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4℃-2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江日报:把最后的心事安放妥帖 走进绍兴首个公益遗嘱库

2019-07-19 06:5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苗丽娜 孙良 插画:彭琼 王汝吉 张灼华

再过两天,王成(化名)的孙子就能拿到新不动产证了。前不久,他刚刚根据遗嘱内容顺利办理了房子过户手续,这是绍越遗嘱库生效的第一份代书遗嘱。

而今,在绍兴不少老人的观念里,立遗嘱已不再是一件忌讳的事,而是摆到桌面上来,成了越来越多老人置办的项目。不少老人也像王成一样,走进绍兴首个公益遗嘱库——绍越遗嘱库,将人生的最后一笔心事安放妥帖。

隐在高楼中的绍越遗嘱库,门牌竖在玻璃门内,安静而低调,但来此预约的人却已排到了今年年底。绍越遗嘱库的创始人之一魏立业告诉我们,遗嘱库服务7月初刚从柯桥区、越城区扩展到绍兴全市,闻讯而来的老人比5月猛增了一倍,不少年轻些的也找上门来。而他刚从北京回来,正在与中华遗嘱库商谈合作事宜。

渐渐走到生命旅程的尽头,老人们在这里到底留下了什么?我们走进遗嘱库,见证老人们立遗嘱的故事,这些遗嘱记录了不同的家庭、感情、深藏的秘密与走过的人生。字里行间,是烛火般明晃的不舍与爱。

老人在绍越遗嘱库立遗嘱。


为了和睦而来  

“这一张遗嘱做好,我心里就安定多了。”

魏立业今年73岁,30年的法律服务生涯,他见过不少因遗产争执而导致的亲情碎裂:父母刚去世,子女就对簿公堂,遗产面前血缘变得淡薄如水。

“立遗嘱,出发点就是规避这种亲情破裂。”魏立业说,“老人立遗嘱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子女的和睦、家庭的传承。这是为人父母的责任,是对亲情的一种珍视。”

2017年底,魏立业的律师事务所发起成立绍越遗嘱库,作为绍兴首个公益遗嘱库,免费为68周岁以上的老人立遗嘱。

“房子,还是房子!从目前立下的近百份遗嘱来看,90%以上有关房产。”魏立业介绍说,家庭财富越来越多的集中在房产,所以来做遗嘱处理的主要是房产,这在全国都很普遍。

下午2时,83岁的李奶奶(化名)准时叩开了绍越遗嘱库的大门,预约长队终于轮到了她。李奶奶头发从后盘起,别一朵新鲜的栀子花,神情轻松。

我们和魏立业一起在办公室等她,李奶奶立遗嘱的内容就是房子。在办公室坐定,李奶奶跟我们说起了自己立遗嘱的缘由。原来,李奶奶家隔壁老人突然离世,因为事先没有安排好“身后事”,一家人为了一处房产大伤和气。作为外人的李奶奶想着自己有三子一女,看在眼里,忧在心中。

“我子女多,或许以后也会有纠纷,早一点安排也是好的。”李奶奶说,“我没觉得立遗嘱’不吉利’,反而它能更好地维持我家的和谐。”

“真实、自愿、合法,这是我们代书遗嘱的三个原则。我们希望老人在立遗嘱时,能完全自主地表达个人意愿,不受任何因素干扰,并有保证地实现遗愿。” 魏立业与李奶奶做遗嘱的最后沟通时强调。

立遗嘱的整个过程大约两个小时。魏立业与其他两名工作人员在场见证,先根据李奶奶的陈述起草遗嘱内容,得到老人认可后由其签字,按手印,全程录音录像,确保所立遗嘱的真实性。因为不少老人没有书写能力,绍越遗嘱库做的,主要是代书遗嘱。

“通过指纹扫描、现场影像、法律见证、文件存档等流程,完成订立遗嘱并存入银行保险箱,之后发一张遗嘱证。遗嘱证只是一张证件,表示老人在这里做过遗嘱,而不透露遗嘱具体内容,避免引起家庭纷争。同时,老人可以指定领取遗嘱的人,也可以设置时间和条件。”魏立业说。

“这一张遗嘱做好,我心里就安定多了。”李奶奶说。

孝顺是一道风向  

“绝大多数的老人,都欣慰于孝心的陪伴”

