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33℃-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一湾清溪穿龙游

2019-07-22 06:54 |微龙游

去龙游闹市80余里,

有龙南古村,名曰马戍口,

以衢金处三州府关隘之誉。

灵山江由此入境,

一湾清水,婉娫百里,

濨福民生,润泽吾邑。

龙南大山,山系仙霞山,水系灵山江。

大山坚硬,神力开劈,人在谷底,

朝上抬眼,瘦成一线,涧中流河,名灵山江。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流泉磨石,棱角皆无,层层委积,

髯古藤,飘须野茎,遮蔽山壁。

卵石光滑,朽木偃伏,水花惊恐,四周乱溅。

凉月照来,清流小景,满心诗意。

绿春湖,三衢第一峰,俨若骏马,

碧水绕山,茂林秀峰,绝崖怪石,

云霞飞渡,山峰突兀,神秘飘逸。

有双驹情笃,耳鬓厮磨;

有麒麟采青,憨态可掬;

有万竹高耸,青云直上;

有情侣树,诠释千古情缘;

有仙弈石,传一局竟历三朝,乃至巨石崩裂。

高山湿地,丛草纤柔;

万亩杜鹃,花海连天;

峰岭一托,姿态万相。

山风低吟,林涛狂啸。

芊芊之草、森森之树,

叶片饱满,枝条劲健,一派葱茏。

生命色彩,染亮旷莽仙霞余脉。  

龙井瀑布,悬于山顶峡谷,

从陡峭断崖飞落深潭。

无诗人夸张之浩叹,有银河倾泻之雷动,

数里开外,咆哮犹在。

瀑如玉帘,奔泉生风。

激流喧腾漫过山崖,滋润青山林木。

石壁垂直陡立,断面平如刀切,

仰视之险峻逼面,俯视之不寒而栗。

峭石峥嵘,岩缝绿意蓬勃,

铁臂横斜,崭露锋芒。

天池若碧玉,静卧于重山;

巨石状雄狮,昂立于山脊;

大街古梯田层层叠叠,

由山脚绵延至山顶,

在丛林中若隐若现,

历经百年风霜,完整如初。

天堂山,植物王国。

山好水好,自然茶好;

黄茶绝品,香溢九表。

没有险峰,没有奇石。

有潺潺流水,构造奇异风景的

是奇异花树的千姿百态。

古木参天,树冠如伞,

藤蔓张扬,恣肆汪洋;

花团锦簇,娇若倩女,

落英如雪,细腻凝脂。

这里是红豆杉树的“长寿村”,

百年树龄,苍苍老矣,仍枝繁叶茂;

慢生的杜鹃花满山遍野,满树的灿烂,

满地的艳丽,满怀的陶醉,

山花清风相遇,胜却人间无数;

野山芋,叶片翠绿而阔大,

焰状花苞中的穗状花朵,似观音坐莲;

将台枫林,落叶堆积着一个季节的变迁,

看枫叶静静地飘落,尽染了秋色。

最热闹的是潘塘苦槠,

攀缘于数人合抱的古树,

如巨蟒腾空而上,

盘旋于树顶,辐射数百平方米。

深林幽谷,山腰峰头,

道旁崖畔,连片的桂花,

缠绕古村,排成行,连成片,

枝条垂挂于山涧,

或飞渡,或垂挂,或斜倚,

栖息在溪谷林荫深处,

鸟雀翔集,栩栩如生。

青山层峦叠嶂中,

淡淡花香气息清新。  

登上龙山峰巅,四面青山来眼底。

黄昏时分,晚霞中的官潭古村安谧端庄。

我爱官潭,爱其天生丽质,

素面朝天,不事浮华,纯如处子。

有顶天立地的赫然神像,

有香烟弥漫的皇皇庙堂,

无亭台金饰玉砌,无楼阁画栋雕梁。

唯如赤子本色坦坦荡荡,

唯如竹海青翠无边无涯。

姜席堰,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蛇龟两山,对峙锁江。

霪雨如注,洪水汹涌,

毁吾家园,民生凋敝。

元朝至顺年间,马背民族蒙人后裔察儿可马出任县令,始建姜席二堰,俗称姜席堰。千辛万苦不为水,只求庶民能安生。从此,江水温顺,水利百姓,沃野万亩年年丰收;老叟稚子岁岁平安。讴歌先人伟业,古堰立于盛世。美哉明德,百世永思。

灵山江两岸,十里画廊,恬然于城中街市。

山山水水,处处静静清清;

翠翠殷殷,年年花花果果。

仰群峰之馥郁,积万壑之空灵。

小亭惬意,长廊曲折;

娟丽但质朴不失,活泼而娴静犹藏;

山岚苍茫可以壮气,水韵优柔自然秀人。

浮生但得半日闲,弃离市嚣,

抛却俗务,来此倚碧枕流,静观四季代序:

春天凌草泛青,五彩缤纷;

夏天激流如涛,排山倒海;

秋天山峦铺金,层林尽染;

冬天珍珠晶莹,细流若私语。

或邀青山入座,汲清泉烹茶,

一壶香茗在手,几番风尘去怀;

或聚友人三五,举薄盏数觞,

相敬无分你我,酒阑各自东西;

或弈棋观棋,弈者凝神,观者不语,

或弹琴聆琴,弹乃高山,听乃流水;

或展卷读书,远山凝黛,

细雨吹声,万卷古今消永日;

或闭目游心,花开花落,

云卷云舒,一叶落知天下秋;

或花前月下,卿卿我我,

或扶老携幼,尽享天伦;

或击掌以助婺剧歌,跳跃相伴麒麟舞。

与云彩同生,与阳光共长,

发乎性情,由乎自然,

和喜怒而安居住,节阴阳而调刚柔。

向高处立,在平处坐,从宽处行;

一私不留,一尘不染,一妄不存。

毁誉由人,宠辱不惊,

婉然从物,返璞归真。

果如是,

则人间之乐,有过于此乎?

泱泱灵江,点点浪花;

汇聚钱塘,奔腾入海。

一抹乡韵,处处风情;

岁月流逝,点点乡愁。

天地氤氲,阴阳交泰,

万物森罗,冲气为和,和乃生韵。

故风有风韵,云有云韵,

石有石韵,木有木韵,

山有山韵,水有水韵。

雅俗之别,在于识韵与否之间。

韵不可见,唯以心读。

(原标题《一湾清溪穿龙游》,原作者 余怀根。编辑 梅玲玲)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