。

77岁的老党员谢杨古说:“当时村民的意见很大。谢富昌还在会上拿了几包香榧给大家吃,但大家说,还没花生好吃。”可谢富昌拍着胸脯向大家保证,一定要种香榧树,10年之后肯定有效益。第一年,直力村种下香榧6000株,今年挂果的这一批香榧,就是当时种下的。

受柑橘大面积冻死、土地抛荒、农房风貌提升等因素影响,2017年春天,柯城区提出了“一村万树”乡村绿化模式。把盘活闲置土地、提振乡村经济等方面都考虑了进去,还提出了一个行政村要种植以珍贵树、乡土树为主的绿化美化树种1万株左右的要求。

“一村万树”一出台,就对柯城全区域进行了统筹,编制了全域绿化规划和建设总体规划,还认可了民办公助、股份合作等多种形式,并对各村进行互比互赛。借此机会,直力村又扩大了香榧的种植规模,现在达到了10600株。

柯城区林业局国土绿化科科长吕明亮说,“一村万树”行动,主张充分利用农村的边角地、废弃地、荒山地、拆违地、庭院地“五块地”,“这样不仅不浪费土地,而且还是一种低成本、可复制改善乡村面貌的方式,比较容易推广。”他说,“一村万树”行动得到了基层干部群众的广泛响应、积极参与,很快得到各级政府部门的认可,并在全市、全省推广。

起步早的直力村,已经在期盼丰收。同样是位于沟溪乡的五十都村,干脆种了1万多棵金钱柳,已经产生效益了。

“一村万树”美化了公路

种下 一片致富产业

种树的第一年,五十都村的村支书胡雪斌就从“摇钱树”上“摇”下40万元的销售额。这是怎么回事?

“来,尝尝我们的金钱眉。”胡雪斌冲泡了一壶清澈茶水。这是用金钱柳(学名:青钱柳)的叶子制成的茶叶,他把这树称为“摇钱树”。

金钱眉茶入口甘甜,回味无穷。“没有加香料吧?”记者提出了疑问,胡雪斌说这是树叶本来的味道。

为了打消记者的疑虑,他走到地里,随手摘了一把树叶,放在壶中煮。煮出来的味道依旧如此。

柯城区的“一村万树”行动主张各村种植3类树,要么是适合本地的珍贵树,要么是产出收益较高的经济树,要么是观赏价值较好的彩色树。但到底种什么?能不能种活?还是得慎重考虑。

胡雪斌在外做苗木生意多年,首先想到了有“摇钱树”之称的金钱柳。“这树叶子富含微量元素,有很好的保健作用,经济价值很高。”

胡雪斌现在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衢州市点街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这是由村集体占51%股份控股的企业,这家公司由村民和乡贤入股,村主任任总经理,村里的会计担任财务,乡贤负责销售。产生收益后,村集体与有股份的村民按51∶49进行分红。

赚钱不等人,2017年点街公司一成立,就采购了制茶设备,安装了冷库,从福建请来制茶师傅,当年就摘了一批叶子,制成了茶叶,并取名叫“金钱眉”,价格每斤从200元到680元不等,当年营业额就到了40多万元。到了2018年种第二批时,村民已经基本没有异议。之前还有所犹豫的村民胡晓冬也入股了,他的地原本租给别人种西瓜,现在全部流转给村里种金钱柳。

2018年,金钱柳达到了两万株,但生产的茶叶却少了。因为要把更多的树叶留在树上。胡雪斌说:“从长远看,3年后再考虑大量采摘。”虽然销售额降到了30多万元,但这是为了让树长得更好。

还有一些村,选择了种树造景,发展乡村旅游,吸金效应同样立竿见影。

七里乡是柯城区最早发展农家乐的地方,农家乐生意虽然好,但到了冬天不得不面对淡季。七里乡大头村农家乐荷香院的经营户邱岳明说:“7、8、9三个月忙死,冬天就在家里窝着看电视。”但这种情况在去年冬天没有出现。2017年,大头村种下梅花80多亩,大约1.4万株,梅花盛开的时候,慕名来赏梅的游客超过6万人次。

海拔660米的山上,种满了梅花,被游客称为“大头梅岭”,大头村村支书赖承明说:“七里海拔高,梅花花期前后长达两个月。以前也种梅,但只是沿着马路,有空的地方零星种一点,也没人管理。”后来大头村响应柯城区“一村万树”的号召,将梅树种在边角地、废弃地、荒山地、拆违地等,种植成连片的梅园。邱岳明说,去年冬天,淡季里每个月多了1.4万元的毛利润,淡季不再淡了。

梅花很美,而柯城的“一村万树”特色村中,还出现了樱花村斗目垄村,海棠村前昏村等。在溪流和公路沿线,分别种上樱花、浙江楠、红豆树、榉树,打造了“榉树大道”“水杉大道”及中央方村、荷塘村等多个“一村万树”特色村。

如今,柯城乡村一年四季都有美景可以观赏,荷塘村第一书记徐伟说:“‘一村万树’铺就了一条乡村振兴之路。”村民投身观光农业和休闲旅游业也更积极了。

期待 一个美好未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种树的收益并不需要等树长大。绿色期权,已让树的收益提前变现。

“有了绿色期权,现在就能赚钱了。”九华乡范村村支书吴梅仙说。见到记者时,她刚刚送走了一位慕名而来的客商,“这位客商当场表示要认购3万元绿色期权的资产包,还说钱马上打我手机上,我连忙说这个不行的,让他打到了村里的账户。”

