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5℃-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报关注丨夏峰:打通“深海生命线”

2019-07-15 07:30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陈醉 通讯员 顾霄扬 陈盛竹 翁展展

站在宁波东方电缆股份有限公司157米的立塔生产线顶层,向东远眺,视线的尽头便是甬江与东海交汇处,可见茫茫大海。在这深不见底的湛蓝里,埋藏着中国加快建设海洋强国的梦想,实现这梦想必不可少的是一根接通海洋与大陆的脐带缆。

去年6月20日,中国第一根国产23.7千米大长度脐带缆从这里出海,运送到数千海里之外的中国南海西部文昌气田群投入使用。这条看起来比手臂还粗的脐带缆,是一个国家维护海洋战略利益的“重器”,在此前的57年间,欧美企业牢牢垄断着脐带缆技术。

10年,一位年轻的宁波企业家用自主创新担当起科技报国的重任,解开了深海脐带缆的奥秘。他就是宁波东方电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夏峰,2018年“最美浙江人·青春领袖”获奖者。

异常大胆 押上全部家当

2008年,夏峰提出研发一条国产脐带缆,整个宁波东方电缆股份有限公司为之“炸开了锅”,就连他的父亲也连声反对:“脐带缆制造要求高、难度大,数亿元的投入不在少数,一个民营企业如何担?”“就算攻克了,如何跟做了几十年的国外高端海洋缆巨头‘抢饭碗’、比质量”……

这确实是一个异常大胆的计划。57年前国际巨头壳牌在墨西哥湾应用了世界第一条全液压软管脐带缆后,全世界的脐带缆便牢牢掌控在了美国、挪威、英国等4家主流脐带缆制造商手上,整整57年间没有其他企业可以染指分毫。谁也没想到,“东方电缆”这样一家中国小小的民营企业、一个80后企业家竟敢去揽这“瓷器活”。

脐带缆有多重要?身在电缆行业,夏峰很早就算过一笔账:脐带缆进口价格昂贵,以中海油荔湾3-1项目为例,光一根70多公里的脐带缆进口就花费了5亿元,而且供货和售后时间不能保证,损坏修复时间长达3个月之久。“脐带缆一般按需量身定制,这意味着必须掌握相关海域的各种情况,包括地形地貌,油气储备等,这些讯息事关国家战略安全。”这最让夏峰如鲠在喉。

中国的“深海生命线”何须仰仗他人?夏峰决心压上自己全部家当,扛起科技报国的重任,那年的他才20多岁,年轻到很多人都会质疑夏峰的想法是否成熟,是否一时冲动。然而夏峰清楚,这些质疑都非虚话,大胆的想法面前横亘着无数的困难,他做好了勇敢前行的准备。

精益求精 技术要求苛刻

2009年,夏峰启动脐带缆研发项目后的第一个夏天,“东方电缆”的研发车间内电光四射,他和研发人员蹲在地上反复检测刚完成焊接的单元钢管。闷热的天气,闷热的空间,不一会大家的汗珠就挂满额头,又流向充满血丝的眼眶边,几天几夜未合眼的他们仍在高速运转!

焊接试验所用的单元钢管就是组成脐带缆的13个单元中最主要的部分,一根脐带缆动辄二三十公里长,但一盘铜管最长只有6公里,这就需要在生产现场进行焊接,而焊接必须达到角直、对中、无杂质、无气泡等等,通俗地讲就是无痕,像一整根完整一次成型的钢管一样。“这里有灰尘,不行,再试!”夏峰一咬牙又淘汰掉了。脐带缆行业必须达到零瑕疵,若产品出现问题,即便是非常细小的瑕疵,10年内都没有机会再进入这个行业。

“国外已有多年技术积累,我们只是一张白纸,从研发到生产线再到测试平台都是空白。”总工程师周则威是夏峰技术团队里的一员,他眼里的夏总对技术苛刻是出了名的,整个研发团队为此吃尽苦头,仅焊接试验就一次次被夏峰打回,前前后后做了上百次实验,也正是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支撑着他们在困难中砥砺前行。

夏峰对自己的要求同样严苛。虽说从小受家族电缆产业的影响迷上理工技术,积累了很多宝贵的技术经验,但夏峰还是选择只身前往英国学习技术。回国后,每天夏峰都是最后一个下班的。民营企业实验条件非常有限,夏峰最初并没有专门的实验生产线,只能插空借助正常的生产线来试产。每次,公司正常生产的海缆一下线,他和研发团队便开工了,他们利索地把试验装置拆换到生产线上,按测试的数据通宵试制几十米长的脐带缆,再连夜把正常生产设备装回到生产线上,因为第二天一早,企业又要赶着上新订单。

实验,失败,再实验!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研发环境中,夏峰和团队坚守在研发一线,他相信,汗水必将创造不一样的青春。

奋斗不息 进军更深海底

2016年底,夏峰带着一个自主研发生产的脐带缆样品,向中国南海西部的南海文昌气田群项目投了竞标书。

这是国产脐带缆的第一次竞技,局面远比夏峰想象的还要激烈,对手是3家外企,这些外企已做过类似地理环境的项目,无需再做模拟测试样品,只有他们仍是白纸一张,摆在他们面前的是异常严格而苛刻的测试。面对测试,夏峰胸有成竹,一一提供产品的对比数据。“我们的脐带缆在攻破了钢管焊接等关键技术后,在设计周期、制造周期上能比国外缩短1/3”“我们能24小时响应,这更不是国外动辄1周的响应时间能比的”……说到技术,他总是滔滔不绝,最终凭借过硬的品质,拿下了项目。

几年努力下来,“东方电缆”已成功拿下了“一带一路”上的一个海域气田项目设计制造海缆的项目,这个项目还成为了“一带一路”示范项目,更是中国企业在该海域承接的第一个海缆总包项目。

在夏峰看来,国产脐带缆的底气不仅仅是10年来的技术锤炼,更是支撑其背后的整个国家科研力量。夏峰回忆道,当年他不顾反对开展脐带缆项目时,“十一五”国家863计划递来了橄榄枝,并送来一批批高校、研究院的专家教授参与项目。这除了给予他实实在在的技术支持外,更给了他跋山涉水的勇气。他总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这是国家给我的机会。”

最近,夏峰总在反问自己:“第一条国产脐带缆设计水深150米,那么,下一步能否做出300米水深的呢?”按300米水深测算,相当于指甲盖大小的每一平方厘米电缆,要承受30公斤的压力,而若做到水深3000米,压力相当于300公斤!每前进一步,技术难度都是呈梯级增长,而每前进一步,都在为中国走向海洋强国垒实地基。

“科研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这个年轻人的心里,或许一个更大胆的目标正在酝酿,深海之下,海洋强国,逐梦不止。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