形形色色的家庭故事与人心褶皱,投射到一份份遗嘱中,折射出各种滋味的人间世相。而纵观老人的心理,其实也有一条隐隐约约的绳索,“以前遗产分配主要是按当地风俗来,现在孝顺是主要的根据。”魏立业说。

在绍兴人的传统观念中,房子等家产基本都是要留给儿子的。来立遗嘱的老人往往想打破这种传统观念的束缚,他们在遗嘱中会有这样的倾向——平时谁照顾自己多一些,遗产就多分谁一点。

一位老人有二子三女,他在遗嘱中写道:我年事已高,平时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住在小儿子家,全靠小儿子一家照顾,委托名下的一处房屋归小儿子继承。

“儿子、女儿都一样,照顾自己多点的孩子,不能让他们吃亏。”不少来立遗嘱的老人坦言,孝顺点的子女老人自然都会给一些“回报”。

老人毛来(化名)有两子一女,但他只带着女儿来立遗嘱。他知道,如果不立遗嘱的话,自己的房子按照绍兴的传统肯定留给俩儿子,但两个儿子的结婚用房都是老人准备的,照顾了自己多年的女儿能有啥好处呢?所以剩余的最后一套房子,他就想留给女儿,老人心里的想法是“一碗水端平”。

为了更加平静地过渡这件事,老人在遗嘱内容末尾还附加了这么一句:房子由女儿继承,身后事也由女儿全部负责。

不仅是城里,一些农村老人也开始有立遗嘱的意识。有一位农村老人终身未娶膝下无子女,因为拆迁分到了一套新建房,老人兄弟姐妹共有6人,平时与其中一位生活在一起,就立遗嘱把房子留给了对方。

老人的遗嘱也有“隔代亲”。我们碰到一位90岁的老人来立遗嘱,老人二子二女,却把房子直接给了一个孙女,理由是平时生活靠着孙女一家照顾,儿孙绕膝,老怀欣慰。

一位93岁的老人因为行动不便,魏立业上门帮忙立了遗嘱。老人年纪大了,一遍又一遍地嘱咐着,生怕魏立业把名字搞错了,他把房子留给了时常陪伴自己的孙子。

“儿孙绕膝围着转,这是老人的天伦之乐,绝大多数的老人,都欣慰于这样的孝心陪伴。”有着20多年兼职法律工作经验,曾做了多年村干部的董松根说。

爱是珍贵的遗产  

“他们时不时地看看对方,都想着为对方留点什么”

如同骄阳炙烤大地,遗嘱,一定程度上也“炙烤”着人心。

遗产处理,对于再婚老人来说,是难上加难的一道题。再婚老人一方去世,子女与另一方之间往往会弥漫起遗产争夺的硝烟。

在绍越遗嘱库,我们看到一对再婚老人携手前来遗嘱库,却各自立了一份自己的遗嘱。这一对再婚老人选择的方式是,将名下的财产归各自的子女所有。“这样也好,泾渭分明,清清楚楚,你不能评判它是对是错。但让我感动的,是另外一对再婚老人。”魏立业说。

绍兴越城的一位再婚老人徐洪(化名)与再婚妻子共有子女6个,两人一起来遗嘱库立了一份未亡人遗嘱,规定无论谁先离世,除房产之外的存款、股票、著作权等其他遗产,全部由未亡人继承,双方子女均不参与继承分割。

“两位老人回忆,当他们把再婚的消息告诉各自的儿女时,双方儿女都没有反对,反而特别支持。在遗嘱这件事上,两位老人特别和各自儿女坐下来进行了讨论,结果双方儿女还都是一样的态度——支持老人自己的决定。”魏立业说。

“老两口来做遗嘱的时候手牵着手,完全看不出一点间隙,说话时,还时不时地看看对方,都想着为对方留点什么。他们彼此之间的感情让我很感动。”魏立业说,多年的陪伴,谁先走了,给留下的那个人一份保障,也是应该的。

两位老人还在遗嘱末尾留下了温暖的一句话:假如我先走,你要好好生活,我一直都在;假如你先走,我也会好好生活,尽管我会思念。

而这,或许也是两位老人写给儿女们的,寄予了老人们对他们最简单淳朴的话语——爱是我们最珍贵的遗产。

填补公益空白

“社会应该高度重视这种公益性的公共服务。”