志愿者参加“一村万树” 植树活动。

吴梅仙说,以前浙江楠送给村民种都没人愿意种,现在有了绿色期权后,村民都抢着种。说着,她指了指路边几株刚刚种下的浙江楠:“你看,就是这些小树苗,也都换来了钱。”

10年前的春天,柯城区林业局引进了一批浙江楠用于九华乡等乡镇造林,当时村民觉得它长得慢,没人愿种。但是今年4月,村民方梅英夫妇借了三轮车,自己拉着浙江楠的苗回家种在了门口。

今年3月6日,柯城区“一村万树”绿色期权产品发布会在范村举办。方梅英说:“我在现场看见好多老板来买浙江楠,又不是立刻挖走的,我觉得蛮好,回家一商量就种了。”

柯城区推出的“一村万树”绿色期权模式,对于购买者来说,是对“一村万树”进行天使投资,买下未来的树,对于村子来说,是赚到了现在的钱。“一村万树”绿色期权一推出,就吸引了企业、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家庭和个人纷纷前来认购。

范村已经售出106万绿色期权。衢州金色假日旅游公司总经理张龙认购了两个资产包,他说:“旅游产业企业对生态发展有一定前瞻性,种树就是种未来,将来我们会发展旅游和教育相结合的项目。”

截至今年4月底,已经有143家企业认购了柯城区“一村万树”绿色期权包176个,500多位个人认购了“一村万树”绿色期权单位1478个,认购资金达720多万元。绿色期权所得,都会用于“一村万树”所栽种苗木的日常护理开支。

除了绿色期权外,柯城区还探索了其他将“一村万树”成果转化为农民收入的方式。树还未长大,怎么分钱已经明确,这让村民吃了定心丸。

再过两个月,直力村香榧就要迎来第一次收获。青青香榧果长得像大青枣,谢富昌小心翼翼托起一个青枣大小的果实说:“9月10日左右采摘,加工的企业也联系好了。”直力村采用了股份合作的形式,农户以闲置地、抛荒地入股,香榧苗木日常的种植管理和未来的销售则由村集体负责,将来有了收益后,65%收益归村集体,35%收益归农户,农民还可以通过苗木种植管理方面获得一定劳务收入,这样一来,不仅村民多了收入,村集体也有了经济来源。

“五十都以后肯定会发光。” 五十都村村主任陈江求一语道出了村民的心声。除了成立公司带动农户发展外,五十都村也有更长远的打算。今年4月,村里选派了20多位妇女,组建了旗袍队,并请了老师来教茶艺,每人500元的学费都由村里承担。“我总不能天天在这里泡茶。”胡雪斌说,五十都村围绕金钱柳,正在打造种植、加工、苗木、茶叶、旅游、体验等一体的产业。 大头村也将梅花制成盆景出售列入了该村“一村万树”的未来发展方向。

除了门口地种上了海棠和苦丁茶,前昏村120余农户纷纷拿出自家闲置地入股种树,过去凌乱的村庄变成了美丽花园,该村也评为浙江省森林村庄,吸引了大批摄影爱好者。

种下万棵树,打造万树村,不仅有利于乡村振兴,而且重塑了乡村精气神。柯城区委主要负责人表示,乡村振兴的底子是产业兴旺,底色是绿色生态。“一村万树”是乡村振兴的切入点,成为改善乡村生态环境的“点睛笔”、促进农民增收致富的“金钥匙”、营造文明和谐乡风的“助推器”。

现在,越来越多的村开始种树。浙江省还在2018年提出实施“一村万树”三年行动,要求到2020年全面完成“新植1亿株珍贵树”任务,全省每个乡镇都要参与其中,构建覆盖全面、布局合理、结构优化的乡村绿化体系。


记者手记:喜看两株梅树的变化


于山


12年前,七里乡农家乐刚刚起步,乡里集中种下了第一批梅花,大多分布在道路两边。那时,我作为浙江省首批大学生村官,分配到七里乡黄土岭村(现在的桃源村),也在路边一根电线杆的两侧种了两株梅花。

那时,也有人提出要连片种植,但因为村民的收入主要依靠土地的耕种和山林的收成,拿出土地种梅花显得过于“奢侈”,最终还是没有形成规模,只是零零散散种了下去。

12年后,我再次回到老地方,只见当年的小树苗,已经长到两米多高了。更让我惊喜的是,因为有了“一村万树”,原本零零散散的梅花竟然变成了梅园,成了远近闻名的“网红”赏梅胜地。络绎不绝前来“打卡”的游客,让七里的梅花村家家有生意,人人有活干。过去一到冬天就不得不面对淡季的村里人,也变得越来越忙碌了。

种树是件再寻常不过的事,对于农民来说做起来也容易。树种起来了,乡村自然变美。而分门别类的树种,又给各村留下了自由发展的空间,打下产业基础;种树,又和农村农耕传统一脉相承,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种树还是一个长远的打算,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选择,是一条可行的乡村振兴之路。

而对于过去主要依靠柑橘产业的柯城乡村,“一村万树”也是一次换脑的过程。变化,不仅仅在七里发生着。在柯城,在衢州,在全省其他地方,“一村万树”既种出了美丽、扮靓了村庄,让“树在村中、村在林中,村中绿树环绕”的梦想照进现实;也种出了财富,带富了村民。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