遗嘱的效力如何,老人的意愿能通过遗嘱完全实现么?不少来绍越遗嘱库咨询的老人有着这样的疑虑。

我们跟随魏立业及一位遗嘱继承人来到绍兴市越城区便民服务中心房产登记处,有一份遗嘱生效了。

立遗嘱人前不久病亡,继承人凭代书遗嘱,欲办理过户手续。根据《不动产登记条例》《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的规定,继承人办理继承过户的,可以持遗嘱办理,继承权公证变得并非必须程序。

现场,越城区便民服务中心房产登记部门相关负责人说,绍越遗嘱库的这份生效遗嘱,不涉及家庭纠纷,依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的规定,予以认可。继承人顺利过继房产。

然而,情况并非都是如此,绍越遗嘱库的另一个生效遗嘱,就遭遇了波折。

老伴病故,根据遗嘱,老伴名下的存款由高田(化名)所有。可是当高田拿着绍越遗嘱库出具的遗嘱生效证明及遗嘱到绍兴某银行取款时,却遭到了银行拒绝。银行方认为,绍越遗嘱库所立的代书遗嘱没有效力,还应去公证才能取款。于是,高田向法院提起确认代书遗嘱有效之诉,判令银行支付妻子的存款——该案将于8月开庭。

“当下,遗嘱在我们的社会中到底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面对我们的提问,魏立业认为,公众并没有很好地意识到遗嘱的重要性。

魏立业表示,绍越遗嘱库受理内容包括房地产产权及其用益物权、股票、股权以及其他贵重物品等物化财产,也包括商标、版权、发明专利等知识产权。凡可以继承的公民合法财产,都在遗嘱库受理范围,但公证处却做不到如此(比如用益物权,农村房子等都无法进行公证)。

在绍兴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看来,绍越遗嘱库填补了绍兴公益事业的一块空白。在老龄化日益严重的今天,遗嘱库保护老年人的合法权益,是一项值得推广的举措。“往小了说,立遗嘱是为了一个家庭的和谐,往大了说,全面普及合法有效的遗嘱登记,是为了整个社会的和谐。”

“除了宏观层面的立法,政府应该加大力度宣传遗嘱理念。”绍兴市律师协会一名负责人告诉我们,现行《继承法》自1985年实施至今,正是家庭财富迅速增长的30年,财产继承出现了一系列新问题,亟须加强立法研究和保护。

魏立业举了一个例子,一名出租车司机家有三兄弟,父亲将祖传的一间老屋让老大继承,并亲笔写了一份遗嘱悄悄塞给了老大。父亲去世后,另外两个兄弟怀疑遗嘱作假,老大又没有证人证据来证实,为了兄弟间的和气,只好把老屋卖掉,把钱平分。“要是那时有遗嘱库就好了。”家中老大对魏立业说。

“老人对遗嘱登记的需求会渐渐增长。”魏立业说,“社会应该高度重视这种公益性的公共服务。”

【浙江新闻+】

遗嘱背后是爱与温暖

苗丽娜

每一个生命的尽头,都有了却不下的挂念。有人带着挂念走,有人将挂念写入字里行间。

遗嘱,这本是一个忌讳莫深的话题。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它的认知正变得理性而成熟。愈来愈多的人意识到,遗嘱是传递老人心愿、保障子女权益的一种有效方式。人健在,遗嘱无效;人走了,遗嘱就是留给子女的最后一份“礼物”。

在与一位位老人的相晤间,我们窥见那一份份遗嘱,如心之开合,有明有暗,有爱有憾。它道尽老年人的心事,折射背后的人间世相,也反映着时代与社会当下的某些问题。

在老龄化越来越严峻的今天,以遗嘱的方式,帮助老人解决好养老事、身后事,不失为一项积极之举。建立遗嘱库的做法,既可以有效保障老年人的权益需求,也可以有效防范家庭财产纠纷,是一项具有推广价值和借鉴意义的民生举措。

透过遗嘱,我们也应该看到,老人最关注的事实上并不是财产,而是希望家庭和睦、家人幸福,家风传承。遗嘱表面上看似“冰冷”,实则“温热”,遗嘱中写下的,是爱,即使它有时隔了一层薄薄的纱幔。

这是绍越遗嘱库成立的意义所在。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